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水中国

           2010322日星期一,沙尘暴袭港,正常污染指数应在50以下,这天污染指数500多。澳大利亚绿色建筑代表团到访香港,讲述节能可持续建筑。湾仔Renaissance 海景酒店的楼上,本是俯视维港的好地方。这天从窗里望出去,室外一片灰暗,看尖沙嘴都是鬼影潼潼。客人客气说香港景色真好,我觉得香港人真是蒙羞。本文载香港文汇报,2010323日。我从谷歌百度得知,阿理此栏目的文章,只要是论及神州大地的,都给内地中新网和其他新闻网站转载。谢谢韩编辑。 松花江, 2006年 6月 

西南五省市廣西、雲南、貴州、四川、重慶旱情告急,河塘乾涸,龜裂見底,千萬本地百姓排長隊取水,重慶邊的江水幾乎斷流,蘭州北京則沙塵暴肆虐,飛沙走石、昏天黑地。從東北到海南,從西部城市到東南沿海,中國城市幾乎個個缺水,那些歷史上被人反復謳歌水美土肥的地方,曾經江河水流浩蕩,河谷森林穿插,蘆葦水鳥相映,如今多數是炎炎赤地千里。

 

黃河無淚

1980年代的十年,筆者在內地公幹旅遊,住的是統間招待所,喝的是竹殼熱水瓶打來的水。那時候經濟大潮剛剛掀起,環境尚未污染,在江蘇、浙江、湖南、四川、陝西、江西、廣東和東北,都可以看見那些歷史名句歌頌的山河景象。 這幾年,筆者在神州大地旅遊,各省各市,賓館酒店辦公樓豪華住宅銷品茂不知多了幾許許,但河川的景色則大大退化。

松花江水滔滔,曾是激起中國人民奮勇抵抗外敵的大河如今我看見的,卻只是遠離河岸幾百米外的一條小溝,沒有行船,更沒有大馬哈魚。昆明的五百里滇池,曾勾起多少文人墨客的詩情畫意,現在則早已污染成臭水浜。 十幾年前,灣詩人余光中先生到了黃河邊,滿懷激情地把他的名片拋入洶湧江中,吟唱他的思鄉曲。如今黃河,一年裡260多天流不到大海。2009年底,我到了鄭州的黃河邊,看見的只是一片片沙洲,在千米之外,偶有一灘剩水。這就是曾經孕育了我們民族的母親河,河已不見,空餘河道。雲南的玉龍雪山,到了海拔4500米高度,大冬天才巴掌大那麼一塊雪頂。今年春節,筆者參加旅遊團,到了瑞士的鐵力士山,海拔3000米,到處冰天雪地。雖然全球都受暖化之苦,但地球的歐洲部分好像退化得慢些。香港的降雨量,每年2000多毫米,本來排在全國前列,但老天賜給我們的甘霖,多數都白花花流入了大海如果沒有東江水的打救,香港也是缺水城市。

因為氣候變化、地球暖化、過度開發、環境污染,可供飲用生活的清流越來越少。因此,南水要北調。南水可以解一時之渴,但千里迢迢,讓本來不富水的南方,用機械方法抽水到北方,並不符合自然規律。

 

通江達海之夢

        一方面,我國淡水資源枯竭,已經早已成為事實。另一方面,各城市在實現其“國際大都市”之夢的時候,紛紛在“水景城市”和“通江達海”上做文章。人類本來逐水而居,紐約、倫敦、東京、香港、上海都是靠江沿海發展起來的熱鬧都市。現在內地城市要崛起,也要儘量往水的邊上靠。一個無甚水資源的城市,在其網站上這樣寫道,水是城市的眼睛,是一座城市靈魂所在,喚醒我們對這座城市未來的無限期待和想像。”杭州將新的中央商務區,建到了錢塘江邊;而長沙則正在向北向洞庭湖進發,因為那裡,可以“望到海和藍色文明”。

當然,最大的手筆,莫過河南省會鄭州。鄭州要在中國中部崛起作龍頭。鄭東新區規劃範圍150平方公里(其中起步區33平方公里),已經超過了老城區的大小。政府希望鄭東新區在2015年全部建成,可以起到上海浦東新區的作用。

