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大典

1969年,国家主席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毛老人家和他的亲密战友,在天安门城楼上挥动巨手,广场上山呼万岁、红旗翻飞,千万颗红心在一起跳动,汇聚成时代的最强音。那时候,武斗再烈,上海每年国庆焰火都是照放的。虹口公园里的焰火腾空而起,10岁的阿理和邻居在弄堂的晒台顶上,看着火光猛地划破夜空,一阵惊讶。那年头,16岁的大兄已经发配东北长白山的山沟里落户。父母被打入另类,一家只有惶恐,不知大难哪天会临头。

1979年,改革开放,人民胜利了。站在天安门城楼、穿着崭新军装的是华主席还是邓主席,记不清了。大兄已经回到长江的这一边上大学,二兄装的黑白电视机,画面颤抖,转播中央电视台的国庆游行。母亲恢复工作,小弟握过镰刀和钢叉(铸锻)的手,此时在大学的绘图台前推着直尺和墨线。在希望的田野上,家庭和国家都是意气风发。

1989年,清场过的天安门,再来搞40周年大庆,大概有点尴尬冷落。登上城楼的应该是总设计师和天降大任的江主席?大兄从欧洲捧着博士桂冠海归,二兄在美国威斯康辛的校园里,为他的博论,做着一次次实验。小弟负笈香港,在殖民地的那一天,应该是班照上,书照读,老板训示照听。在薄扶林山上的大学堂城堡,看了电视吗?可能香港的电视台压根就没有转播,记不清了。

1999年,江主席和中央政府收复了香港澳门,天安门广场庞大阅兵。国运强大,势如破竹。老婆在美国读完硕士,带小孩回港,阿理再不用在香港和美国之间做‘空中飞人’,每次辗转26个小时。在又一村的二楼房间里,阿理忙着录下国庆盛典,哪天可以拿出来给同学们做国情教育。阳光和煦,春风化雨。

2009年,胡总温总、江主席朱总理曾副主席。。。群官毕至,在天安门上度过精彩的早上晚上。党国艺人张艺谋指挥千军万马,在天安门广场和长安大街上创造世界罕见多媒体奇迹。可怜祖国的花朵,在炎炎烈日下辛勤排练数月,年轻人们,乐一乐也好。无数艺术家登台表演,只有两位特殊女士,可以在电视台的大特写下,唱完整首歌曲。灯光烟花里的北京心脏、长安街格局绮丽,可比美世界任何名都。阿理栖息在南国小岛,外面天翻地覆,小岛上却是海山依旧,大概和百年前差不多。阿理喉咙气若游丝,只能听着电话那头父母亲的铿锵之音,讲述祖国的强盛美好。父母健康,儿子有福。电视里天安门广场里的歌声乐声,怎么都是‘主旋律’老歌,上世纪40-80年代为主,那些曲调,可都是渗在阿理血液里的旋律,听着手都舞动起来。

    狂欢年代,流金溢彩,个个目光炯炯。还是打起精神比较好。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娱乐.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9 Responses to 国庆大典

  1. Unknown says:

    10 year interval is too long for a person’s life. 10 year can see big changes in a country, especially China.

  2. Charlie says:

    Friend, our country enjoys the fastest track in the past 20 or 30 years. However, the expense is not small. Therefore, our current leaders repeatedly talk ‘harmonic society’ and ‘balanced and scientific development’.

  3. Yingchun says:

    薛老师平静的与语言下,暗流汹涌啊~~~

  4. chikang says:

    构建和谐社会以及树立科学发展观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它是将贯穿一个历史过程。它涵盖了人们的经济生活、政治生活、文化生活和日常生活。让我们全国上下,人人努力,“多少事从来急,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引自一位伟人语录)

  5. 7 says:

    Prof的生活態度好積極。

  6. Charlie says:

    曹老师高瞻远瞩,和谐社会、科学发展毕竟比蛮干进步了许多。小朋友们,咱国家大,走到今天不容易。全是你们父辈的努力和汗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啊。

  7. chikang says:

    十月一日晚,在天安门广场上响起集体舞蹈的乐曲,看到一些中央首长与市民共舞,使我想起1950年代我读中学时期的国庆和五一节,市里统一组织学生在人民广场的赤夜联欢,太温馨感人了。这乐曲与1950年代那时,是一样的,看来,一些老歌老曲在那一天是主旋律。

  8. Charlie says:

    曹老师,那曲子是典型的(不快不慢)‘崩察察’三步舞曲,后学我听了也感到极大温暖。但现在的小青年大概不听这样的曲子了。

  9. 快乐舛儿 says:

    阿理教授,您一定很熟悉这儿啦,俺奶奶翻过您家“老底”的,她告诉俺您是一个大教授哦,视野很宽,见识很广,学识很深、走过很多……呵呵,她特别喜欢看您拍的清晰照片和与众不同的文字,俺才羡慕您滴耶!

  10. 快乐舛儿 says:

    难道教授也姓薛?那不是俺们又近了亲啦?哈哈哈~~~~俺小树就姓薛哦!

  11. 快乐舛儿 says:

    好看的国庆节目,更好读的是教授文章!几个十年,让人感慨万分!读后令人深思不已……

  12. Charlie says:

    真是谢谢小树奶奶啦,那咱可是本家。

  13. Minmin says:

    今天俺终于开通了上网包年制,可以有充裕的时间到各博友家畅快学习和欣赏啦!过来一看,阿里教授是讲国庆大典,俺也被国庆大典感动,前几天,俺剪了幅1955年在俺自家阳台上看的国庆大典,准备日后再编配小文,到时候请阿里教授再来捧场,呵呵!讲到虹口公园,憨牛前几天去看了鲁迅纪念馆,这是俺时隔近50年后再去参观的,这次是去看上海市高校第二届版画展时顺便去的,我小学三年级时10岁,参加过虹口区中小学生写生虹口公园的《水彩风景画展》,那次入选,水彩画就挂在鲁迅纪念馆旧址的“长廊”处,正是这简朴的展出,它激励我日后爱上了美术,使俺一辈子吃了与美术搭界的饭菜,退休后还以美术来娱乐晚年生活。

  14. jina says:

    一个十年一个十年,祖国变化真大。阿理总结了~~~~~~~~

  15. Charlie says:

    牛哥,前辈啊,艺术家老前辈。。。 。。。 那时候您的作品挂在虹口公园鲁迅纪念馆,可是殊荣。 鲁迅纪念馆是虹口区悠久的民间圣地,小弟在山阴路长大,文革期间,那地方也是十分的文艺。

  16. 野鹤 says:

    随着你的脚印走进你的家,谢谢你来做客,很喜欢你的博,可以感受到你爱国心…

  17. Minmin says:

    讲到山阴路四达里,俺有两个老同学也住那边,其中有一个在20多年前去了南非,现是南非上海工商联总会副会长,成了大老板(俺博客照片集里有与俺在金茂大厦楼上聚餐的场面);另一个留母校当老师直至退休。俺童年常去虹口泳池游泳,一直套近路走过山阴路、甜爱路。。。这是虹口区的名路!

  18. GARDENER says:

    阿理老师的忆国庆很有味道,总觉得很多话没有说透。为了和谐,阿理老师用心良苦。

  19. Charlie says:

    知音者,园丁老师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