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建筑 香港财富

拙文刊 2009年3月26日 香港文汇报,谢谢韩编辑。

   

    古物古迹咨询委员会下的小组,过去十年来在本港勘查收集历史文物建筑资料,不断缩小研究范围。20083月,古物咨询委员会提出1444幢历史建筑的评级建议,一级历史建筑由现时的122幢,上升到212;二级历史建筑,有204366幢;三级历史建筑,由215576幢。共有1154幢建筑获得评级。这里面有些现有的一级、二级历史建筑,被建议降级,以方便重建;但多数是升级,或是无评定级别的,成为一二三级历史建筑。评定的标准包括历史参数、类型参数和组群性参数。

    被新评级的历史建筑,有反映香港南中国特色的,如沙田曾大屋、元朗吉庆围的围墙、炮楼,九龙油麻地庙街的天后庙。更多的是殖民地开埠以来的历史痕迹,如鲤鱼门和尖沙嘴的旧军营、薄扶林水塘的石桥和管理房、中环坚尼地道28号(现退休特首办)、九龙尖沙嘴的圣安德烈堂和玫瑰堂。20世纪的建筑物开始上榜,如中环皇后像广场的和平纪念碑,建于1923年;尖沙嘴的半岛酒店,建于1928年。晚近些的,如旧中国银行大楼,建成于1951年;中环大会堂,建成于1962年。中环的整条街,如钵甸乍街,也被列为‘历史建筑’。

 

抹去记忆的‘新陈代谢’

    全球化的浪潮下,世界各地的物质、生产、文化、消费日渐趋同;我国内地,在地产经济的驱动下,整条街区的旧楼(有的也就用了不到20年)被拆毁荡平。拔地而起的是高档居住、办公、购物、休闲建筑。这种崭新楼盘当然也反映了21世纪的特色和文化,但以这种思维经营城市,过不了多久,这些楼盘还得给更新更赚钱的项目让路。我们的城市就这样陷于快速的‘新陈代谢’之中。

    退回到20世纪香港经济起飞的年代,城市的建设也是这么干的,大拆大建。中环商务区的构成,哪里还有什么150年的开埠遗迹和历年建筑?绝大多数都是20世纪70年代以来,大发展商的宏大项目。这次新的评级,显示了古物咨询委员会顺应民意,保护香港历史文物的决心和紧迫感。香港独特的历史,要由有保护意识的市民来捍卫和保育。不仅百年远久的遗迹要保护,晚近的优秀建筑,虽然还在正常使用,也要列入保护范围。不仅单个的建筑要留存,整条街的气氛也要保持。只要社会大众认同的,都可以悉心地加以整理、使用和保存。

 

远的近的 都要保护

    美国对25年以上的建筑,通常会考虑其对社会和专业界的影响,而加以评奖,进而成为历史建筑评级的基础。25年,四分之一个世纪,优秀还是一般,够清楚了。这次上榜的中国银行旧楼和大会堂,分别有近五十和六十年历史。它们代表了香港二次大战以后香港的建筑成就,中国银行旧楼由1934年设计上海中国银行的陆谦受先生和巴马丹拿事物所设计,是装饰艺术和中国风格的结合。其顶楼的‘中国会’又是何其的风韵雅致。大会堂是英国建筑师布朗.高登教授的设计,典型的现代主义风格。这些建筑也曾经并且还在社会生活中发挥积极作用。这样的建筑当作普通的混凝土或钢结构房子淘汰拆毁,重建高楼。香港就少了活生生的历史一课。若是汇丰银行今天重建,大概也不舍得把那1936年建成,曾经赫赫于亚洲的旧楼拆除吧。从这个意义来看,新的汇丰银行(1985)、中银大厦(1989)都在朝25岁迈进,有充分理由尽快列入历史建筑名单。

