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只能高速

本文刊2010年2月2日 香港文汇报,谢谢韩编辑

2010116日,香港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經過數周馬拉松式的會議,終于通過669億港元的撥款,建造港深廣高速鐵路的香港段。

內地的公路鐵路建設,十幾年來開展得如火如荼。在祖國內地廣闊的東中部地區,四橫四縱的高速鐵路正在建造,局部已經建成。我國人口衆多,鐵路交通一向是人民出行的主要工具。 1990年代以前,火車總是超荷載運行,乘火車猶如擠逼在逃難的人群中,動彈不得,上不了厠所,喝不了水。過去二十年,鐵路交通已經有了很大的提高,許多城市間的快速交通,如上海到杭州南京段,香港到廣州,北京到天津等等,舒適方便程度和歐洲日本差不多。這是筆者幾十年來奔走于祖國內地和歐美海外的親身體驗。香港路段將直接與其中的“兩縱”相連,這對香港的對外聯繫、內地客商往返香港,有著不可估量的正面影響。 

高鐵確實貴

建造香港高鐵的爭議焦點之一是造價太貴,26公里路段,669億總價,每公里25億元,確實是貴。但這個數字也是在長期論證和不斷問責的過程中反復確定出來的,早幾年上馬,還可便宜不少。長期議而不决,决而不行使得造價隨通漲扶搖直上。香港除了地價昂貴以外,土木工程的造價一向就高。同樣質量的住宅房屋,在香港造,硬是要比內地城市貴8-10倍,現在人民幣升值後,也依然有5-6倍的差距。原因是香港的人工貴、顧問費貴、材料從外地運來貴等等。

    目前在開工的中環灣仔繞道,和東區走廊延伸等工程,造價已達300多億。這些工程完成後,當然會長期地造福于香港城市和社會,刺激經濟。20年前,港英政府提出2千億的玫瑰園計劃和機場十大核心工程,1990年的2千億元,按照通脹計算,大概相當于今日的6千億以上。當時正值內地政經形勢低潮,香港人大量移民他鄉之際。社會上也是議論紛紛,不知政府這樣大灑金錢派何用處。時至20年後的今天,大概沒有人會懷疑赤臘角機場、青馬大橋、機鐵快綫、東涌綫、九龍機鐵站、三號幹綫,和其聯帶的九龍聯合廣場、奧海城、青衣城、馬灣島開發的價值吧。事實證明,政府當時的大手筆,締造了21世紀的新香港,整活了香港的西北角。

        既然669億元已經批出,我們希望政府部門和有關私人公司能够嚴格監管其用途,讓工程儘快開工,不要再反復追加造價或爛尾,加重納稅人負擔。 

香港只能高速

        1980年代,內地剛剛開始改革開放,香港經濟起飛已經十餘年,香港在經濟和城市建設方面傲視內地城市。過去二十幾年,內地經濟突飛猛進,每年的國民生産總值增長都在8%以上。經濟的大踏步前進,是以大量消耗資源、貧富不均、貪污腐化、社會風氣敗壞爲代價的。相對而言,香港的步伐就慢一些。有許多評論說到,“再這樣下去,香港就有被邊緣化的危險”,其實,在許多方面,香港已經邊緣化了。姑不論內地經濟發展的道德問題或是速度該不該這樣快,一旦內地以這樣的高速在前進,香港作爲中國的一個城市,也只能是高速幷進;內地建了縱橫交錯的高鐵綫,香港就不能沒有,只能接上去,以享受和利用內地已有的優勢和基礎設施。否則,邊緣化會更爲嚴重。 

