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 师 不 易

中国大学的师资过去都靠‘留校’,最好的学生就在母校继续任教。好的是根正苗红,不好的是近亲繁殖。以前的专科本科毕业生,出来就能教本科,本事真大。1980年代时的硕士、90年代的博士都还算好用。本校不留,到外面找个学校易如反掌。十多年前和朋友们聊天,我们祖国发展这么快,将来内地院校的教职可能和外国香港一样难求呐。想不到戏言成真。

现在名牌大学里的研究生多过本科生,博士生成筐成箩,‘留校’就成了十分矜贵的名额。到其他大学去谋职也不容易。博士生都是让人挑挑拣拣的,洋博士还得要有个名牌才行,有了博士,人家还要看看你本科是哪的血统,朋友说本科的血统可重要了。据说上海某学院,才专升本,今年开始办建筑学专业,非得洋博士或博士后才能保证入职。十年功夫,已经是河东河西了。其实,博士毕业,未必一定要教书的。做建筑设计和其他啥子工作,也是可以的。

一个中国的学生,若是在美国得了博士,问他要去清华北大还是香港大学,他会毫不犹豫地清华北大。以建筑学为例,内地的大学至少在两方面远远地抛开了前殖民地的大学。一是教学环境极其宽敞,要留存和展示学生的功课,做些大的模型或建造,总有地方,学生的教室、老师的办公和工作室,都不成问题。 我看了朋友的工作室,眼泪汪汪。他这里什么都像像样样地 摆出来了,教学和设计科研结合得再好不过。我那里多本新书都摆不下。我的住房比他多花钱两到三倍,他的房子比我大一倍,舒适n倍。 二是内地的建筑老师有广阔的实践天地和就手的环境,香港则是寸步难行。 先不说大学里教学行政工作量和制度束镈,房租和人工的高昂早让人心灰意懒。在这种捉襟见肘的环境下,铺子开门已经是谢天谢地,还要搞什么‘国际水平’的成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闭着眼睛瞎指挥。

几十年前,阿理在设计院里做事。若是像我的同学那样坚持到现在,也造了一些或一批聊以自慰的房子。硕士毕业后,在某学院教书,那时的学生,现在是上海大设计院里的主力,或是公司老板。学院后来并入了同济,做到现在,阿理也应该找到了方向。博士毕业后,在交通大学工作,主持那里的建筑学专业,在低造价下,造了点小东西包括那经济适用的建工学院院馆。办到现在,也可以在某些方面,为建筑教学和科研做些独特的贡献。

年轻时,坚决地求去。不必为自己当年的选择后悔吧。纵使在绝壁上,野草还可以探头;榕树气根点到哪里,就在哪里吸取地气。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娱乐.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1 Responses to 教 师 不 易

  1. anchor says:

    时事境迁,10年前的这片土地和今天大不一样,谁又知道再十年会是怎样的模样.

  2. 陆大侠 says:

    让我选就去香港,不喜欢北京人油腔滑调的样子

  3. Charlie says:

    江老师啊,上海还是蓬勃向上,十年后,差不多到顶峰了。大侠同志,北京地方大,离领导近,有前(钱)途。香港只是山明水秀些些。

  4. JACK says:

    有機會也想見識一下國內的建築系呢…

  5. jiawei says:

    大学现在就一个萝卜一个坑,再过几年到了全部独生子女一代,上学的人都少了一半,将来恐怕老师更不好当了。。。

  6. Charlie says:

    Jack: 光有香港和澳洲的经验不够的,你以后一定要参与内地的建筑活动或学术会议。贾巍,现在实际上已经到了独生子女阶段,但大学的招生人数好像越来越多呢。

  7. 清风 says:

    哈哈,阿理老师,现在博士应该还能留校.硕士就留不不了学校了,前几年,好大学的硕士生还能留在保本线的大学.而这几年也不行了.好多事情我觉得运气很重要,我原先是设计院的,我们单位是甲级设计院,所以工民建和设备的都齐全,搞工民建的基本都是同济毕业的,没多少差异,而20几年后的今天我重新回过头来看看他们的每个人.这其中的差异实在是太大了,当然,当初我们这批人如果还在搞老本行的话,基本都已经在总师的位置上,但还是各人有着太大的差异,所以我觉得人生把握占太重要的位置.

  8. GARDENER says:

    阿理老师,可能是“围城”的效应吧。我们挺羡慕香港的大学工作的。工资高的离谱。还有房贴,孩子上学也不花钱,简直是天堂里的生活了。内地必须要自谋生路,学校的工资连油费都不够,设计做的厌倦极了。内地建筑师和massagegirl无本质区别,都是第三产业,服务业。纵使在绝壁上,野草还可以探头;榕树气根点到哪里,就在哪里吸取地气。很有禅意。

  9. Charlie says:

    两位前辈的教诲,很有道理啊。

  10. 磨西磨西 says:

    “纵使在绝壁上,野草还可以探头;榕树气根点到哪里,就在哪里吸取地气。”赞一个!教授,这两句话很有韧性啊。人生道路走到后来最可贵的的就是韧性呆了的启示了。在哪里也许很重要,但以怎样的状态在哪里才是关键呢。

  11. Charlie says:

    今天才看到申老总的评论。随便一句,想不到有这意思,谢谢申老师点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