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园林在南方

余幼时游上海豫园,惊诧于江南园林层次的丰富和纤细。几十年来,南来北往,游遍名园,又把读陈从周、童隽、刘敦桢诸公关于中国园林的宏论,略有所得。公旧作两篇,不揣简陋,以便与同学们、年轻后生研究讨论。 

本文原载香港明报20011212日,谨谢马家辉博士 

古典园林在香港 

近年来,关于香港政府效率和服务的议论颇多。但过往市政局、区域巿政局在规划建造市民休憩公园方面还是不遗余力,成果显著。 

以行政区划来看,每区皆有较大型公园,及小型公共空间无数。除旧城区外,大多数街道和屋邨旁都布置有赏心悦目的绿化和活动场地,与青山碧海一起装点着我们的城市。其数量和质量,比起广州、上海,都远超过之,且皆不收费,与残陋厕所都要收费的大陆城市比,香港的公共设施和公园设置真正为人民所有,为人民服务。 

仿古园林在寨城 

在这些公园中,除香港公园、九龙公园、维多利亚公园等较著名者外,近年瞩目者大概要数一九九五年落成之九龙寨城公园和二OOO年建成之荔枝角公园二期。 

九龙寨城公园之瞩目,一是由于九龙寨城的特殊历史;二是因为在偌大的旧有寨城里建起了仿江南的中国古典式园林。庭院深深,廊道重重,海棠芭蕉,云墙起伏,清波荡漾,文墨荟萃。苏州私家园林多数狭窄,而九龙寨城公园却地方宽敞,又有草地雕塑,真乃不在苏州,胜似苏州。 

二OOO年,在美孚的填海地上,又落成了荔枝角公园二期,在喷泉、张力结构等现代化设施旁,造起「岭南之风」的广东式园林。 

「岭南」泛指五岭以南的两广、福建一带,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广东画家因开拓中国画新法,而以岭南画派著称。现今尚存的那时期几个广东名园,都或多或少吸收了欧洲新艺术(Art Nouveau)的手法,多带装饰。及至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广州新建筑以现代风格配合园林风景,让全国耳目一新,而将岭南学派推向高峰。 

荔枝角公园的“岭南之风”,设计得玲珑剔透,亭廊周匝,园中套院。中央大片水面,又有开阔平台水榭相临,为大型公众演艺活动提供了场所。园林中之石舫和一些构筑,则直接搬用了岭南园林中的片段,而其中的卵石径更是大受欢迎。 

这些仿古园林和各区中那些为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园林皆由建筑署设计。其构思多出自于谢顺佳大师手笔。谢大师早年负笈工作于美国、英国,除建筑设计外,更擅书法、绘画、文章、学贯中西。看看这些公园的匠心运作,读读谢先生所题园记及诗词书画,便知一二。 

这些园林的施工工艺也很精致,足见组织者在运筹、设计、施工组织方面下了工夫。管理得也是一丝不茍,一年到头干干净净,主其事者真是功德无量。特区的报章讥讽建筑署多只能“设计公厕”,实在是不实之词,打击面太大。 

以神写形 

建筑署及谢大师接连设计了仿江南园林的九龙寨城公园、仿皇家园林的美孚荔枝角公园一期、仿岭南园林的荔枝角公园二期、九龙公园“莲园”、北区公园之“扬州园”、斧山道公园及志莲净苑旁的“唐风园”。香港真有集中国南北园林精华之雄心。市民有福,足不出境,尽享园林美景意境。 

中国园林是世界园林中的一支。在一般外国人眼中,中国文化(术数)除饮食、功夫外,就要算园林了。而中国传统园林中又以江南园林价值为高。明清之际、江南已是富庶之地。学子穷首晧经,文人入仕,宧官一场,老来归田。他们贪城市之便,又欲享山林之乐。因此住宅一隅便精工细作成私家园林───可居、可游、可赏。 

因其狭小,江南园林中推衍出许多因小见大的手法,如借景、对景等等。文人的特殊审美趣味也为造园定下了一些条规,突出表现在对假山石的要求上。 

如今香港的仿古园林,其本上是以神写形。且兼顾到公园姓“公”的特性,如减少迂回、扩宽走廊和庭院。原本九龙寨城藏污纳垢,如今成公园名胜、游人如鲫,年长者耍太极、玩国术,中年人闲庭信步,姑娘在花丛中搔首弄姿,更引得无数东洋客竞折腰。仿古园林之成功不言而喻。 

何必一味仿古 

江南私家文人园及传统岭南园林是封建社会末期的产物,产生那些园林的时代和客观条件早已过去,且香港距江南相隔千里,气候、地理条件皆不相同。香港的古典园林,美轮美奂,且不乏创新处,但大格调脱离不了「抄」和「仿」,总是在故纸堆中寻找灵感。难道香港人就只能吃江南菜吗? 

当江南园林、岭南园林高度发达的时候,香港只是渔民出海暂歇脚的小岛。一百五十年的殖民统治,统治者只把香港当成军事要塞、经济机器、冒险家乐园,却从没有把优秀的英国园林介绍进来。 

当然,香港并非完全没有传统。如港岛养和医院处原有的樟园、愉园。之后的虎豹别墅,热热闹闹,是早期的中国式主题公园。虽然杂凑,有点粗俗,却颇有东南亚(香港)特色。虎豹别墅大约早过迪斯尼公园数十年吧。 

学者早已指出,每一个地方人们的归属感、领域感、安全感、信心和前瞻,都需要实体环境(physical built environment)来支撑。香港今日的园林和建筑,要找寻属于香港、香港人的特征。一味仿古,水平不谓不高,但始终似乎不姓“香”,也不名“港”。 

从这一意义上,我欣赏已建成的古典园林,包括志莲净苑,但更推崇像大埔海滨公园这样的新型公园。廿一世纪的香港呼唤着属于自己的园林和建筑。特区诸建筑师并谢顺佳先生不知以为然否? 

