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堆场 环保村庄

本文载香港文汇报,2009年 6月 18日,谢谢韩编辑。

堆場問題

香港地小人多,海邊山間的堆填區,垃圾傾倒堆填的速度都遠快於預期。開發新的垃圾堆場又受到周邊居民的強烈反對。堆填區即將堆滿的限期警告時常在耳,而新堆填區的開闢則遙遙無期。電視或媒體上見到的場面,大卡車載著垃圾駛入骯髒堆場,一車車傾倒下去,塵土飛揚。今日的生活尚可苟且下去,明天怎麼辦呢?

香港在垃圾場的善後處理方面,已經小有經驗。昔日的吐露港垃圾堆場,改造成了政府管理的大埔船灣高爾夫球訓練中心。第二個堆場之改造也在構思之中。6月中的一個週末,香港環保建築專業議會組織規劃、建築、土木、環保各路人士踏勘了將軍澳77號地塊,集思廣益。筆者有幸參與其中,深感垃圾堆場的重新利用,大有可為。

環保村莊

將軍澳的地塊有50多公頃大(本港每年政府賣地也只有50公頃),1979年港英政府將當時人煙罕至的將軍澳填海,開闢大型堆填區。用了20年,1999年該區停止使用,由政府的環境基建科特殊廢物及堆填區修復組將垃圾區修復。在垃圾上覆以薄膜,加蓋泥土,上植草種和樹木,建下水道和溝渠。同時也作環境監測,地下沼氣分析等等。經過十年努力,整個地塊一眼望去,草木森森,高低起伏,該大型綠化地東南和西北兩面是新興的高層私人住宅樓宇,東面為山,西南面則臨海,遠望港島杏花村柴灣一帶,是香港難得的大型綠化地。堆填區成了綠化區,這本身是港府多年來重視環境的一大成果。

如今從將軍澳的新屋苑如清水灣半島、維景灣畔、首都和日出康城下望,中間是可愛的綠油油一大片。只是這片綠地目前還是封閉狀態,可望而不可及。香港專業環保議會希望能將這塊綠地轉變成環保村莊。並已經做了一些基本的分析。香港足球總會的初步想法是在沿海的平地上做足球學校,並已劃出一些場地的大小。踏勘和集思的目的,是為了能夠收集更多的想法。將垃圾區轉變為環保公園或旅遊點,在英國和美國都有先例,著名者如英國威爾士的CAT公園。而香港的做法則應更加符合本地的習慣和現狀條件。

可持續的事業

過去十年來,本港的民間環境和保育團體在共建維港、環境保護、舊區改建、文物保育方面做了大量推動工作,政府的許多政策也來自民間推動。而政府也做了些穿針引線的工作。政府和民間合力,才能將我們這個小島的城市辦好。

香港正在醞釀一系列的環保建築立法,鼓勵新建築加入更多的環保措施。房屋開發商和設計者目前都未有先例可循。許多嘗試性的建築用料或做法,如果能通過生態村莊的實驗,讓業界和公眾看見實際效果,則可放心發揚推廣。另外,生態村莊的開發,應該有收入的專案。政府會在用地和初步投資上支持,但政府的資助不可能無限延伸下去。因此,是類開發,主事者也應擬定比較合理的長期運行方案。可持續發展,首先還是要在經濟和經營上細水長流。無論如何,政府和民間團體都已經在往希望的方向推進了。生態村莊如能成功建設經營,將為本港和內地提供十分寶貴的經驗。

大热的天,浑身汗透。钟逸杰爵士 (Sir David Akers-Jones) 也跑来了。讲到香港近现代历史的书,大概都会提到这位前港督的事,或是他的回忆录 Touching the stone。我握着老人家宽厚的手,想象他当年的神情举动,感觉搭到了殖民地后期的历史脉络。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Responses to 垃圾堆场 环保村庄

  1. 清风 says:

    查理博士,香港以前去过几次,但不知为什么,总感觉香港还稍微小了点,给我留下太深的还是吃.呵呵.

  2. Minmin says:

    我在1994年去了次调景岭,去看看大哥(现72岁),恰巧是“双十节”,只见那小山村里满山是青天白日旗,我还以为这是到了台湾了。现在那边也开发了,不知道调景岭那边建设成什么新样子嘞?那边的住民全安置到政府新开发的將軍澳北部的新区去了。

  3. Charlie says:

    清风君,香港地方是小,因为山环水转,所以看得见的地方,跑到还要兜兜路。牛哥,调景岭 现在全是豪宅,你应该再去看大哥也。

  4. JACK says:

    堆田區會有沉降的吧?高樓是起不到的。小平房也是不錯的想法。那就會形成另一個豪宅區了。綠色村莊是朝綠色=環保的方向,還是綠色=農村的方向呢?我覺得,如果可以想得天馬行空一點,就弄個賽車場吧﹗香港也可以辦個地區性的小賽車。再過10年8載,土地穩定了再發展也不遲。而且現在我們欠的不是住房,房子夠多的拿來炒賣。

  5. 清风 says:

    查理教授,看到沉降2字,一下子想到了如果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地球上的某一城市沉没那应该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哈哈,乱想了.

  6. Charlie says:

    Jack 小弟真是专业,环境处的官员说,这地方每年的contour 都有点不一样,各处下沉不均。生态村只能起一层楼,不搞‘三通一平’,自己解决水电。我们拿这个题目,给学生下学期做功课。清风君,要沉降,人家可说是上海呐。

  7. 清风 says:

    查理教授,那应该先威尼斯,再上海?前些天儿子带父母去科技馆的时候,儿子也说到了上海的沉降问题,反正我这辈子应该是看不到大上海沉没了.又说祖先开发上海原本是错误的,应该开发浦东,说浦东才是最方便的窗口,他这样和我聊,我不知也不懂,无权发言,只能听他说,我不插嘴.

  8. JACK says:

    薜老師過譽了。剛好以前我讀過一些文章就說堆田區的問題而已。用這個地做習作不錯呢。以前我讀書的時候,就是在想著建築造型。不知道老師會不會把部份重點放在城市規劃上呢?最後重讀Rem Roolhaas,覺得建築專業也得有Urban的獨覺。人嘛,不能老在屋子裡的。

  9. Charlie says:

    清风君的儿子真是远大志向,前途无量也。Jack: Koolhaas 把规划和建筑玩透溶融了。

  10. 清风 says:

    教授差也,我觉得现在上海孩子缺少的就是想法,更不要说远大志向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