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海岸断想

本文载香港文汇报,薛求理 “耿耿此心”专栏,20071231日,谢谢杨编辑

 

 

香港的土地,發脈自五嶺,在新界隆起為八仙嶺、大帽山、獅子山;到九龍為九條脈絡;下沉,成維多利亞海港;山巒再突起,成了港島和太平山。在南中國海的海岸線上,像香港這樣的島嶼漁村本有無數。虽然史迹早有记载,但我觀珠三角海岸地圖,思忖香港之所以成為香港,英國人如何會選中香港登岸,好像也是蠻偶然的事。

 

香港的海岸,如同所有的島嶼海岸,從水中露頭,就或平緩、或陡峭地向上升起,故海與山往往並存。只要看看南區深水灣、淺水灣的下面,看看大嶼山的沿邊便知。今日的港島北,金融重鎮中環、金鐘、灣仔、銅鑼灣、北角一路到柴灣,沿海大道一條複一條,幾百米、上千米平坦,全是填海的結果,而二十世紀初,港島的填海已經填出了今日港島大致的形, 主島肥胖出去,小島連成陸地。皇后大道曾是19世紀的海岸線,對著大海的天后廟也是有跡可考,如今,皇后大道早成山間後方道路,前面坦蕩蕩到海,少則6700米,多則千米有餘,大部分在二十世紀前三十年已經填成。沒有那陣子的大規模填海,香港現在也依舊是守著一片青山綠水而已。據統計,香港填海得來的土地至今已有近600 公頃。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中以前,香港尚未遭受大幅污染,用“山清水秀”來形容香港絕不過分。筆者在祖國大陸,從北方大連煙臺青島的海一直看到廈門、三亞的海,在美國南方德州近海城市住過,遊覽過美國東部由紐約至佛羅里達的海濱,西部上至溫哥華,從西雅圖到洛杉機的海岸,太平洋中的夏威夷,英國的海和從西班牙看地中海,澳大利亞從大堡礁到悉尼的海等等,對世界各地的海濱和沿岸景觀略有所知。香港的海水略混,自然無法與三亞、夏威夷和大堡礁比。但香港的海邊,島嶼遠近成群,島嶼自然態勢環繞著海水,秀麗異常,從山坡和高樓看,氣象萬千。這種山與海的景色,加之百千大廈密密麻麻拔地而起的經濟生態,確實獨特,在其他地方體驗不到。

 

香港由幾個主島、半島和小島組成,海岸線彎彎曲曲,綿延百千公里。從香港的土地制度和民主社會而言,海岸線是公共財產,是市民的共有資源,而不能像中國內地那樣,圈起來屬於個人或某個單位。 但香港百千公里的海岸,公眾可以到達的卻似乎不多,尤其在市區處,碼頭裝卸貨區使得水邊與人們的日常生活越來越遠,從尖沙嘴一路到荃灣青衣, 有多少海邊是可以讓公眾到達的?向九龍東看,尖沙嘴至舊啟德機場的海濱步行道,說了近十年,由於中間的一些工商業“釘子”,至今無法打通。工商業和以地產生財的活動越是發達,海濱的公眾性就越是受到盤剝。港島的交通擁擠了,因此,要搞東區走廊,搞得東區海濱不見天日。現在中西區的交通又“飽和”了,因此中環外要填海,以築更多更寬的路,讓不斷增加的私家車通過。中環離海越來越遠,老百姓要欣賞“世界一流的海港”,只能再填海,建造“一流的海濱”,只是突出一點,拉平一線,拉平一線,突出一點。維多利亞海港,原本煙波浩渺,現在兩岸似乎越發伸手可觸,這樣的“海港",還有何“海”可言,與小河浜無異 觊觎海景的高楼大厦越來越高,越來越遠而我們的“海景”其實是微弱得很,岌岌可危。現在中國內地城市,有水無水嚴重缺水的,都在大造水景,以提升本地的景觀特別是商業賣地的價值,這本身是蠻荒唐的,但可以看出“水”對“景”和“財”的重要。而我們這個靠海靠水的城市,卻在殺雞取蛋,竭澤而漁。連吐露港也曾經擺上了要“填” 要“留” 的會議桌。

 香港畢竟是中國民主的發源地。 圍繞填海,近十年民間的抗議活動一浪高過一浪。 1997年立法會通過了關於保護海港的條例。港府繞著圈子千方百計地要在中環灣仔填海,雖然大石還是在斷斷續續地推落下海,但畢竟萬人藍絲帶行動、各種表面也好、深入也好的研討會、公眾諮詢會還是起到了些作用,填海動議者的底氣不如以前那樣充足,真要填海也是阻力重重。2002年起,圍繞西九龍規劃設計的競賽和討論,關於中環、金鐘、灣仔海濱和東南九龍市區重建都吸引了大量市民的參與,公眾的意見也左右了專家和政府進一步規劃的方向,如東南九龍的零填海,西九龍的暫時擱置,減低容積率減低排門板式“屏風效應”,水邊政府總部的設置等等, 而天星碼頭的拆卸和公民抗命則勾起民眾無比的 “集體記憶”。 最後的海濱建設成果總是會較多的反映大多數公眾的意願。 2008年,香港海濱的討論和建設方興未艾我們衷心期待香港的海濱要真正代表香港的風采,為大多數本地和世界各地的旅遊者享用。

 

IMG_8975           中 环离海滨越来越远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香港海岸断想

  1. 磨西磨西 says:

    看来博士不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社会上应多些类似的声音才是福音。只恐势单力孤言微啊。

  2. Unknown says:

    The coastline is Hong Kong’s only or perhaps ultimate wealth, it is speculated by the various vested forces. Every force has its own rea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