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与海

请参看左手边图集“荒岛 陋室”

 

左看是海,右看是海,睁眼是海,闭眼是海,客厅是海,卧房是海,马桶是海,厨房是海,进来是海,出去也是海。

他生在上海,却从小没见过海。偶尔惊见大海,在大连,在青岛,在厦门,在烟台。他设计的图书馆,高高的楼顶可以望见荒芜的海滩大浪滔天。他在海边一站半天,慢慢地独步回旅馆,考虑如何应付下一场的方案汇报。20年后,他无法想象那海滩发生了何等的变化。

想象海的无边和浪漫。他在校园里,怔怔地望着海洋系大楼楼上的窗口,倘若灯开着, 一定是她在做实验,海洋里带回的样品,正在通风柜里反应。他的心潮翻腾,不知如何把手中的厚厚一叠信送上去。

单飘到南国孤岛,他的土地上口号震天,枪林弹雨,血流成河,黑云压城。他满腔悲愤,跑上葱绿的山岗,仰望北天,北天只有一片蔚蓝翠绿的海, 海上是大团大团的云块,问苍天,苍天无语。

向东,向西,英国普里茅斯的高高海堤上,看黑浪翻滚;美国墨西哥湾大海的一望无际,加里福尼亚海边的悬崖峭壁,纽约、旧金山的河海交织和钢桥横跨,他开着车,战战兢兢地从这座桥驶向那座桥。佛罗里达椰林边和夏威夷维基基的海滩戏水,澳大利亚悉尼邦迪海滩看弧形白沙上的月夜,大堡礁透过蓝绿透明的海水里,数不清的生物竞自由。巴塞罗拿的海滩,看地中海的温情和年轻人的嬉戏。他不再年轻,早已厌倦漂泊。海外海大,终感阔大无边,一海接一海,何处是归程。

一片落叶,飘飘荡荡,又“龟”回到南国的小岛。汹涌无边的大海,流淌在多姿多态的山峦间,水清不如昔日,却依旧妩媚秀丽。山势绵延,海象一块硕大平滑的蓝绿色大毯,快的慢的、大的小的船儿在海面犁开白色浪花。坐在桌前,或站在阳台上,让海风无羁地抚过全身,畅快无比。左青龙、右白虎的山上,茂盛葱茏,海平面望出几十公里外,隐约可见漂渺岛屿。 晚上则有大桥的串光车龙,桥架泛彩,两岸屋村星光点点。天空变换着云霞,早晚变换着色彩。老夫一生漂泊,凝望这景,醉了,就停在这里,追抚南国的沧桑,究天人之际的演变。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兴趣.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老人与海

  1. Yingchun says:

    经历了海一样阔浪滚滚的人生,而能归复平静,此生完满,无悔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