2001年舉行國際規劃設計競賽,日本黑川紀章事務所的方案得獎。得獎的設計除了有一些諸如生態新陳代謝之類的描述外,在新城市中心挖掘了一個稱為龍湖的人工湖,規劃面積約40平方公里,其中龍湖水域規劃面積6.08平方公里,全部人工開挖蓄水,面積超過杭州西湖,被認為是鄭東新區規劃的點睛之筆人工湖每年要換水數次,以保證水不發臭。水源則主要抽調已經急速下降的地下水、斷流的黃河水和南方調來的水。 據報導,鄭州因為地下水抽用太多,地底形成巨大漏斗空洞,已經引起老市區多處地方塌陷。

鄭東新區開發九年來,中央商務區和附近的居住區、高校區、產業區已經形成,商業效益很好。辦公樓、住宅單位有多少賣多少,地價節節上升,樓價直逼杭州上海。龍湖已經大半建成蓄水,河水清清,部分地段還有遊船。有些報導,更將此稱為鄭州的“威尼斯”。

 

透支未來

中國是個貧水大國,人均擁有淡水量是世界水準的1/4,全國年缺水量為300-400億立方米;每年農田受旱面積700萬至2000萬公頃;全國669座城市中有400座供水不足、110座嚴重缺水,在農村,無法得到或負擔不起安全用水的人口有3億多人。鄭州市目前人均水資源不到全國平均水準的110。如果鄭州可以搞“威尼斯”,那麼,西北地方的沙塵、西南省區的旱情,都可以“人為”解除了。鄭東新區的龍湖,是神州大地許許多多人造水景的冰山一角,是大躍進泡沫經濟的一個象徵。我國每年的生產總值高速增加,卻是在提前過量地消耗子孫後代的資源。黃河母親,欲哭無淚。

 

 黄河,2009年 12月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2 Responses to 缺水中国

  1. hua says:

    透支让大地母亲的泪水也干涸了!这也是人类的悲哀

  2. GARDENER says:

    阿理先生的肺腑之言,句句落地有声!对于被污染的神州大地,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拯救。可持续发展在很多情况下就像黑川的字面陈述,而没有实际价值。我有一次作为一个项目的评委,看着一个方案介绍说在项目中心花园有生态概念,我顿时火冒三丈,要求对方将如何生态的方法具体解释清楚,结果弄得同桌的其他评委莫名其妙。

  3. Charlie says:

    ‘项目中心花园有生态概念’,现在这些都成了时髦的商业装饰词,谢谢园丁老师的指导。环境恶劣,医生更忙。陈医生首先要把大环境治理好,再来讲个人的心理卫生。谢谢陈医生。

  4. Minmin says:

    请问阿里教授,我的博客空间通过旁门别道是能进了,评论和发新博文也可以,就是速度很慢。奇怪的是MSN的聊天窗口没了,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样的的情况?我的博客能打开并不是我升级的关系,我也没安装ie8,而是MSN网络自动所为。现MSN窗口没了,是不是网管在内部调试呢?太不稳定了,电脑被MSN弄得象残疾了。

  5. hua says:

    一篇名为"康复大地 愈疗自己"的文章,可能让我们能够有些启发吧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6289490100h65v.html

  6. 快乐舛儿 says:

    俺经历了长江由清变黄,更经历了钱塘江由清变黄。清水河都变黄了,黄河还能存在吗?人类的自我毁灭,欲哭无泪啊!

  7. 勿飞 says:

    把上海的雨送去吧

  8. Charlie says:

    勿飞小弟,上海下雨,上海的水多,所以就发达。树奶奶,现在长江的河水颜色和以前黄河的黄泥浆差不多,所以黄河就没得了。好在美国东部风调雨顺的。谢谢陈医生的指点。牛哥,我的msn 也掉过,好像要重新下载装一次。这事情很复杂的。

  9. 清风 says:

    灾情不断,感觉这几年没太平过,哈哈,和现在人类透支有关.有时候想想真不知道下一代人还有什么资源可挖掘?中国人太只顾眼前,该挖出的资源都得挖出,一点不想剩留,管下一代怎么活那,哈哈其实牛本家MSN的问题不属于自身的问题,而是MSN的问题,心不急什么都不做,日后自然为好,这MSN我也有好几个星期上不了,只能看而不能留言,想教授的上篇大城市,我那时就只能看而不能留言.但同在一个城市看到牛本家和园丁老师都能留言.当MSN空间出现问题的时候,首先应该想到的是MSN问题,而不是自身电脑的问题.一般自身电脑很少出现问题,尤其像牛本家,因为深知他不会瞎折腾电脑的,哈哈.

