纸上建筑 How to describe a building

世界上的房子形形色色,人们对建筑历史和著名建筑的了解,首先来自于纸上传媒。20世纪先驱大师的作品 – 从世纪初的那几位大师,一直到1990年的安藤忠雄 – 规模都是几百或者上千平方米,2-3层。这样的尺度,对于参观者或者鉴赏者的五感,都还比较舒适,人们可以将建筑当艺术品欣赏,能够比较快的领会其设计意匠。平面、剖面加上一两张角度流芳百世的照片,读者基本上能够了解这幢房子。30年前,大多数的中国建筑教师尚未有机会出国,建筑学子对世界建筑的了解,也就只能依靠书上多次翻拍来的照片。

关于房子的文字,要么是设计者写、业主写,如果由旁观者写,这位旁观者只有对这房子有通透的了解,才能写出通透的文字,抓住重点、化繁为简,让读者也通透起来。当房子的规模越来越大时,描写建筑就愈发困难。香港的汇丰银行和中国银行大楼,虽然也看了许多书籍和当时的杂志,但我自己只上到营业大厅,大厅保安严密,东张西望已经让人警惕,更不用说举起相机。许多的商业大楼,常人都上不去的。私人住宅区,封闭式庭院,没有机会也难以入去浏览。你自己都没体验的地方,写出来总是隔靴搔痒。

香港建筑的要义,并不在于其一个两个 “上照” 形象,而在于其人车分流、连绵综合给人带来的方便,一个综合发展,常常是100万平方米以上,跨几个街区。当代建筑史常常例举伦敦1970年代末的巴比坎小区,21世纪的英文写作者会以东京六本木为综合体典范。其实,香港的沙田市中心、九龙站、东涌和将军澳的那些站屋花园综合体都大过上述外国的实例,设计的手法更加多样。对这些综合体,一张、两张或多张照片,都很难说明建筑的设计和质量。后来,我发现用鸟瞰- 拆分图可以说明些问题,但这种鸟瞰拆分图,也只能说明个关系。在有限的纸张篇幅里,很难用文字和图片来传达那种感受。

当建筑的生产、规模、内容和性质都在变化和膨胀之时,用艺术史的方法来写建筑史,就愈发不合适。因此,写香港现代建筑,也是对传统建筑历史写法的突破。

by Yang Ke and Sky Kwok

by Yang Ke and Sky Kwok

by Zang Peng.

by Zang Peng.

by Dr. Xiao Jing.

by Dr. Xiao Jin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