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西兰到马湾

本文载香港 文汇报, 2007年8月9日,谢谢杨编辑 

 

新西蘭感悟

        筆者今年7月,有幸赴新西蘭哈密爾頓市 (Hamilton) 參加新西蘭保護部 (Department of Conservation) 舉行的環境保護回顧與展望會議。新西蘭向以良好自然環境聞名於世,但在過去百年的移居和開發中,森林被毀、環境退化等遺憾事件也時在發生。1987年,新西蘭政府整合一些政府部門,組建新的保護部,保護國家的自然和人文環境。除了對國家公園、自然勝地、生態物種保護外, 保護部也做了大量本土文化的保護,如牧場和毛利族的文化村及毛利文化習俗的保護。新西蘭到處綠色覆蓋,雖是冬天,依然濃郁得化不開。政府對現有城鄉環境的保護,優先性高過“發展”和“開發”等等主題。會議論文展示了新西蘭及各國在政策、經濟和技術,宏觀和微觀方面的保育經驗。

        過去十幾年,筆者游蹤遍及世界各地,發達國家對於環境和綠地的保護有許多共同之處,但在這些國家中,新西蘭無疑處於頂端位置,除了其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如海岸、雪山、森林、草地、湖泊和地熱等)之外,國家的重視和措施也是必不可少。在到處大樹婆娑的市郊,居民在自家院落砍一棵樹,增建住房,也不被容許。新西蘭的會議和參觀令筆者印象深刻。

 馬灣的例子

        新西蘭的人口只有香港的一半,香港的土地和自然資源更無法與一國相比。在“發展”、“開發”和“經濟掛帥”的主題推進下,本港和珠三角的環境在急劇惡化,惡化的明證是藍天白雲越來越少。當然,市民大眾的環境意識也在不斷提高,從許許多多民間組織的活動、對“屏風樓”的聲討到“集體記憶”的提倡,說明在民主化的制度下,環境保護和文物保育還是有希望的。  

        其實,香港也在小規模地、零散地不斷進步中,近期落成的馬灣公園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馬灣本是香港眾多島嶼中的一個小島,島上住民以捕魚、魚排養殖、制蝦膏、賣鹹魚為生,該島遠離市區,籍籍無聞。隨著1990年代新機場建設和機場幹線的建設,馬灣作為青馬大橋的一站,其開發提上了議事日程。1997年,在馬灣開發中,發現了4000年前的墓葬和瓷器、陶器,唐代的灰窯、清代的磚窯,加上清朝末的汛站、光緒年間“九龍海關”的碑刻。馬灣和大嶼山一帶的考古發現,把香港的人類居住史大大推前。

        新鴻基地產在馬灣島上進行十幾公頃,7期大規模住宅專案開發,珀麗灣樓盤建得美侖美奐,抬眼滿目青山綠水,人造景觀雕鑿玲瓏,奇花異草遍佈屋苑。珀麗灣屋苑外的原始生態都完整保留,在原屋村附近,由新鴻基地產投入資源,建設馬灣主題公園,以“美的表述”和 “愛的力量”為設計概念,內設金律廣場、鳥望台、再生能源基地、太陽塔、彩虹瀑布、古跡芳園書室等,所有這些景點都利用原來山坡自然地勢,原生態的大自然和樹木在木制棧道裏穿插,對學生極具教育意義。清代古跡芳園書室也兼負起教育作用,並展示唐代灰窯和清代磚窯。馬灣公園邊的諾亞方舟正在緊鑼密鼓地建設中,諾亞方舟和未來的旅遊村建設完後,馬灣作為度假、旅遊勝地和學生接觸自然的功能會大大強化。    

        十幾年沒有看見彩虹,在新西蘭的馬路上看見了。在香港的馬灣也看見了,馬灣公園的瀑布噴霧,在陽光下折出一泓彩虹,雖然不是太大,但也是真切的彩虹。 香港可以像馬灣這樣挖掘潛力的地方其實還有很多。政府和私人機構攜手,前途絢爛。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兴趣.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