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 大躍進

早上起身,天麻麻亮,渔村还在沉睡之中,山色黝黑,海上的冷风沁透心脾,他感到无比的舒坦。头班火车去广州,末班火车返香港,回到渔村小岛,已是次日凌晨。无聊的活动,却是紧凑“高效”到此一游的一天。广州的奇景莫过于穿过市区旧楼的蛇形高架桥,可参拙著“建造革命”中的彩图。贴旧作一篇,以抒对珠三角的感觉。原文载 香港文汇报,20054月,谢杨编辑。

 

珠三角 大躍進

 

復活節假期,帶領三十余位學生在珠三角、澳門學習考察近代建築。學生們在香港長大,許多人都是第一次到廣州、珠海、澳門, 興奮雀躍。對我而言,這雖是近十年來許多次珠三角參觀、旅遊、公幹中的一次,但坐在車中,走在街上,依然強烈地感到珠三角的脈動,依舊引起我的感想和思考。

激動人心的年代

過去二十幾年來,珠三角是中國經濟增長最快的地區,GDP 平均每年增長在兩位數以上。世界工廠的稱呼名副其實。東莞生產著全世界一半以上的電腦硬體,本地居民150萬,民工大軍500萬;3萬人口的古鎮生產著全國一半以上的燈飾。服裝之鄉,傢俱之鄉,燈飾之鄉… … 各種工業遍地開花。

1981年,筆者從上海到廣州、中山出差,那時河網密佈的珠三角少有橋樑,從廣州到石岐鎮(現中山市中心),早上出發,一路上車子不斷過河擺渡,中午在順德清暉園午餐,傍晚才到石岐鎮。如今珠三角地區高速公路、橋樑四通八達,虎門大橋連接珠江兩岸,形成一個大A字,港珠澳大橋建成後,A字下再加上大大一劃,“9+2” 的格局中,9 2真正由陸路連接起來。許多城鎮都修起了六車道、八車道的通衢大路,中山市中心,車行道,自行車道,人行道,綠化隔離帶,大片綠化, 更有點澳大利亞首都坎培拉的味道。石岐的彎曲街巷,變成了臨江的外灘,到處張燈結綵,歌舞昇平,大鱼大肉這是個瘋狂揾錢的時代,極度享樂的時代。

珠三角的成長,早期靠的是三來一補,兩頭在外,如今,也主要是靠勞動密集型的製造業。經濟的快速增長和繁華令人激動,但這種成長速度卻是以大量消耗能源和破壞環境為代價的。這些方面,報刊媒體早已有大量披露分析報導。我謹就自己的見聞和思考談些可能是拾人牙慧的淺見。

環境惡化

如今的珠三角到處煙囪林立, 少見藍天白雲。當香港在抱怨空氣污染指數超標的時候,我們的後院珠三角大多數工業基地,卻比香港的指標還差三倍。廣州電廠以燃煤發電,天上飄著黃褐色的灰煙,地上如山般的堆著黑煤,而四周百米之外,則是林立的住宅樓。珠三角5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山明水秀之處,但多數卻是圈起的土地,荒廢棄置,劣質的樓房、醜陋的工廠,發黑發臭亦或斷流的河流。燈火通明的河堤下,水上飄著垃圾,渾濁不堪。這個人均GDP 4千美元的珠三角地區,許多地方看上去依舊一副發展中國家典型的糟破敗相。政治有疆界,而空氣和水流卻是無遠弗界,珠三角的環境惡化,不僅貽害當地人民和子孫後代,也早已禍及香港,且越來越嚴重。去冬今春的鹹潮至今讓人心有餘悸。咸潮紅潮禽流感沙士之後,還會來什麼?

土地貽盡

珠三角本是富饒的魚米之鄉,二十年來,在各種經濟特區和種種開發專案的名義下,每年相當於半個縣一個縣的農地流失掉了, GDP 每增长一个点,要消耗土地5.08万亩, 珠三角大部分城镇正面临无地可用的困局。如今據報載,廣東省的人均耕地只有0.46畝。如果這些地統統用來種糧食,以畝產千斤計,也勉強僅夠本省的口糧。筆者外行,不知廣東省的高層如何規劃。珠三角的城鎮已經成串成片,大板塊 居住區、某某新城、大學城、飛機場、會展中心、全運會、亞運會… … 一個接一個的項目啃噬著本已少得可憐的耕地。農業的土地回報低,房產的土地回報高百倍千倍。在走火入魔的圈地潮中,政府如何控制、平衡經濟創收和糧食吃飯的需求,實乃至關重要。

另外,由於大量外來人口湧入打工,制度不健全引起的社會不公,貧富懸殊,治安動盪,社會保障問題等等,觸目皆是,也是珠三角地區不容忽視的問題。

環境問題,土地問題和社會問題,歸根結底是制度問題和觀念問題。人心浮躁,人無遠見,頭腦發熱,處處以數字遊戲和表面文章當政績,必定出現短期行為、殺雞取蛋、 浮誇冒進。只有大力推廣可持續發展的觀念,訴諸於制度、過程和嚴格的執行,珠三角今日呈現的問題才有可能得到跟本的解決。

世界著名建築家Rem Koolhaas 帶領哈佛大學設計研究生院的城市小組考查珠三角,編成600多頁的煌煌大著《大躍進 (Great Leap Forward),成了海外建築規劃界瞭解中國的敲門磚。這本書,大字小字,彩色黑白,白黃紙透明紙,橫排直排,正文字典一起上,讀起來雜亂無章,令人透不過氣來, 大概作者覺得非如此難以表達中國和珠三角的“大躍進”現狀。中國讀者對這樣的“中國著作”不必太認真。這個“大躍進”看似褒詞,實乃貶義。 1958年的“大躍進”,是中國災難連災難中的一環。我們的珠三角應該摒棄這樣的“大躍進”,我們的經濟要穩步增長,生於斯長於斯的嶺南子民,更希望見到青山綠水,藍天白雲,享受和諧愉快和共同富裕的社會。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珠三角 大躍進

  1. anchor says:

    企止珠三角,遍地是新城

  2. Charlie says:

    我们的“发展”,提前耗尽了我们的资源,还是无影山小姐有道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