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课堂’ –鸥洋

    苏富比和嘉士得两家拍卖行这几年生意大概好得很,春秋两季都在香港开锤。在纽约拍卖的东西,也拿来香港预展。什么毕加索梵高马蒂斯,早期印象派的莫奈马奈雷诺阿,还有那些个画点彩的画,现代的‘画’,全是世界级精品,就这么免费放在会展中心展览,大幅点的百万美元以上,小幅点的几十万美元。那个画毛泽东梦露的安迪,一幅简单的铅笔画,也是大数字。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是常客,现在又有内地的走运画家,专画傻笑大嘴,和黑白木讷‘家庭照’,受到国际‘收藏家’的注视,一发而不可收。既然这样的‘画’可以走红国际,上到千万档次,何乐不为。因此,现在的拍卖展里,就出现了无数‘傻笑嘴’和‘家庭照’的孪生兄弟。中国的艺术家,真是跟得上潮流。但要想跟风陈逸飞,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我在英国的跳蚤市场上,看见过买牛肉拍卖;在美国休斯顿的汽车拍卖场,买过一辆破车,但到手后,却弄得我和老婆狼狈不堪,几乎开不回家(以后有空再聊)。现在看完画展,就坐在卖场里看热闹,多数价钱跳得快,有不少内地来的中年男子在举牌,但最后一举,却常常给电话报价抢了去。

    展厅一角,是‘二十世纪书画’,这个角落,主要是1920-1990年左右的中国画家作品,徐悲鸿颜文良吴昌硕黄胄陈秋草傅抱石唐云。。。。我对这个群落的画家比较熟悉,很多人还见过,也有点感情。因此,常在那里留连。其他什么大师、天价作品,因为印不起我的美感,都是眼睛一扫而过。

    这天,我的眼睛远远地就被两幅并排的画勾住了。一幅是广东画家鸥洋老师1974年画的‘新课堂’,二是广东画家陈衍宁老师1975年画的‘长征日记’。这两幅画,尤其是前者,参加当年全国美展后,在报刊月历和美术教科书等印刷品广为流传。两位老师都是画油画的,‘新课堂’的光线感强,形象勾划得也好。陈衍宁的油画和连环画以至于现今的画都一直让我仰慕钦佩。早几个月,‘新课堂’印在香港的地铁小报上,我见了,就像见到了自己的少年时代,连忙剪了下来。如今,这画的原作,一米多高,就立轴在面前,纸张、墨线、色彩都是那样的新挺,哪像35年前的作品?

    我和老婆说,买下吧,我们买得起的。以后人家要找‘集体记忆’,就要到我们这里来找了。拥有了这幅画,就留存了我们的那个年代。老婆说,买下放哪呢?这种画没有玻璃框,放在客厅风吹日晒,还是放在柜顶?是啊,是啊。我的许多朋友在深圳上海开设计公司科技公司。要像他们有那么大地方就好了。阿理房子虽然有几套,但可不是用来储藏物品的呀。老婆又说,这个‘记忆’,只有我们这个年纪或再往上十几年的人会重视。底下的一辈可不把他当会事。是啊,是啊。像我这样有文革经历的老朽,可是走一个少一个了。

    我又看苏富比行出版物介绍,此画原作藏中国美术馆。这画估计是1970年代重绘。回家谷歌一下,鸥洋老师到了80年代,转而画油画,85年以后,画比较抽象但仍有点‘形’的油画。因此,她不会再重画此画。而且网上显示,此画半年前在某行拍卖过了,价钱更高。现在跌价了,拿到这里?

    这批画在次日星期一下午拍。星期一下午?我正给学生、课堂、作业和其他火烧眉毛的事务围得团团转。打工仔的生涯,就和莫泊桑小说‘项链’里的小职员一样,浪漫遐想,都只能是一瞬间。- 向鸥洋和陈衍宁老师致敬。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艺术人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0 Responses to ‘新课堂’ –鸥洋

  1. Minmin says:

    广东画家鸥洋老师?我在2007/7/30"继爹"变"继娘"这篇博客里有,现摘录一段:杨医生家是在两任前妻先后离去后再娶“继娘"的,童年我常去继娘家玩,因为杨医生非常善良好客,爱种花卉植物,每次家中栽培的巨型昙花开花前,总要把我们叫过去看他那难得的“昙花一现”,昙花每年只开一次,机会珍贵而短暂。杨医生家的小辈们多才多艺,钢琴、越剧、粤菜、样样出色!有一年冬季,,我看到了新鲜的一幕:同大人一样的“大哥”和“大嫂”坐着为我的"继娘"画油画肖像,几个小时过后,已是夜晚了,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了两幅漂亮的写生画像。我的“继娘”被画得又像又漂亮,令我十分惊叹和佩服!当时,光知道他们是广州美院的学生,后来才知道他们是著名的杨之光画家和鸥洋画家。以后就光看到过他们发表的作品而再也没看到过他们的人了,他们主要长期定居广州,在美术学院工作,听说他们还旅美过多年后回国的,现在肯定也是退休多年的老人。

  2. Charlie says:

    牛哥真是见多识广。杨之光、鸥洋老师文革时期的中国画人物非常出名。文革后期,鸥洋老师重拾油画,为多位著名人物画肖像。艺术作品真是不朽。

  3. Minmin says:

    有一次在书城看到过杨之光出过的一本自传书,讲到了上辈多人,书中上辈就是没有"继娘"半笔,看编辑名字还是俺的老同学。前几年香港亲戚回沪重游,陪同去看俺年近百岁的高龄"继娘",当我讲到那本书的故事后,她的眼中若有所失。不过,杨医生的后代对"继娘"非常孝顺,这长寿就说明了一切。

  4. jina says:

    “新课堂”这幅画画的是那样一个年代,只有经历了这个特殊年代的人才能看得懂。

  5. 清风 says:

    对画画,我是乡巴佬一个看不懂,但我想查理教授说好的一定是相当不错的!

