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陽十月 北京巨構

本文刊香港文汇报,20081023日, 谢谢韩编辑。图片请看左手“北京秋阳”。

 

    秋陽十月,去北京參加亞洲建築論壇。此會由中、日、韓三方輪流主持,每兩年一次,探討亞洲建築的問題和前路。亞洲國家的發達和發展程度各不相同,但也都面對一些共同的問題,如城市設計和政策,生態、社會和文化的可持續發展,適應新功能的建築規劃等等。我在會上交流的題目是日本建築師在上海三十年來建築設計的回顧,此專題既是當代建築史的資料積累,也從中看出改革開放形勢的轉變和外國建築師在中國的不斷適應。

 

北京巨構的思考

    我對北京之行蠻期待的,主要是想看看奧運的巨構建築及其最近的使用情況。奧運會的圓滿成績全世界都看見了,為了這十六天的比賽和之後的殘奧會,中國政府調動了國內的財力物力人力,投入基礎設施、場館建設、活動組織等等,涉及幾千億元的資金和成千上萬的勞動力和志願者。

    “大”是亞洲新建築的主要共同特徵。出入北京的國際機場三號航站樓,長1400多米,這樣的規模和長度,創了世界之最。新的航站樓主設計公司英國福斯特事務所,也是香港機場的設計者。機場不僅功能先進、容量特大,而且設計上有中國元素。奧運場館鳥巢和水立方採用的設計形式和技術,都是世界上的開先河之作。鳥巢造價高昂,而水立方造價則相對便宜,香港善長捐款,算是用得合宜。奧運會開完了,鳥巢和水立方依舊向大眾開放,每天上午下午,人流如湧,趕廟會般熱鬧。以我所去的這天,並非周日假期,旅行車、隊伍、小旗,男女老少,到處都是熙熙攘攘人群,入場要排長龍。每個場館,放眼望去,粗估都有萬人以上,以外地來京旅遊者居多,並有大量的旅行社集體參觀遊客。參觀者只能到達一部分地方,如鳥巢的下層看臺和球場,水立方則只能到達一半的面積。既不開燈,也不噴水,管理者節省得很。

    雖然如此,觀者包括我自己,都相當興奮。月前剛在電視上看過壯觀的開閉幕式和比賽,到北京哪有不去鳥巢之理。因此,鳥巢水立方成了比故宮頤和園更熱門的旅遊景點。鳥巢、水立方參觀券皆為50元人民幣,以每個場館每天三萬參觀者之保守估計,每天每館有150萬的收入。再乘以365天,則收入相當可觀。

    整個奧運公園有3000公頃,約相當於60幾個香港西九龍文娛區的大小。在一片平地上,是相當廣闊了。我和朋友們,從鳥巢向公園“龍頭”進發,走走停停,半小時未走到。這大片土地的設計,以直線為主,且60-70%是各種鋪裝的硬地,這樣的設計,夏天人們如何接近?叫其“公園,植被實在不夠, “城市廣場”恐怕更為貼切。

    比奧運建築先期落成的是國家大劇院,這是周恩來總理1958年就提出的宏願。2000年,大劇院在紛爭中停工,一年後再開工,終於在2007年落成,全世界的演藝團體爭相來獻藝,一票難求。因此,在不演出的白天,也可讓公眾購票入內參觀大門廳(不可入劇場)。和鳥巢水立方一樣,也是擠滿外地遊客旅行團。 在大會的安排下,我們有幸入音樂廳欣賞交響樂。那層層疊向上的樓座挑台,環繞著暖色音樂演奏台。交響樂時而激越,迸發出排山倒海之勢,時而遊絲般如泣如訴,或歡快歌唱鼓樂和諧,樂聲清晰而又繞梁。這裡的音樂和建築皆引我入勝。只是三座劇場如此並排,並覆蓋以昂貴玻璃和鈦金屬大棚,做法實在可以商榷。原設計是“水煮蛋”,但現在水池裡無水的日子多過有水日子,在一片池底水泥地的映襯下成了“幹曬蛋”,大劇院的金屬玻璃巨蛋少了許多詩意。

 

期待北京藍天

   其實,北京到處都是巨型建築和大規模工地。這些巨構只是無數建築中的一員,它們是北京“大躍進”中較為突出和典型的一群。北京白天闊大道路上塞滿車輛,晴天依舊煙塵模糊。但畢竟也偶有藍天,那一時刻,北京秋色呈現難得的飽滿凝重。夜晚飯後和年輕朋友在後海散步,柳梢舞動下,一輪金黃月亮懸掛,和我今年中秋香港見到的一樣圓潤。 只要有藍天,就有好希望。

 

IMG_2030         IMG_1969

 

北京参观印象最深的是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这个馆,当年透视图所画和现在建成所见,是差不多的。最开心的是看音乐会,现代的交响乐团,和贝多芬当年定下的60人阵势大致不离。只是这晚,多了些民乐手。 坐在座上,想起几十年前和二兄弟去上海人艺看“火红的年代”,想起1980年代上海戏剧学院实验剧院的现场设计和参观过的各地影剧院,想起和刘兄在香港大会堂看艾德敦指挥香港管弦乐团 …, 北京的那个晚上无比开心。二兄弟从美国小镇到香港来,哇,香港的文化生活这么丰富,“住大城市就是要享受这些文化生活”。此话不错,待小弟搬回市中心,定每月帮衬尖沙嘴文化中心。次日,和Raymond兄再赶往大剧院,想入歌剧院看莫斯科芭蕾舞团表演之“安娜.卡利列娜”, 票价从数百到数千,票已全无。黄牛党说, “今儿全没了,看明晚吧。”明晚? 明晚已是南国海岛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秋陽十月 北京巨構

  1. anchor says:

    确实,奥运公园实为天安门广场第二.
    再有个什么九肯定在那里了.

  2. 清风 says:

    我有时常到你像册里看照片,我看过你像册里好多照片,好多照片拍得特好,尤其是把建筑物拍得好有气势和美.

  3. 清风 says:

    你照片用光用得相当之好.

  4. Charlie says:

    清风老师可是摄影家啊,我在您那儿欣赏的全是艺术。听到赞美,有点诚惶诚恐的。多多指教奥。

  5. 月仪 says:

    北京有诸多可爱和不可爱,多有大手笔,但常禁不住近观。好在这个地方包容性大,有各种各样的人在,有远远近近的朋友会来,未来应可以看到诸多小巧细致的建筑,让北京更丰富起来。期待,冬日暖阳下,尽管有风,但也有蓝天。感谢分享。

  6. Unknown says:

    All Chinese cities including Beijing are lovely, if not polluted so severel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