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聚会

    2003年秋天,我接到大学同学的来电,说某日在上海聚会。我立刻准备,启程飞沪,那次聚会是游南北湖,早上在人民广场见到同学,有的人二十几年没见面,我激动得手微颤。以后,每一两年有聚会。同学就是同学,哪怕是局长老板,总师院长,碰到一起,当年的聊友依旧争辩得脸红脖子粗。我们文革后恢复招生的那一届,老小相差十几岁。小弟坐在桌前,在一片香烟缭绕美酒佳宵中,舒心享受二三十年前的声音,有时扇风点火搭几句,是希望争辩继续激烈持续下去。

    后来又有了小学同学的聚会。下次去上海则要和中学同学碰头。我们那年头,小学中学按地区划块,小中学本应是一条龙的。偏偏阿理那时候打乒乓有点着魔,三对童男童女就插去了另一间中学。如果真要寻根的话,我还有一班同了7个月学的技校朋友。但比较起来,和大学同学在一起最开心。入大学的时候,苦难已经过去,美好回忆比较多。别的文理科专业多数人转了行,我们这班,97%几十年来都在做着这行业,共同兴趣和话题比较多。

    小学中学大学同学中有人开公司、做生意相当成功的。据我随便了解,在一般大学毕业十年二十年后,中国大中小学几乎每班都出了这样的富商。这个比例和总人数是相当高的,怪不得上海香港房子那么贵,都有人买。京沪港拍卖会上那么热闹。

    同学中的大哥大姐都已在退和半退之中。班上的高材生老苏夫妇,当年读书时,同学们赤脚也追不上;太太则是女生成绩第一。后来在美国,开工程设计公司那么成功。早早功成身退,潜心绘画和捎带做些事,他们啥也不做的 passive income 可是比许多美国的中产阶级高很多。老苏入大学前就是上海滩业余画家,现在专心锤炼,炉火更趋纯青,油、粉、水彩、素描,样样拿得起放得下。高智商的人,做什么都总是聪明,阿理只有佩服的份。老苏夫妇在上海和美国加州遍置房产,现在又在珠海设创作工作室。上周末,几位校友在老同学前临海、背依山的豪宅里聚会,承苏氏夫妇肥蟹招待,其乐融融。不必为五斗米折腰,生活确实不一样也。老苏的画不需我过多吹捧,看官自己进去看看就知。我只希望苏兄早早在上海家乡开画展。

http://sites.google.com/site/weizhisu/home

 

    本周上海又传来消息,说老师的独子过身了。老师夫妇都是我老师,院士大师,在建筑领域奋斗60余年,一辈子强人,学术事务,春风化雨,做多少事情,培育多少人才,造多少房子。儿子近四十岁才在美国读建筑学毕业,后来被美国大公司派到上海做副总裁。在上海和外地做许多著名大工程,但好像一直未婚。才54岁,正当大展宏图,却疾病染身,撒手而去。我闻之,心中戚戚。再大师,再多干,再多钱,又怎比得上健康的身体和心理。

    老师儿子1980年代赴美前,我见过。早两年,我们调查他那公司的作品时,他转托向我问好。那间公司在美国和上海,我一直关注的,那大老板还 endorse了我的书。可是我们再无机会碰头。。。。。。  维平同志走好。

 

 珠海房子,前海后山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友情 人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8 Responses to 同学聚会

  1. GARDENER says:

    阿理老师以班级作分析模型,推理得出高房价的原因,很有启发性。今天在那里,一时都不知道能说什么话。我只是一直坐着听着倾诉,我想以此若能减轻痛苦,便是我最大的安慰了。

  2. jina says:

    这房子是阿理老师的?装得真漂亮,不愧是建筑、美术大师。怎能不佩服?!

  3. Charlie says:

    Jina大姐,这是人家的房子。这样后依山前看海的房子在珠海大概2百到1千万,依地点而定。出了市区的房子虽然都在卖或早已卖掉,但不大有人住。感谢园丁老师代我心意,尽后生后学之责。独子,本身就是极高风险的,偏偏我们这代人都在这个类别里。

  4. Minmin says:

    我们老同学也每年年初四在上海工人文化宫聚会一次,有一年定居美国的来了四位,南非一位,重庆、北京、深圳、山东、陕西、南京、杭州、青岛、济南、无锡、嘉兴等等都赶来上海,最高级别的是副部长级的,还有大老板、大学副校长、工人、老师的也不少。正如你所讲的:“同学就是同学,哪怕是局长老板,总师院长,碰到一起,当年的聊友依旧争辩得脸红脖子粗。”哈哈!该拍肩膀的照拍!在这个场合大家都是平等的人!呵呵!

  5. Minmin says:

    再大师,再多干,再多钱,又怎比得上健康的身体和心理。人想通了就好了。

  6. Charlie says:

    牛哥阅尽人生,参透其中道理。

  7. Yingchun says:

    小戴先生走了啊?想起当年写文章的时候,给他去信索要资料,还收到过他热情洋溢的回信。人生无常啊~~~

  8. anchor says:

    老早听说罹患某癌症,悲

  9. dy says:

    昨天送别会,我也去了,在西宝兴路,最大的一个厅。其实,我不认识,主要是想拜望两位老人。看他俩挪着蹒跚的步履,白发人送黑发人,心中颇凄切。

  10. 南萧亭 says:

    以前听说过院士夫妇除夕在赤峰路的餐馆吃年夜饭的事,就觉得建筑几乎是他们的全部,生活太孤独了。今天又得到这么不幸的消息!沉痛哀悼!

  11. Charlie says:

    ‘白发人送黑发人,心中颇凄切。’ 院士10岁时,将军父亲民族英雄阵亡,他跪在地上给各路来宾磕头。老师奋斗一辈子,现在又送黑发人,命运弄人也。 这世界,知识、健康、友情最重要。这就是同学聚会开心的缘由。YC 同学,我们调查那阵子,他好像老也不在公司?

  12. Charlie says:

    南老师光临,不胜荣幸。‘院士夫妇除夕在赤峰路的餐馆吃年夜饭的事’ – 这非常符合老师夫妇的一贯行为。‘建筑几乎是他们的全部’,中国有这样的知识分子,才是顶住国家前行的脊梁骨。只是跟着他的那些伙计学生,可能会觉得这样的大师好像没什么人情味。建国60周年,建筑学会评选出300项大奖。阿猫阿狗初出茅庐的作品都在里面,院士夫妇却好像无一项入围。要么是忙得没空报送,要么是那帮评委自把自为。

  13. 유명 says:

    嗯,身體健康最重要。傷心事就讓它過去吧。可憐我最近的智慧齒又來犯了,醫生說要拔3顆~~其中2顆因為沒對齒而要拔掉(有必要么?)哭~

  14. 清风 says:

    哀悼!白发人送黑发人,就想流泪。

  15. 清风 says:

    20年没见面的同学聚会教授应该有好多人认不出了吧?文革恢复高考,那应该是77年的时候了?那时候我们是按档次分配工作的。我是硬档工矿。再加上我都是60分万岁,所以从来就不认真好好读书的。高一的时候,高考恢复了,档次取消了,吓得我赶快赤脚埋头读书。记得我那一年高考的时候,班级也是老小都有的。

  16. Charlie says:

    清风老师真是聪明人。

  17. chikang says:

    悲切!一个人至少从四十岁始,要重视自身保养!

  18. Charlie says:

    曹老师保重身体。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