                                                            200110  

 

下文原载李磷主编迭山理水,香港城市大学 中国文化中心出版,2005,谨谢李磷,郑培凯教授 

中國園林的現代意義 

中國園林是世界園林中的一支。在一般外國人眼中,中國文化(術數)除飲食、功夫外,就要算園林了。而中國傳統園林中又以江南園林價值為高。明清之際、江南已是富庶之地。學子窮首晧經,文人入仕,宧官一場,老來歸田 (其中十有八九恐怕是清代貪官)。他們圖城市之便,又欲享山林之樂。因此住宅一隅便精工細作成私家園林───可居、可遊、可賞。這些園林多匿身於小街深巷,外表與一般民居無異,推門入去,卻是樓外有樓,別有洞天。因其狹小,江南園林中推衍出許多因小見大的手法,如借景、對景、框景等等。文人的特殊審美趣味也為造園定下了一些條規,突出表現在對假山石的要求上, 以及一些特別能點題的楹聯匾額上。也因其狹小,在大“園林”與小“庭院(園)”之間,也就界限模糊,數公頃之拙政園是園,半公頃的網師園是園, 紹興魯迅故居一進連一進之百草園是園,三味書屋的一方天井裏,看著雨水從瓦當中滴下來也是園。 

冬天的早晨漫步江南園林,萬籟俱靜,了無人跡;或是在書齋裏翻看精美的彩色黑白畫冊,作臥遊狀, 皆令人對百多或數百年前的文人生活心往神馳。在二十一世紀旅遊熱的滾滾人潮中,私家園林裏摩肩擦踵,昔日意味蕩然無存。其實,這也是今日處處高層高密度的亞洲城市之現實,私家文人園幾成奢侈,怡情兼移情的園林要由大多數市民來共用,這即是“公園”的由來。

 要在現代的公園和建築環境中做出中國傳統園林的意味,光照搬照抄古代園林的磚石草木並無意義。關於中國園林實錄寫真、造園手法、意義境界, 中外書籍文章實乃汗牛充棟,無需本人在此謷述。 明清時期的建築造園技術手段,如木構架、石砌牆、柵欄窗等,除了考古意義外,對今日建築也無實際參考作用。然而,中國園林的空間處理,和這種空間處理帶來的拓撲關係,對現代公園、規劃建築設計卻有著無盡的普遍意義。筆者試將這些“語法”關係敍述於下。

 其一可稱之為室內與室外空間的配對。由於中國私家園林的 “居”、“停”性質,園林與庭院密不可分,園林由庭院組成,而庭院則是生活空間的延續和擴大,一個典型的文人書齋,除了擺放案幾書架之外,還應包括窗外的小小天井、幾支修竹和幾葉蘭花。浙江紹興文人徐謂的“青藤書屋”即是這樣的例子。翻譯到我們的今天的人為環境,這可以是空中的大陽臺,或室內室外連通的緊湊安排。               

    其二可謂“分隔”,中國園林多將有限的區域分隔成不同的空間,不同的空間自然有不盡相同的功能,這些空間隔而不死,互相還能窺望。使有限的空間在想像中擴大。 

        其三可稱為池泊活眼”。如蘇州的留園、拙政園、獅子林等,將其平面圖作圖底 (figure/ground)處理,可以發現其拓撲關係的相似。屋宇相圍,池泊在中間,尤如圍棋中之“活眼”,此池一通,全盤活起來,更令池邊施人施物,惜惜相望,兩不相厭。似又回到繁體“園”字的本原,在圍合的方寸土地之中,有土,有石,有藤蔓樹木,有無盡的空間和想像。“活眼”到了今日之環境,可以是樓群中的庭園,公園中的中央綠地或水池。                

         其四可稱為“留虛”。傳統私家園林的沿邊走廊,少有貼著牆一路直行的,多數留有一方“虛位”,讓帶漏窗的隔牆遮一遮,牆後栽種文竹芭蕉, 使走廊稍帶曲折,明暗光線景觀都大有變化。“留虛”之法在大型建築的走廊設計上大有用處。          

         其五,適當比例的白粉牆。在江南私家園林中,屋宇繁多,但在大視野中,白粉牆一般不會占太大比例,對諸般山石植物起到或點睛或配襯(類似於宣紙)的作用,而不會喧嘩耀眼。 

我觀貝聿銘先生設計的北京香山飯店,以上五點語法用到了四點,因此,其設計的香山飯店雖不用坡屋頂,卻有濃厚的中國味。用傳統園林的語法來做當代設計是一回事,合理地保存舊有街區和其中的園林則是另一項重任。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國私家園林賴以生存的社會和物質土壤早已不存,保存現有的古代園林也就十分艱難。貝聿銘先生最近在蘇州拙政園和忠王府之間設計蘇州博物館,是個保護更新和再創造文化遺產的嘗試,讓我們拭目以待。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