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是硬道理

香港的有钱人,都把小孩送到外国去读书。留在本港大学读书的,多是公屋的孩子。到了他们这个有教无类的大学,90% 以上的家庭收入低于全港的平价数。好在政府大量提供grant loan, 不仅包学费,还包生活费、车船费、海外实习费。 生活艰苦些,只要会读书,绝不会发生穷人上不了学的事。屋村的孩子,上了学,经过几年训练,成了技术人员,再经过不断的进修、考试,30岁前,成了专业人士,他的天地就十分广阔, 生活也渐入佳境。这样的例子在他的学生里比比皆是。他理解学生,也摸出了些教学规律,他和同事们在辅导小孩成长方面付出了难以形容的努力,而社会和学界却向来视这类劳动为小儿科。

        他年轻时不蠢,给美国东部那所名校录取了。那位著名学者是系主任,他读过学者的大著,深为敬佩。系主任给他4千美元的讲学金,对建筑学专业来讲,是很不小的数字了。按学校和入境要求,余下的款项,他却愣找不到担保。余下的数字,不要说美元,就是人民币,他父母也拿不出。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机会滑过去了。如果当时能够去到美国,他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可他就是进不去。如果去了,走的路向会和现在很不一样。社会总体是在朝进步发展,但轮到他的时候,却往往毫无正义可言。

后来他从英国去了美国,老婆小孩也来了,有了工作和绿卡,可以再去读书的,但想想都什么年纪了,搞那种study 提不起劲,也就作罢。到香港后,曾动过继续去美国追求理想的脑筋。但那时的收入已经超过了美国一般州立大学的教授,物质条件好过美国。况且还有一些英美的博士在这大学里做研究员,一幅苦相。他左思右想,最后还是朝实惠的方向偏了过去,胸无大志的人往往如此。    一晃,又十多年过去了。现在只好把这套道理教自家的小赤佬。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兴趣.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Responses to 读书是硬道理

  1. anchor says:

    教授,读书是硬道理,但也要看读的是什么书。
    曾经到过中国南方的一些大学(北方的未必不是这样),学校是崭新的,教学楼甚至连墙上的抹灰都没有干透,校长和系主任满脸笑容介绍说:我们的校园是你们tj设计的;教师一脸的忙碌却又一脸的茫然,忙碌是因为招生量猛增,超负荷的课程;茫然是因为对所教课程的惘然。拿到我们推荐的教材,所提到问题竟然是小儿科到极点。
    虽然我没有多少授课的经历,但总有对一个专业的理解和认识,如此的教师,如此的学校,所给予的除了一张没有A4大的纸张——文凭,还能有什么。在那种学校读书的,往往是国内中等发达地区的富农子弟。穷人家的孩子是担负不起一年一万多学费的。。。
    曾经读到福建省十一五的报告,总结十五期间高等教育的发展,数字惊人,但细想这些看似简单的数字背后,多少求学的孩子,多少期望的家长,多少无助的毕业生,多少惘然的教师,还有多少数钱的。。。
     

  2. Yingchun says:

    看起来charlie boss已经想通啦,要把千金送到人间天堂米国去深造啦:)
    支持支持!!!

  3. Yingchun says:

    从追求良好教育的角度来讲,举起四只脚支持去米国;从追求个人理想的角度讲,倒不必非要去个啥地方哈,理想只在自己的心里。见性即能成佛:)

  4. Charlie says:

    江老师真是深刻,发展是硬道理,中国如此,外国不少地方也如此。不过有一张A4 文凭,这富农子弟以后总可以多见到几个绿灯。lyc小朋友,“见性即能成佛”,好像很抽象的概念。

  5. JACK says:

    讀書是很多人的夢想。我還記得一年班暑假的時候,聽說科主任要帶大家去建希望小學。不幸非典來了,這個有意義的事辦不了。

    科教興國,沒有教育,就沒有發展了。縱使是一紙文憑,如果學生能吸收到一點點,也是應該鼓勵的。

  6. JACK says:

    讀書是很多人的夢想。我還記得一年班暑假的時候,聽說科主任要帶大家去建希望小學。不幸非典來了,這個有意義的事辦不了。

    科教興國,沒有教育,就沒有發展了。縱使是一紙文憑,如果學生能吸收到一點點,也是應該鼓勵的。

  7. JACK says:

    讀書是很多人的夢想。我還記得一年班暑假的時候,聽說科主任要帶大家去建希望小學。不幸非典來了,這個有意義的事辦不了。

    科教興國,沒有教育,就沒有發展了。縱使是一紙文憑,如果學生能吸收到一點點,也是應該鼓勵的。

  8. 磨西磨西 says:

    哈哈,博士!三言两语将一种沉淀的辛酸和抑制的期冀展现出来,让人有说不出的涩,只希望这样的隐痛不再如梦魇一样留给了后来者。但是还得斗胆批评一下博士对我的讽刺,“伟大”二字何能乱用,折杀了我,你便是回到上海也没有人来腆着脸给你画册做靶子了,不也是无趣?
    年底要到了,博士近期会回上海么?

  9. Unknown says:

    More reading, less futur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