  10. Joshua 建华 says:

    黄河,淮河,最后是长江,治一条,毁一条,看来人是胜不了天的,人能做的大概也只有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11. Charlie says:

    ‘黄河,淮河,最后是长江,治一条,毁一条,看来人是胜不了天的,人能做的大概也只有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蛮悲观的阿。黄河边上,毛伟人坐在那里沉思,‘一定要把黄河的事办好’,办来办去,水都没得了。‘有时候想想真不知道下一代人还有什么资源可挖掘?’清风老师忧国忧民,我们还是保重自己吧。

  12. Bochy says:

    关于长江水质的问题,七八年前已有媒体报道,甚至到了“一碗水,半碗沙”的程度;至于黄、淮、扬子等江河之后,会不会是轮到湘江、珠江甚至怒江,我不敢说什么了。

  13. Bochy says:

    @清风君:关于MSN掉线或是否状态显示不对,因我有四个月没上,故不知。但是,几日前看到别人更新日志,却不能直接点日志进去留言的事情,我有碰到过。解决方法竟然是——不直接点日志,应直接点用户名(如你的就是“清风 清风君”),然后在左栏点“博客”,之后才是点要留评论的日志。虽然不过权宜之计,但总要比不愿多走点路到达目的地好得多。

  14. Charlie says:

    傅才子身在美国,胸怀祖国,爱国情怀感人。珠江已经是奄奄一息,因为两岸的工业太沉重了。

  15. Charlie says:

    中国新闻网和中国旅游新闻网转载本文, 文字帖来贴去,无需成本的,作者只有一份微薄稿费啊。中新网3月23日电 香港《文汇报》23日刊出署名文章说,中国是个贫水大国,各城市在实现其“国际大都市”之梦时,纷纷在“水景城市”和“通江达海”上做文章。许许多多人造水景的冰山一角,是“大跃进”泡沫经济的一个象征,在提前过量地消耗子孙后代的资源。文章摘编如下:http://www.chinanews.com.cn/hb/news/2010/03-23/2184540.shtmlhttp://www.cntour2.com/viewnews/2010/3/23/0323150244.htm

  16. chikang says:

    好久没有参与评论,鉴谅。昔日,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七斗八斗至今日,斗得天发疯了,斗得地震塌了,斗得人变坏了,斗得清水变黄水黑水了,到处建水景豪宅,在缺水的地方偏偏要拉根水管放自来水形成所谓“瀑布”美景;更有要与老祖宗斗了,君不见:蠢蠢欲动地要开挖皇室陵墓,可怕……

  17. Charlie says:

    曹老师看惯了我们土地上的大胆行为,高度概括总结,请多多指示。谢谢曹前辈。

  18. 快乐舛儿 says:

    阿理:你说得对哦。俺每次到美国,最大的心理不平衡就是这个啊,为什么人家的孩子就这么幸福?俺们的孩子就不是宝贝?

  19. 快乐舛儿 says:

    阿理大伯:谢谢您对小树的喜爱!呵呵,威廉斯堡离华盛顿也就两小时的车路哦。

  20. 快乐舛儿 says:

    这几日国内的云贵地区的旱情终于让国人惊讶了,那航拍的云贵居然与黄土高原一个样子!天哪,那是人们纷至沓来去旅游的四季如春的地方?呵呵,大地终于“欲哭无泪”啦!都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怎么一缺水就是一夜之间捏?!

  21. qiyu says:

    旱魔使云贵高原成为重灾区,全国各地正在行动捐助支援,希望能够度过难关。先生来北京肯定经过东交民巷,那里其实不神秘,就是一条很平常的胡同。

  22. 清风 says:

    最近我的同学都忙着搞印度之行的册子,我历来是享福的命,他们乱忙,我啥都不管,哈哈200多P,20多个人的照片,虽然都是没名气的小人物百姓,但我想摄影面广,一定还可以的,因为原先出版的印度册子有些虽然有名气,但毕竟是一个人摄影的,摄影的面有局限性.应该会赶在世博会之前出.教授如果不嫌弃的话,到时候我寄一本给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