    发思古之幽情,追旧日之足迹,对个人而言,一般是温饱后的情绪。对民族、社会和集体而言,保存历史建筑则是一种传承演递的责任和需要。香港各行业的健康发展,始终受制于太少可供建造的土地。我们要保留历史痕迹,但也要不断地造新房子,以满足社会不断增长的物质需要。这次建议评级的一千多幢建筑,四分之三的业权在私人手上,即使评上了一级,仍无不可拆改的法律效应。历史建筑评级,让社会大众包括业主和用家多一些保护意识。而真正是否能妥善保存和利用,还是漫长道路。

 

 贾巍同学拍的夜香港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Responses to 历史建筑 香港财富

  1. JACK says:

    每個國家的保育政策都根據實際情況而發展。在澳洲,雖說發展已久,但是25年以上的建築佔了一大半。在這,除了真的很有價值需要"整體"保留外,其他都是以保留"外觀"為主。所以有時會看到一座12層高的apartment,它的底層外面是舊的,上面是新的。這樣可以保留Site Context(近看),又可以有新的skyline(遠看)。外觀是兩層的,但設計上又可以是三層。這都是建築師可以玩樂的地方。

  2. 清风 says:

    说到历史建筑,就想起了法国的建筑师们绳子栓在身上,在很仔细地清洗历史建筑,所以也就可想而知对历史建筑的重视程度了.记得上次在你这里看见一篇外摊附近的餐馆,而后我查了查,真是价格太厉害.因为我对希腊餐比较熟悉,所以也查了查外摊希腊餐馆,价格有点贵得离奇了,说离奇是因为按这样的菜势是不应该这价格的.

  3. Charlie says:

    Jack 讲的真是有意思。下次去澳洲再仔细看看。我看墨尔本的城里城外,以新房子为多的。那些高层公寓,都直比西九龙。清风老师:外滩3号、8号里的菜单,大概比外国还贵的。享受,还是清风老师最能了。

  4. JACK says:

    最近有讀關於Urban Design的文章,Jan Gehl做了一個Melbourne的Research (www.gehlarchitects.dk/files/pdf/Melbourne_small.pdf) 於第16頁就有圖片講新的設計應用於舊的建築之上。其中一張更見到新加了五層於原建築上,沒有不協調的感覺。

  5. 7 says:

    做做與上海對歷史建筑保護的比較也許也很有趣,現在在上海是30年資格年紀。兩個城市重要的發展時期也大抵重復,歷史建筑也很類似。香港是用地太緊張,上海是產權復雜,置換困難,保護缺乏法規,但最重要的是城市發展中歷史建筑的價值沒有真正被認識。從開始的漠視到抵觸,到現在的粉飾乃至蹂躪,歷史建筑很少有機會成為城市生活中平平常常的一部分。

  6. 7 says:

    拿匯豐銀行做例子就很有趣,這家銀行現在的全名還叫香港上海匯豐銀行吧。總部都放在城市最最鮮亮的地方,不是一般的有錢有勢。

  7. Charlie says:

    zhai同学上海香港皆知,知识深厚矣。“歷史建筑很少有機會成為城市生活中平平常常的一部分。” 到了欧洲大概就是这样了,巴黎市区里的住宅、旅店,阿姆斯特丹运河区的房子,全是19世纪的房子,不都是平常人家吗。Jack 同学的例子也蛮有意思的,gehl 是澳洲建筑公司?

  8. Charlie says:

    大财团的房子,政府的房子给列作历史建筑,是块金字招牌。有深水埗的唐楼给列了‘一级历史建筑’,业主大骂政府掠夺他的财产,害得他无法改建,失去赚大钱机会。

  9. JACK says:

    Jon Gehl是德國的公司。他的文章Lift Between Buildings可讀性頗高,可惜歐洲經驗在香港不太可行。香港是以地產發展為主,是以西九為什麼要有高層建築住宅。如果這片地帶是以低層建築發展,生活或者會不錯,但政府會說收益期,或者要過百年了。高層建築製造疏離性,疏離性又製造更大的身份差異。惡性循環很嚴重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