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守望

1990年前,电脑还不像现在这般聪明。中国的建筑大师,个个都是绘画高手,前辈如梁思成、杨廷宝、汪国瑜、彭一刚、齐康、魏大中等等,画的都是令人赏心悦目。看看外国的大师,柯布、贝先生、安藤、盖里等的草图,其实都没有什么艺术可言。当然,赖特先生的画,还是不错的。

二十世纪 80-90年代,香港的透视渲染图,谢先生谦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谢先生是1965年清华大学毕业生,在王欧阳事务所掌管透视表现图,也帮其他公司画图。他的商业性绘图,主要是水粉加喷笔。在电脑图未出世的年代,他画的玻璃、云石质感都是敲得响的。那高层住宅一格格的窗,一路退晕下去,不知道一枝笔可以如此准确地画这许多琐细的建筑部件。一幅‘邦达中心’的双塔图,在杂志上迷倒多少学子。那副图的原大,却只是A3. 他用水彩和彩色铅笔画的酒店门厅、度假村等等,挥洒自如,我临摹他的画,颜色要么深了,要么水太多,总达不到效果。大师啊,就是大师。 那时香港事务所的重要工程,都争相要请谢先生画,他的笔一周七天,天天挥毫,如同在画钞票。我在美国,也遇见过类似的透视图画家,主要是靠着心细和手巧。他们的作品,给我无限的美感。

后来,电脑图出来了,不懂建筑的学徒,拿着图纸也能建模。到现在,一个一年级的学生,在电脑上鼓捣几个小时,就可以sketchup。手绘图成了历史,偶见SOM还有些水彩透视。这活儿,大概快失传了(尤其是那种水彩的单色渲染),足可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在建筑教育界,无纸工作室和数码建筑当道,手绘的理由和声音越来越弱。像我这号趴图板画墨线学师出身的人,也不得不认为,抓着鼠标对着电脑也是可以建筑思维的。

十几年前,我们求爹爹拜奶奶从公司里取回些人家扔出来的透视图,给同学们做参考。这东西在我办公室里搁了十几年,现在只是空占着位置。不扔吧,这图版占地方;扔吧,可能以后再也没有这样大的真迹了。是日,有外校同学来我们这里报读 top-up degree, 我们看他的portfolio, 好多手绘速写,他说控制半小时一幅。 真是好孩子,使劲画。长大做不了贝先生,安藤先生,做Rocco 先生也不错啊。

 九龙寨城公园写生,2002

 

  德国波茨坦花园印象,2002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兴趣.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Responses to 麦田守望

  1. 7 says:

    是阿,画笔扔了真的很难捡回来。

  2. Charlie says:

    该画还得画,翟同学是吧?会画的人,知道如何收拾画面和构图。用什么工具到是次要的了。

  3. 陆大侠 says:

    柯步会画抽象画的

  4. 小宇宙爆发吧 says:

    薛老师、海林:我见过清华的翟飞同学用电子手绘板在Photoshop里画的手绘素描也很不错啊,所以说电脑也可以画手绘的哦

  5. jiawei says:

    还是画画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