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uggling in English

    西班牙人西渡美洲,3百年时光,把从墨西哥到南极的美洲大地彻底西语化。莫说是墨西哥古巴,就是在美国南方国境线几百公里内,西班牙语的通行程度远远大于英语。那时,我们的土木工程在墨美边境进行,工人大半是不会讲英文的,工头因为有文化,会英文,所以可以做领班老板。在市政府开公听会,在小学里开家长会,那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正规官方场合,上来和结束时的玩笑或半正规说话,全是西班牙语。小学校长大胡子,是本地高知,致词先用英语,再用西语解释,因为劳动人民家长不懂英语(这情形和香港很相像的)。父母到边陲小镇来看儿子,到超市里跑跑,满眼尽是老墨阿米哥。 有上海来的博士先生,会些西班亚语,小生意做得非常兴旺。看得我们都傻眼。那时如果想在德克萨斯继续呆下去,非得下苦功学Espanio.

       英国人统治香港150年,中国文化强盛,所以英国人并没有把香港彻底英化。英国人培养了邓莲如安生陈煲呔胡须任总叶刘做精英,他们听懂了英国人的旨意,再来管治刁民蛮众。

       香港的大学,立志要跨入世界100名的,只能是用全球化的语言 英语来教学。不想进100名的大学大专技术院校,总得向本地外地的家长们交待自己的“优质教学”,生意还得做下去,因此讲义和功课也是英文的。 我们这所雄心壮志的学校,在学生给老师评分的表上,竟有一栏 “ This teacher – teaching in English, teaching in Chinese.” 据说,学生在后栏里打了勾,这个老师的评分都要八五折。小弟教柯布密斯,两个小时可以一句中文不讲;但“中国建筑史”和木构造却不容易。因此常常在苦思如何让学生百分百学到这些知识,又不至于给人打了八五折。

        香港的大学教授,泰半是外国人或海归派,胡鄒几句英文还是有本事的。但就苦了孩子们。进到港大的小孩是一回事,进到城大的小孩则是另一回事。一般的本科生,好像口讲还可以,但读了几年书,要么网上copy paste, 自己写的东西还是一塌糊涂。班里有几个海龟派或是国际学校学生,总给老师当宝贝。香港的学生,面临着要学专业知识,又要学英文的双重任务,如果英文不行,这学生很难毕业。虽然如此要求,香港普通院校本科生的平均英文水平,却比不上内地名牌院校的研究生。这个差距如何可以弥补?

       语言是思考和表达的工具,某些语言适合在某种场合大行其道。如果是宣誓就职、法庭判案、音乐厅社交,英文逻辑含蓄得体, may I have your honor of …;如果要革命意气风发,普通话激扬愤慨,一句“千古罪人”,要肥彭翻成两句;与朋友师奶在酒楼饮茶,倾楼股升跌,非得用广东话, “岩岩入佐票,唔通就坐艇”,开口几句,满座大笑;吵架也行,广东白话够大声;如果是花前月下,最好是上海话,低声柔弱而委婉,“侬今朝老嗲咯”。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娱乐. Bookmark the permalink.

8 Responses to Struggling in English

  1. GARDENER says:

    阿理老师写的棒极了,文字文采都那么精彩,让人不断细细品味。
    怎么办呢,香港如此,目前的上海也这样。tj当局要求在不久的未来老师们也要用英文授课,率先碰到麻烦的也中国古建史。就好比餐馆里的“童子鸡”怎么翻成英文呢?常见的是“chicken without sexual life"或者“virgin chicken" 。还有川菜的“夫妻肺片”,更没法翻了,见到过的也是“lung slices of man and wife"–夫妻的肺的切片,估计得把老外吓死。

  2. Unknown says:

    “侬今朝老嗲咯”。My professor, you should teach us Shanghainese. What language a guy is using, what thinking pattern he will take. i fully agree. Write more.

  3. JACK says:

    如果要教中國木結構,可以參考這本吧。
    Guo,Q. 1999 The Structure of Chinese Timber Architecture: Twelfth Century Design Standards and Construction Principles.
    就算在外國,私下請教時都會用上國語啊。有一次crit時,負責的中國研究生說﹕"思考,還是用母語比較有把握。如果英文用詞不當,會失去意義。"

  4. 磨西磨西 says:

    语言是思考和表达的工具,某些语言适合在某种场合大行其道。如果是宣誓就职、法庭判案、音乐厅社交,英文逻辑含蓄得体, may I have your honor of …;如果要革命意气风发,普通话激扬愤慨,一句“千古罪人”,要肥彭翻成两句;与朋友师奶在酒楼饮茶,倾楼股升跌,非得用广东话, “岩岩入佐票,唔通就坐艇”,开口几句,满座大笑;吵架也行,广东白话够大声;如果是花前月下,最好是上海话,低声柔弱而委婉,“侬今朝老嗲咯”。——这一段真是传神!让人想到说不同的语言时的不同境况、不同表情。教授该去写写文学作品的。寥寥几笔,煞有韵味。

  5. 磨西磨西 says:

    huang离开了,可能我也许再无缘于教授了吧?只能在这样的形式中与教授有一点交集。希望不要让这一丝联系也断开。呵呵,我的一点小小的私意,教授不介意我在这里表露吧?

  6. Charlie says:

    园丁老师的实例令人捧腹。谢谢申总,请多来坐坐指教,写随笔比较随意。Jack: 那本书应是贵校郭清华教授的大著吧?贵校朱教授也是高水平的。To No Name, our language is for communication, some languages are particularly suitable for expressing something. A lot of fun.

  7. JACK says:

    是的。GUO QINGHUA中文名應該是國慶華,我上過她的conservation課,不錯。

  8. 7 says:

    实在有道理,偶是切身体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