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声喃语的建筑

本文载香港文汇报,2009年 4月 22日, 谢谢韩编辑。 

 

大聲說話的建築

早幾年,一位外國作家為我修改英文書稿,他教我少用黑體,“太多黑體好像一個人在嚎叫般”。寫文章這樣,我們每天身處的環境更是如此。我國改革開放三十年來,城鄉建設突飛猛進,人們的居住工作環境大大改善。大小城鎮到處已建或在建地標性的建築,飛機場、火車站、汽車站、大劇院、會展中心、圖書館 … …這些地標性建築驚天動地,很多形狀蠻橫、妖魔鬼怪,向著路人大聲嚎叫。不必走向全國,到珠三角的城鎮看看,這樣裝腔作勢的“歌劇院”、“會展中心”已經夠多了。這些建築,有的出自外國“建築大師”的手筆,更多的是國人東施效顰,裝“大師”狀,語作驚人,任意揮霍中國人民的血汗錢。這種建築,華而不實的部分太多,即使有些漂亮之處,也如穿著表演的時裝在上班行街,忸怩作態、走錯場合。

為了新奇鬥豔,這些房子常常犧牲了一些必要的功能,互相之間的交通聯繫極不方便,如上海浦東陸家嘴“世界級”的中央商務區,行人從此樓到彼樓,猶如隔著懸崖。而那些城鎮或大學新建的龐大圖書館裡,架上常常沒幾本書,只能大部分空關。更多的“時髦”設計,因是潮流產物,很快就會過時老態。這些地標建築和城鄉建設,不僅耗盡了未來30年、50年或100年的資源和土地,也反映了這個時代的冒進爭先心態。這些房子和“建設”,如果不搞或遲搞,恐怕對國計民生有更多好處。

 

輕聲喃語的建築

    在全國城鄉一片“大躍進”的浪潮中,特別行政區香港常常被作為“無所作為”的反襯(至少在很多香港媒體的評論中)。但恰恰是在這個少有駭人之作的城市,公共建築和利民措施卻是在穩步地建設和發展。香港也造劇院會堂圖書館,但這些劇院會堂分散在各區,圖書館則在買菜的街市樓上。如1980年代建造的沙田大會堂、圖書館,屯門大會堂、圖書館,1990年代建造的青衣街市,闊大的平臺聯繫著鐵路、巴士站、附近的商場、住宅、公園、法院和政府合署,高高低低的樓層,劇院、練習房、圖書館、球場諸樣功能各得其所。居民在這裡散步、穿行、閑坐,交通近便卻不受車輛干擾。這本來就是二十世紀現代建築的精神。大人小孩在圖書館借書看書,在大會堂學藝,在球場裡打球。劇院既為基層團體服務,偶也有世界級的藝術家獻藝。在21世紀的今天,我作為香港居民,走在這些老建築之間,都感受到尊敬、方便和溫暖。

    這些建築,大概不是“世界級”的,外地的建築雜誌不會介紹。但過了二十幾年,也絲毫不見“落後”(套用內地“五十年不落後”的說法)。使用依舊稱便,她們靜靜地服務于本地居民,輕聲細語,讓居民有如歸感覺。

    1999年,北京國家大劇院的建設引起國內外爭議。建築大師貝聿銘先生質疑,為什麼一定要把三個劇場放在一起?如果把三個劇場分散到居民區裡,不是可以更好地為市民服務嗎? 貝先生是堅定的現代主義者,他的設計和觀點對我們這個人口眾多、人均經濟尚不發達的國家,是十分貼切的。而香港納稅人的錢,在香港這個兼有民主法制的社會,尚有監管的程式和問責的可能。香港的社區和公共建築,是1970年代來,政府講求實際,為民服務的明證。建築不追求華麗眩目,功能貼切,是二十世紀下半葉的高水準設計。

 

香港,勿妄自菲薄

     1998年的金融風暴, 2003年沙士期間經濟跌倒穀底,2008-09又逢金融海嘯。上海要成為金融中心,其他城市成為人民幣結算中心,上海要造更大的迪士尼… … 凡此種種,在在打擊著香港人的自信。香港的媒體和輿論自責較多,有些論者似乎是以挖苦本港缺點為己任。謙虛和自責是應該的,但也應實事求是, 我在十年前已經在報紙上寫文章香港,勿妄自菲薄明報1999621日)。香港這些年在建設方面,好像是慢了一點。但我們並非一無是處,前述的公共建築就是一例。我們的土地資源本就不多,慢可能更會帶來後發或優化的好處。

     我們的西九龍經過十年上落,現在政府終於決定注資近200億,並成立了專門的委員會。納稅人的金錢、全社會的期待如何最有效地為本港的今天和明天服務,都值得更深入的研究。如果一味向內地看齊,追大求洋,聘請明星,我們的西九龍恐怕只會成為二流的(北京)奧運會或(上海)世博會。大聲嚎叫,叫幾聲就累了;輕聲喃語,卻可以細水長流,可持續下去。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Responses to 轻声喃语的建筑

  1. jiawei says:

    把建筑比为“大声说话”和“轻声喃语”,正反映了当今建设的两种心态。大家都吵吵嚷嚷必将混乱不堪,应该安静安静了。

  2. 7 says:

    ‘黑體’的比喻很是有趣,陸家嘴大概沒有一個房子是用襯纖體寫的,而且個個字體都不一樣,字號一個比一個大。字號大行間距也大,這個關系像雞生蛋蛋生雞一樣。

  3. Charlie says:

    两位小弟愣是有水平,你声音大了,他声音太小,岂不是人家听不见。于是,上海陆家嘴和北京金融区的房子,只好大家一起嚷嚷。谁大声谁就是大师。

  4. chikang says:

    浮躁心态、野腔无调表现得淋漓尽致。

  5. GARDENER says:

    写得太好了,阿理先生。严重同意!

  6. yaqing says:

    我们需要平和的心态,所以需要"轻声喃语"的建筑.但华人是一个有名的"大声民族",也许这也影响建筑的风格.

  7. Charlie says:

    楼下老师说得对,凡是中餐厅,总是大声喧哗,西餐厅,好像斯文安静许多。

  8. 磨西磨西 says:

    教授,似你这样来描述建筑我是第一次看见(够孤陋寡闻的吧?)极其传神,深有感触。用这样的眼光去发现,就能够清晰地听见建筑声音对人的侵扰。我们缺少的就是安静,安静地生活,安静地想象,安静地生长。安详宁静——没有了,很难觅得。

  9. Ma says:

    大声说一两句有质量的话是不可怕的,这说明你是有自己见地的,可怕的是一个人说完话后,有一群人鹦鹉学舌般的用类似的腔调不断的重复,只是想表明他们的存在,这就比较难为听众了。从大学城,到歌剧院,从CBD到体育馆······,就连电视上的娱乐节目也屡试不爽,屡败屡战。“爱跟风”也算是我们的一项中国特色吧!只是觉得在欣赏别人大声说的气势恢弘时,不要忘记轻声说的温润之美,这样轮到自己说话时才会知道原来还有这么多语调可以选择,听众也就不那么容易“审美”疲劳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