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碼頭 去與留

本文刊香港文汇报,2007331日星期六,谢杨编辑

        2006年底天星碼頭一役,壯懷激烈。天星碼頭終於還是在推土機的轟鳴聲中消失了。天星碼頭不保,人們很自然地將目光投放向東側百來米的皇后碼頭。皇后碼頭曾是殖民地時代的記憶,歷任港督都在此登岸就任,檢閱三軍儀仗隊。英國皇室成員訪港,必在此上落。“末代港督”彭定康和前來接隊的查理斯王子,1997630日深夜,也是在此揮別香港。因此,皇后碼頭和香港的歷史確有許多相纏繞的回憶。

荒謬的填海

        中環的第三期填海,從舊天星碼頭和添馬艦兩邊開始,由東西兩側向中合龍,皇后碼頭前面百余米的填海早已成定局。中環的第三期填海,始于1997年立法會通過保護海港條例之後。冠冕堂皇的理由,是要打造什麼"世界一流的海濱”,實質內容是要建造灣仔至中環的快速幹道和增加可賣的商業用地。這一段的填海對本已日益狹窄岌岌可危的維多利亞海港實乃雪上加霜。 各界保衛維港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政府卻以“已經開工”、"停工損失過億”的既成事實為由,硬要上馬,造成今天不能不填、無法停手的局面。

幾種方案

        天星碼頭和皇后碼頭的拆除,都早已刊憲。懷舊人士為何諮詢期不反對,到了拆樓的時候來阻擾?在這點上,政府佔據著法理和程式的優勢。現在政府來考慮皇后碼頭的去留方案,已經是比較迅速地顧及了民意,並準備了金錢上的損失。政府房屋及規劃地政局20073月公佈的四個方案,前三個在原址保留碼頭不動,作地下線路或基礎改動,在技術、財政方面都不太可行,且使得皇后碼頭成了陸地上的涼亭,甚為滑稽;唯第四方案,將碼頭上層逐級拆走, 斜坡頂分三件鋸開保存,在完成填海工程後,在附近地方重建。此方案對填海築路工程影響最小,工期延誤四個月,涉及五千萬元,而且,將來有機會重臨海邊,可部分再現當年碼頭情調。

集體記憶的代價

        香港經濟發展和大部分市民物質生活的豐滿,使得人們對精神情趣有了追求。環保和尋根的世界性潮流也使得人們不斷回憶往事,物質匱乏年代時的記憶,今天來體味也有某種程度上的點滴溫馨。人們普遍認為“舊的就是好的”,“舊的就有價值”。在懷舊和“集體記憶”的同時,我們也不應該忘記香港地少人多的現實。香港的面積本來就小,只有大上海的六分之一,建成區就更加狹小。經濟要發展,土地經濟是其中的重要一環和先決條件。“集體記憶”有整個城市人民的記憶,有某區居民的記憶,也有某行業人士、某一群人或家族的記憶。這些記憶,對於城市來說,也有多數人、少數人、 輕重緩急的先後次序。並非一提出“集體記憶”,就什麼也不能動。巴黎和蘇州可以到舊城外重建高樓,香港並無此奢侈的土地。

        皇后碼頭本是半個多世紀前一個非常簡陋的水邊設施,在建築上和藝術上,實在是乏善可陳。 同一時期的一些優秀建築,如港大校長寓所,已經保留 (筆者希望,同期的灣仔街市也應保留)。皇后碼頭,如果將來擇水邊原材料重建,已是功德無量。其實,保留下那塊牌匾,擇地重新掛起來,也未嘗不可。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皇后碼頭 去與留

  1. sls says:

    有道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