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固的建筑 短暂的生命

本文载 香港文汇报,2008年3月31日,谢谢韩编辑

 

過去人們講,建築是寫在石頭上的歷史。石頭壘成的建築,如三千多年前的希臘神廟、 半圓形劇場,兩千年前的羅馬鬥獸場、萬神廟至今依然屹立在大地上。我國的石窟和木構建築也在中華大地留存了一千多年,讓後世憑弔歷史長河和讚歎先人的偉績。人們將“永恆的”、“歷史紀念碑”等等美譽加在這些紀念性建築上,確實當之無愧。

從古至今,興建房子,一般都是有錢有權階級的決定。勞動人民當然也建造自己安身立命的棲所,但由於一般的底層人民財力資源所限,建造的房屋難以耐久。進入現代社會,政府和財團為社會、經濟和生活目的建造基礎設施和房屋建築,耗用大量自然和社會、財政資源,建造房屋,百年大計。一般鋼筋混凝土的建築,也確實能夠工作五十年、一百年如本港的青馬大橋,設計壽命就有110年,維修得當,還可以更長久地使用下去,造福本港和珠三角人民。

 

地產經濟硬道理

房子越來越堅固了,然而房屋的壽命卻越來越短。以我們的中央商務區中環為例,十九世紀中葉已經開埠,現在的建築大部分都是二十世紀6070年代以後建的。1936年建造的滙豐銀行總部,裝飾藝術風格,是遠東最宏偉的建築之一,過了40幾年,就給拆了。原址有了現在的“未來主義”式滙豐銀行大樓,當然也是世界建築史上的精品。以滙豐的財力,Norman Foster設計的偉大銀行建築,就不能另覓地方建造嗎?滙豐銀行旁的中國銀行建於1951年,現在真是碩果僅存,阿彌陀佛了。滙豐斜過皇后大道東,原是希爾頓酒店,才建了不到三十年,就給據稱是“高科技”3G式的長江中心取代了。希爾頓酒店年代,路人還可入去張望一番,現在的商業公司總部可是戒備森嚴,閒人莫入。21世紀初,富麗華酒店拆了,現在麗嘉酒店又在板上。“可持續發展”、“利用舊樓”、“集體回憶”的理由再強,都敵不過地價地產的硬道理。

最驚心的實例,莫過於紅海旁的末代居屋紅灣半島。在地價金貴的海旁建居屋,然後停售居屋,空置數年,浪費社會資源,本就是政府左右搖擺政策的產物。居屋歸還發展商,這好端端沒人住過的高層住宅,在算盤撥弄後,竟成為只有拆掉重建豪宅才合算的生意。消息一出,引來本港各界的強烈不安和抗議。 最後,發展商總算從善如流,原樓改建,飛灰走石斬殺新樓的慘劇沒有在我們這個文明的“國際大都市”上演2007年面世的“海濱南岸”不算太漂亮,卻也給發展商賺了個盆滿缽滿。

 

內地後來居上

然而在我們的祖國內地,“地產經濟”發展了不足二十年,算盤卻撥得比老牌資本主義還響。 奧運會、亞運會、世博會、大學城、高新園,什麼“歷史”偉業都在蠶食著可憐的耕地和城市的樓群。 在上海和北京等地,市中心的弄堂和胡同拆得差不多了,現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造的新村住宅樓擺上了要拆的議事桌。二十多年樓齡,香港的太古城、黃埔花園、沙田第一城還是炒家的熱點,到了內地就該壽終正寢?上海黃浦江蘇州河交匯處,原有猶太教堂。1991年拆了教堂建成了文匯報大樓,20幾層高,內地的報社建高樓,在當時還是新鮮事,設計得也不錯,該大樓一直是上海報業發展的里程碑。可惜,如此美侖美奐的大樓,才用了15年,又給爆破了真讓人心疼。理由是給大財團開發的外灘源”讓路。我們這個發展中國家,本已消耗著世界上一半的水泥鋼材,以現在建築的短壽命報廢率,豈不是要耗費更多的社會和自然資源?

可持續發展,科學發展觀,哪一天才能真正戰勝唯利是圖的資本主義算盤?我們的“發展”,可不可以更協調的步伐前進?

 

 

DSC_3770c  炜文先生拍的上海,见到生活中的无奈和真切。

 

Stitched_0021  城市生长的经纬,生活的痕迹,都一抹而去了。

 

DSC_4195  但明天,好像还是充满希望的。谢谢王老师,给我们看这么精彩的照片。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8 Responses to 坚固的建筑 短暂的生命

  1. Unknown says:

    breathtaking pictures! cruel and cool scenes.

  2. Gloria BuBu says:

    yap, Dr Xue, i agree, when i walk though the path to One Silver Sea from Mong Kok, i really feel the people of old Tai Kok Tsui lost lots of their space and their sea view, especially the new development near Olympic City Two, OH MY GOD…..It really ignore the existing building !

  3. Charlie says:

    Run Run and Gloria: in our capitalist society, it is always difficult to balance the profit-chasing and societal interests. A good government can channel the good force, a bad government only colludes with the bad force.  

  4. Janet says:

    谢谢薛老师的祝福=)
    祝你幸福!

  5. JACK says:

    中國發展有兩個方向,一是原地拆樓,二是發展近郊。以深圳為列,書城-蔡屋圍一帶以前都是農地,之後發展成城中村。期後建設路一帶往外發展,中信大廈入主人民南路。近期城中村也要拆,就發生釘子戶的新聞了。一個城市的建設,除了看政府的態度,我覺得也要看建築本身的價值。上海的報業大廈的價值,就只是它營運上的價值而已。我在上海旅行的時候沒有機會去看一看,我不能評價它的建築的特色。但是如果和人民日報大樓相比,那可能是另一回事了。在普遍人心中,殖民地時期或以前的建築,才是真正要保留的建築吧?所以城市的建築起起拆拆,最後比較完好的,還是那些外灘建築。不知DR. XUE意見如何。
     
    題外話,我這個學期正在修一課Architectural Conservation in East Asia,我找了香港的聚星樓做研究題目。不知道老師在這方面有沒有心得呢?

  6. Charlie says:

    小峰同学真是用功,聚星楼在什么地方那一区啊? 你要多请教贵校的朱剑飞教授。

  7. JACK says:

    聚星樓就是在天水圍屏山文物徑那一個。基本上我是想做一點比較本土一點的東西,而且它是唯一列入古蹟的古塔。我設定的題目就是還原它。初步資料都已經到手了,而且也開始做比較了。

  8. Katrina says:

    "坚固的建筑 短暂的生命" — 很貼切的筆墨!
    一個地方的發展如何, 取決於其政府的政策和立場. 現今這個資本社會, 要講可持續發展和保留歷史建築, 我想是相當困難的. 如果政府沒有明確的立場和制度, 建築浪費還是會隨處可見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