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喜情结

    小时候打乒乓,是在家里台子对着墙壁打,弄堂的地上打,或是哪家搭起的床板、门板上打。附近小菜场的鱼摊也是打球好地方,可以打到下午3点开秤。 球打熟了,给吕老师招进校队训练,老师发给一块球拍,上面有学校编号,那种拍子大约2元多一块,已经算是不错。在那凋零岁月,小孩子可以有地方天天打球受训,是蛮幸福的。中国乒乓球水平这么高,想来是因为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和大众热爱。

    那时商店里球拍带胶皮的1元多起售,一路排到端头 最好的球拍是红双喜,直拍6元,横拍9元。而那年头一个学徒工一个月工资只有18元,三年满师36元。两位同学先后都买了红双喜,那板和胶粒的弹性确实和一般的拍子不一样,尤其是反面的硬板,敲上去声音清脆。谁拥有红双喜拍,犹如现世拥有钻石珠宝差不多。我一个月零用钱只有2毛钱,这2毛钱还要用来订报纸游泳零用什么的,攒多少年也只有23元钱。6元的乒乓拍,对我实在是个天文数字。终于在小学五年级的生日,获得北京姨妈赞助,加上自己的零钱,凑起了4元多,买红双喜不够,可以买仅次于红双喜的牡丹牌。买球拍那天,三位同学球友陪同,老师带队,一行人隆重赶到四川路的体育用品商店,老师把板左敲敲、右捏捏,终于定下球拍,我就赶紧把攒起的角子、分币数给营业员。(在那严酷岁月,吕老师带给萝卜头学生的温暖,永志难忘。)

    那时自己买球都是1毛钱的金鱼牌,学校比赛用球是22的连环牌。红双喜牌乒乓球是国家比赛用球,5毛一个。也是哪个生日,北京表兄到上海来,送了我两个红双喜球。那可是舍不得在台上打,就偶而拿出来看看,拍子弹几下马上又收回到塑料袋里。

    中间有近20年没再碰乒乓拍了。1996年,我想着回美国乡下开展家庭体育运动,就到旺角的商店看看,一看,店里只有红双喜一种乒乓拍,20元左右。哇,物价已经涨了100倍,红双喜竟然如此便宜。我立马买下正胶反胶各一块,羽毛球拍、网球拍各一对。这几年在城大体育馆打球,只需带球,拍子可在门口借,横排直拍一大捧,全是红双喜。如没带球,可以在体育馆买,20元买一盒6个红双喜球,还有零钱找还。这年代万物贬值,有时我拿着那拍,经常怀疑那是不是几十年前上海乒乓球厂(据说是全世界最好的)出的同类产品,还是哪个大兴厂家贴上去的商标。

IMG_8819  IMG_8818

上海江湾路小学的校友今天在上海聚会,可是我们的学校,十年前就倒在开发商的推土机下。凭吊昨日,却连片瓦都没有。留存的只有心中的记忆。匆匆世间,写下零爪,博同代人一笑,望断北飞雁也。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娱乐.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双喜情结

  1. Unknown says:

    Your ping pong pedal must be worse than 30 years ago. All "brands" are devalued today, not alone your pedal.

  2. GARDENER says:

    阿理老师的回忆很触动人。
    现在的那拍子是有点可疑,可能质量没有以前的好,使用不久就容易坏。

  3. JACK says:

    乒乓情結,我在國外也有打球呢。每個人小時候總會擁有一塊乒乓球拍,不論你是50年代的,還是80年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