  6. GARDENER says:

    阿理老师描述的新潮画家的画风很特征,窃笑中。

  7. Charlie says:

    牛哥的‘继爹’、‘继娘’故事看过了,学到了我们江南的习俗。杨先生写自传,他的画可了不起。陈丹青的写的文章也很有意思。Jina 大姐到底也是过来人。清风君走遍世界,遍尝各地风情瑰宝。园丁老师,看看现在北京上海‘艺术家’的所作所为,再看看巴黎蓬皮杜中心之类地方的作品,基本上是无道理可讲。‘艺术’离人民大众的生活很远。

  8. 瑞雪 says:

    赞赏好画一幅。重阳节快乐!msm2006

  9. Minmin says:

    专画“傻笑大嘴”,和黑白木讷“家庭照”,受到国际‘收藏家’的注视,一发而不可收。既然这样的‘画’可以走红国际,上到千万档次,何乐不为。因此,现在的拍卖展里,就出现了无数‘傻笑嘴’和‘家庭照’的孪生兄弟。中国的艺术家,真是跟得上潮流。但要想跟风陈逸飞,就没有这么容易了。呵呵呵呵!我知道你说的是谁啦!喝蛤哈哈!

  10. Charlie says:

    感谢艺术老前辈瑞雪先生光临。牛哥,‘国际’画廊和收藏家买家和咱大众的欣赏就是不一样啊。

  11. 7 says:

    傻笑大嘴,和黑白木讷‘家庭照’, Prof的歸納好生動。我正打算去Pompidou, 那兒雖然也是‘亂亂’的現代主義,可是巴黎至少有奧賽,有印象派。相比下中國的藝術家還難以找到自己的主流。

  12. Charlie says:

    7小弟真是有福之人,在艺术花都 享尽人生风花雪夜。蓬皮杜中心代表了当代艺术主流,不过是艺术家的自说自画。中国的艺术家还是应该学习下下毛主席他老人家70年前的著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我们的文学艺术,首先是为人民大众的,是为工农兵服务的。。。。。。’偏离了‘讲话’精神,没有方向阿。

  13. 清风 says:

    虽然不懂画,但感觉这画非常耐看,新课堂,再看画一目了然,易懂。查理教授,很是惭愧,几年千儿子买来余秋雨大师的“千年一叹”我还真没看过。上次你提起了“千年一叹”我这才想起这本书我没看过。前一段时间把这本书翻阅了一下。他是位研究中国史学的大师,写中国文学史无可挑剔,但写印度等一些国家感觉写的粗略,因为光凭借他的一段日子考察,没深入是不可能写出一定深度好书的。对其他国家我不知道,对希腊我知道一些,因为我曾生活在那里。接触了很多不同阶层的人。古老的国家都有自己特定的文化和风俗,而他在有些地方只是片面了理解和了解了一些。这几天我正好和希腊语教授在一起,他们更了解希腊,可以说是半个地道的希腊人。他们为中希的文化交流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不仅仅希腊上层接触得多,贫民也接触得多,所以刚和他们早餐时谈起了这本书的希腊这一章节,他们觉得这一章节写得相当之差,哈哈。前天在外滩3号吃饭,风景餐厅斩人的,这刀也太厉害了。

  14. Charlie says:

    清风老师广吸营养。‘千年一叹’,是走马观花的感觉 ,可能比较浅。是作者初到贵境时的一时所叹,加之他的文笔漂亮。外滩三号,就是外滩景,里面的装修也是一般般嘛。

  15. 快乐舛儿 says:

    阿理大伯,您最了解万圣节了。但愿俺的万圣节能唤起您的美好记忆!

  16. 快乐舛儿 says:

    呵呵,这幅画简直就是俺小时候的写生,俺小学五、六年级就“学工学农”的了,只是俺们那时候可没有这么“丰满”,因为整个国家都饥饿着嘛。这几天俺们全家在逛全美,哦不对,是全世界最大的古董市场。还真有点东西的。威廉斯堡还真的很不一般的。

  17. Charlie says:

    小树奶奶有道理,那时候,咱可没那么丰满滋润。美国东部,有历史又有美景,真是做学问安家庭的好地方。

  18. 유명 says:

    集體回憶都是些相對性的東西,老師也成了我們的集體回憶了。還是珍惜眼前吧,呵呵。

  19. Charlie says:

    这位韩国先生未知是哪一位阿?

  20. 유명 says:

    我不是韓國先生啊,只是在校時跑去學韓文而已。 我是有明,你的學生。記得有一次和同事聊到到北京長城,她說她是跟薛老師去的,只是走了一會就要離開了,哈哈這也算是集體回憶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