誰的聲音大

        反對高鐵的聲音,集中在造價貴、保護菜園村、在錦上路造車站等等議題上。 從局部看,這些議題都有一定道理,幷且在某些時候、某些角度占據著道德的高地。反對者通過街頭抗爭和種種表演,將反對的聲浪誇張擴大。儘管幾項民調都表明大多數香港市民支持高鐵上馬,筆者接觸的年輕學生,也個個明曉香港要發展的事理。但高鐵支持者的聲音,却沒有適當地發出來。我們的電視新聞、“主流”媒體,熱衷于將鏡頭和版面讓給善于“表演”的反對派,而支持高鐵的工人師傅基層群衆納于表達,則成了被“嘲諷”的對象。香港的“輿論領袖”們一般是靠冷嘲熱諷、反政府立場坐地盤揾飯吃,以彰顯其“獨立思考”的文筆和立場。對香港發展或政府施政冷嘲熱諷的文章在那些“流行”報紙上連篇累牘,而支持高鐵的文章却要買版面才能刊登。靠納稅人養活的香港電臺,在一些“烽烟”節目中, “名嘴”們竭盡挑唆能力,鼓動反對聲音,而對支持香港發展的來電,則反諷幾句立刻收綫。在我們這個民主社會,大衆輿論其實幷不太民主。

 

 香港九龙站

 

  柏林站,夜色浓浓奔鹿特丹

 

 上海南站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7 Responses to 香港只能高速

  1. 快乐舛儿 says:

    呵呵,坐上教授家沙发,不容易啊!

  2. 快乐舛儿 says:

    教授的立论应该是有科学依据的,好生佩服。3个站各有千秋,上海的感觉很中国的,那么热闹。人性化方面应该不及其他两站的吧。

  3. GARDENER says:

    阿理老师的文章在香港不会被某人打击报复吧。我在99年曾在香港建筑师杂志发文章,原来有在港同事想一同署名的,后来发现我的文章是critical的,结果就不要署名了。我说不是你们民主自由吗?怎么比我们都要害怕。

  4. Charlie says:

    言论自由在香港到是有保障的,谢谢园丁老师。小树奶奶在美国乘了火车吗,大概不如杭州到上海那么方便吧?我们的火车这十年是突飞猛进。

  5. 清风 says:

    现在国内建设飞快,确实感觉香港过于落后了.90年代我还是比较喜欢香港的,而今感觉香港发展的余地也不是很大.就连最吸引我的名牌化妆品现在在上海国际机场的免税商店也微比香港便宜了.香港啊香港不能沉睡吃老本了,应该大阔步向前了.

  6. Joshua 建华 says:

    美国的铁路基本是货运,很少人出门坐火车的。但现在油价高涨,火车客运又显出其优越性了。但美国客运火车比中国落后多了,好象欧巴马要派专家到中国学习高铁经验了。加州也刚刚拿到高铁的funding。从San Diego到 San Francisco。但美国造东西是出奇地慢,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完工。。。

  7. Charlie says:

    ‘加州也刚刚拿到高铁的funding。从San Diego到 San Francisco。但美国造东西是出奇地慢,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完工。’ 乔医生带给我们新的信息。从南到北,到是方便。美国的工人要价高,造东西讲人命,肯定是慢。我们中国是人海战术,什么都是速战速决。‘就连最吸引我的名牌化妆品现在在上海国际机场的免税商店也微比香港便宜了’清风君的消息,我听了吃惊。香港么,肯定是不如上海的,希望还有点山清水秀,做不了中心,好歹让‘中心’的人到小岛来度假。

  8. 快乐舛儿 says:

    阿理教授:呵呵,小树骨子里就是很中国的哦,回国来学说起方言来那都是一个标准音啊。

  9. 快乐舛儿 says:

    感觉在美国乘火车是最后的选择,不仅费用高,还真的很不方便的,火车站的落后那是肯定的,有的还是百年前的样子哦。

  10. jina says:

    建筑之类俺不太懂,读到“日本寿司”让俺眼睛一亮,那可是俺最最喜爱的食品哟~~~~~~~~

  11. jina says:

    好久没有吃到了,回国后一定要补一补亏的口福。哈哈

  12. Charlie says:

    欧洲的中餐馆大概都差不多味道,jina大姐回国过年,大快朵颐。

  13. Minmin says:

    阿里教授爱国爱港的好文值得一顶!

  14. 勿飞 says:

    在老师这里学习了:)

  15. Charlie says:

    感谢牛哥和勿飞才子的支持。

  16. 山水树 says:

    “經濟的大踏步前進,是以大量消耗資源、貧富不均、貪污腐化、社會風氣敗壞爲代價的。”支持这一看法。

  17. Charlie says:

    谢谢山水树才艺大姐。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