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游厦门

  

    1986年夏天,游厦门福州。徘徊在鼓浪屿的寂静小巷里,残旧的红砖房掩隐在浓浓的大榕树后,凝想琴声袅袅的年代。岛外的世界是战乱、贫穷、迫走他乡,小岛却走出了一个个中国的思想家、音乐家和体育家。如果广州的沙面还都是‘殖民式’建筑,鼓浪屿则主要是南洋福建华侨衣锦还乡的象征。那一次,从福州乘船回上海,船一开,门窗紧闭,不能上甲板,台湾海峡还是剑拔弩张。

    2009年圣诞假,再登鼓浪屿,旧貌变新颜,到处是纪念堂、咖啡室、土产小店和摊贩,鼓浪屿的住户要么是办旅游生意的商人,要么是打工的小弟妹。赖以支撑‘鼓浪屿’的生活早已不存。在游客人群涌动的间歇,向小巷深处一瞥,偶而还能找到心中那个永恒寂静的鼓浪屿。如果不是山路高低,这种景象,在以前的上海华山路、溧阳路也是有点类似影子的。鼓浪屿的菽庄花园美妙依旧,现在园内置钢琴博物馆,华侨捐出百架各式欧洲旧式钢琴。在留声机尚未发明的19世纪,欧洲人发明了种纸卷,根据音高穿长短不同的孔洞,以脚踏充气的方式,在琴键上演奏。每一首乐曲,就是一纸卷。在钢琴博物馆,有讲解员示范表演,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玩意,深叹欧洲人的机械精密。有小姐当场弹奏古典曲,令人心往神驰。

    到了厦门,想去金门参观。但售票处说我那入台证要再签证。退而求之,乘船岛外游,船离码头45分钟后,到距大担岛500米处停下,海上大担二担到五担岛一字排开。大担岛的山上,是青天白日旗和碉堡,八个白底红色大字‘三民主义统一中国’。1958年到79年的炮战,使厦门成了前线。每年过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都会播音,‘为了让金门马祖、大担二担的国民党官兵和祖国同胞共度春节,中国人民解放军奉命停止炮击三天’。海是那海,山是那山,承载着中华民族的沉重回忆。登船126,坐窗边或楼上甲板,每桌150200,一路上兜售这个那个,福建人真厉害。

    父母亲不是福建人,却是厦门大学毕业生。抗战烽火连天,厦大搬迁到闽西的长汀。父亲的四年‘厦大’就在长汀度过,草棚里上课,艰难困苦熬到四年级,遇到新来的一年级漂亮小女生,父亲眼前一亮,生命充满了光彩和意义。母亲随厦大回到厦门海旁校园,1948年毕业时,颠沛三年的父亲考上国民政府的最后一届官费留美生,在上海公平路码头登上戈登将军号。。。

 

    厦门城内乏善可陈。其他值得一看的有集美学村、植物园,也可看看厦大校园。游毕,老婆返港抓革命促生产管后代;老公继续上海尽儿子孝道,会32年未见的中学同学。

 

 老朋友阿John 的鼓浪屿大宅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

 

 厦门植物园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娱乐.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Responses to 重游厦门

  1. Minmin says:

    阿里教授这次是深度厦门游,把过去与现在联系起来更好看。第一幅照片还真像上海的溧阳路附近的一些景致。你讲到的公平路码头离俺家特别近,俺常坐轮渡兜风白相,又添亲切感。我以前去鼓浪屿玩时特别幽静,没看到过咖啡室、土产小店和摊贩,没有一点商业旅游点气氛,想吃饭就得坐船回闹市区。厦门植物园过去好象叫南山植物园?忘了。在植物园玩时,俺单位厦门经营部的业务员陪俺翻越荒山,从野路进入南普陀山的南普陀寺,里边香火很旺。这时,还看到了大名鼎鼎的厦大,厦大的门口有公交车的起点站,到市中心实惠方便。解放后的大陆人几乎没看到过真实的青天白日旗,只有在电影里看到不鲜艳的旗帜。我第一次看到青天白日旗是在香港的调景岭,改革开放后尽管香港还没回归祖国,人是有机会去香港探亲访友了,那次去调景岭刚好是“双十节”,我看到香港调景岭山村里满山遍野插着青天白日旗,我大为不惑,如到台湾样的,那时听到台湾还是很忌讳的。。。您的精彩游记能勾起我许多回忆,谢谢你!

  2. Charlie says:

    牛哥是走遍天下的前辈旅人。您去的鼓浪屿,大概是上世纪80-90年代。现在就太商业化了。咱国家好像哪都是这样。公平路码头现在还是海运码头吗?这地方我太熟悉了。我自己80年代出差去福州、大连、青岛和1989年去香港进修,都是在公平路码头上的岸。我大兄在吉林插队常从大连走,我亲戚去大连,都是在公平路乱哄哄的码头送上船。我们一家就从山阴路口乘47路到公平路码头去送客接客。那年头哪有什么的士。谢谢牛哥的回忆。

  3. Minmin says:

    是的!是的!我几十年探亲离开上海时,都在13路公平路站上车去到老北站,看到大连、青岛客上下船的情景,这公平路边还有个上运五场,俺还在里边的游泳池里多次游泳。。。

  4. 城思 says:

    厦门还没去过,倒是在去漳州的途中路过若干次,只是没有停留,有机会一定去“流浪”一把。

  5. 快乐舛儿 says:

    阿理教授:呵呵,你这一鉴定啊,那土儿飘云上去啦,你是重量级的人嘛。你说得对,最最大的就是全家健康,这是幸福啊。

  6. 快乐舛儿 says:

    俺只游过一次厦门,匆匆而去的,所以没有印象了。在你这儿补上了。谢谢!

  7. 快乐舛儿 says:

    原来你的留学是遗传的!哈哈哈哈~~~渊源深深啊!

  8. Minmin says:

    “1948在上海公平路码头能登上戈登将军号。。。”解放后跑远洋外轮的就转移到上海旅顺路的庄源大(现在新建了北外滩上海港客运中心),那边有“酱園”两个大大字,这店招非常有名,12路老式有轨电车叮叮噹噹的经过那边特别显眼,也算文物级建筑了, 在大刀阔斧改造北外滩时,为保不保留“酱園”建筑还有过争论, “庄源大酱园”最后还是被拆除。四人帮粉碎后,我的老同学(就住公平路的公平坊)吴全家四口回德国(当年不通飞机),就在庄源大老码头上的船,我是惟一送他们上外轮的老同学。他的父亲(广东人)解放前和解放初期是老同济教授,文革前病故,母亲德国人,文革中处境困难,据说当年定居在上海的德国人很少,仅有三家申请回国。

  9. Charlie says:

    树奶奶的热情穿透电脑和网络。俺是纯‘中国制造’,只是到外国去见了下世面。和令公子比,是差远了。思城小弟,对建筑的执着,胜过思成前辈。牛哥不仅是艺术家,而且满肚的上海掌故。随便一件小事,带出一串过去的故事,令我神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