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我们自己

拨开排山倒海的事务,终于有时间可以考虑要写的书。每个人都有24小时,要做什么最后还是取决于决心和目标。

写过去30年的中国建筑,写外国人在中国的设计,其实是写他自己30年来的见闻和感想。明眼人从 全球化中文版里已经可以看的出。现在要调制专业结合大众的口味,他有兴趣尝试。Jonathan Spencer 和黄仁宇的书不都很好看吗?另外,他钦佩Charles Jencks的高产、专业和面向文化。Jencks 的写作,学者教授们多数看不起,他倒不这么看。Jencks 的书,给无数“学术著作”引用,他的后现代,不仅教育了建筑学,也启发其他文化科。 Jencks的报告,更是魅力无穷。他从上海追到香港,好像有 5 次之多吧。

他穷一生,做不了三十分之一的Jencks。他写英文的公文和函件,顺溜溜的而且自觉还有两分动人。但要写出版水平的书,则遣词造句、逻辑组织一团混沌。还得高人友人相助。

30年前的中国,刚刚从文革的硝烟中走出来,希望在田野天边,但城市还是几十年旧貌,恐怕连三十年代都不如。他想用一两张当时的城市生活照片,既有趣也说明问题。但照片哪里找呢?那时家里有个父亲50年代从美国带回的老爷相机,120 片,12 张,手动卷片。难得拍12张照片,一家五口大小在公园里排排站,能说明当时城市的什么呢?他自己在80年代初也玩海鸥120,那些照片拍一栋栋房子多,反映生活的少,得去底片堆里找找。

当然,在上海的华厦背面,也还有大量像旧社会的地方,老闸北,老虹口。随便拍去,也就是30年前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兴趣.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写我们自己

  1. Yingchun says:

    当时的报刊杂志上不知是否会有一点。50年代的遗留正在迅速的消失,给几个地方,lyc小朋友帮您去看看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