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一日难

年少时在设计院工作,那院里老师们三天两头要出差的。小青年看了不禁心里痒,‘又去扬州啊,真是开心’,老师听了,只是苦笑,‘出了真是不要出了’。轮到我三天两头要旅行的年头,真正体会到在家的千日好,出门的一日难。

以前的外地旅行,一张火车票是很难求的,通常要一大早去排队。现在虽然有了飞机,但在你想要的时段内,时间或是价钱都很难理想,某个旅行社或航空公司在报上广告,票价低至几几折,但你打电话去,那个价钱永远是没有的。如果你想全家活动,那还要左凑右凑老婆小孩的时间。票子买来了,临时有事要换,多数航空公司的费用高,而且手续繁复。有次,我为了退一张票子,把医生证明信都送上去了,那公司才开恩,扣了600元。

出发前10天或一个星期,开始收拾行李,往往带了许多东西,到了外地无用,而要用的,却偏偏没带。香港和内地的电插头不同,我每次去,都要记得带转换插座,钱币也不一样,换多了,回来了,他却贬值了;换少了,到了那里紧绷绷。而日本、澳洲、欧洲的各个国家,电插头都是不同的。有次去欧洲,那几种插头都插不进,幸得 Amy 同学借我一个,暂渡难关。

机场在城市遥远尽头,通常是披星戴月或十万火急赶路,到了那里却知道,这飞机推迟2小时,或6小时后起飞。最近的几次,是全体人员上了机,关了门,却说没有跑道、正在排队等候通知,在机舱内闷等一两小时。最后起飞,都还算幸运的。有次在荷兰阿姆斯特丹转机,遇到机场工人罢工,虽然免费住了一晚五星级酒店,却在混乱和插队中度过了30几个钟头。

飞机升到一万多米高空,正常情况下是安全的。但长途机却是度时如年,我坐在椅子上,通常睡不大着,时间长了,屁股难受,怎么个姿势都吃不大消。折板翻下来,摆上碗碟,动弹都不能。如果坐在中间位则更惨,想起身都得看看邻座愿不愿意,只能少进饮料。电影么,看一个就够了。报纸么,该看的也都看了。面上铺开一张英文报,Wall Street Journal, Financial Time, 只是为了催眠。这么七八个小时折腾下来,离目的地还有几个小时,想自己蓬头垢面、脸无人色,接近虚脱。看空中小姐,个个有鼻有眼,婷婷玉立,还在楚楚动人地微笑,一寸一米地推进为人服务,想想真是伟大。熬到飞机下降,机长说再有45分钟就可以着地了,这时屏幕上娱乐节目全停,只有到达地点时间距离信息,和那架飞机逼近目的地的位置,真是鼓舞人心。这时耳膜开始鼓胀难受,这难受有时着地后,还会持续大半天。以致海关边检人员问话,都听不大清。到了地面,行李等起来,又是一大轮时间,有时还会取不到。多次带十几到几十学生到外地,个个都拿到自己行李,我感觉松一口气。

到了外地,见家人朋友同学同事,参观各处,大鱼大肉,多数还是比较开心的。亲戚亲戚,越远越亲嘛。但无论住在那里,都不如自己蜗居的方便就手, 还经常上不到网。

要回香港,常常是归心似箭。无论是靠窗位,还是中间位,瞥见窗外的海和山,盘算着许许多多要做却未做的事,回来了,回来了,心里在呐喊。钱包里换回港币八达通和各种证件,手机换回香港芯片。取包、乘车、下车,拖着行李走过天桥,走下楼梯。回到家,三下五除二,将带回来的沉重东西归类,满头大汗,吃饭洗澡。如果是白天的话,立刻赶去上班,三天、十天或是更长,总会搁下几百个电邮和几十桩事情,电邮可能在旅途上已经简短看了回了,但还需要跟进,信箱里也满是东西。该催的要催,该办的要办,外地带回来的手信或是点心,该送到要快送,免得占地方。如果是在学期中,常常是上午到,中午下午就要进教室,这时飞机的反应,或是时差还没有倒过来,有几次是非常狼狈的。

到外地去,越来越吃力。对我这个比较珍惜时间的人来说,到外地旅行的前前后后,空掷的光阴实在太多。我不得不反复掂量这次或那次旅行计划的目的和意义。名山大川,世界都市,都走过一些了, 要是有人在我面前吹纽约伦敦巴黎东京或世博会,我可以一句话回过去了。这个会那个会,对专业帮助都不大。这个建筑那个建筑,有的现场看看还有点必要。至于那些有味道的‘小房子’,我设计出来的也和他差不多。而那些整天在这里那里现身的‘全球化’人物,实在让我钦佩。

 

 

     感谢澳洲昆士兰州政府,两次作嘉宾入世博园澳洲馆午餐会和酒会。图为澳洲馆的飞人‘游鱼’。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游.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9 Responses to 出门一日难

  1. Joshua 建华 says:

    阿理教授讲得太好了。我也不喜欢长途飞行,所以到美国20年只回过中国两次。并不是不喜欢回中国看看,而是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太辛苦,对身心健康也极有害。

  2. Minmin says:

    人只要身体健康,旅途这点苦就算不了什么的,健康的身体能克服一般困难的。

  3. Minmin says:

    如果年岁大了长途航空受不了的话,那只有多花费买商务舱或头等舱,睡觉熬它十来个小时就不太累了。

  4. Joshua 建华 says:

    最近有一家博士后有母亲来美探亲,本是高兴之事,哪想到母亲一下飞机就中风了,未进家门先进医院。后来命是救回来了,但儿子负担不了巨额的医药费,只能牙一咬,送母回中国,真是两败俱伤啊。。。

  5. Minmin says:

    那些整天在这里那里现身的‘全球化’人物用的是专机,与一般老百姓的旅行条件是不能比的,没办法,在哪个消费层次都是有差别的。

  6. GARDENER says:

    阿理老师空中飞人,够辛苦的。建筑学者怕出差看来是全球化的现象。我给自己定下的基本的规定,除非万不得已,所承接的设计项目不能大于一白天的车程。为的就是避免出差的劳累。但是话又说回来,旅途过后好像还是能给人留下一些还算美好的回忆,我对我的出差通常有这样的感受,一段时间后觉得蛮愉快的。哈哈。

  7. Charlie says:

    乔医生在美国呆了20几年,才回国两次,在中国人中也是很典型的。香港的孩子正是反面,出去‘留学’,每半年就要往家跑的。如果国内没什么牵挂,安心住在洛杉矶,是很舒心的。上海少有蓝天白云,气候和环境怎么也比不上洛杉矶比华利山庄啊。 年纪大的人,乘飞机更是要命的。所以,年老的父母们,就让儿女来探您们吧,您老就不用奔波了。牛哥讲的正确,只要健康和心中有企盼,美好的山川、宝贝的儿子,长途旅行的艰苦也是可以克服的。我以前认识一位澳洲教授,他在60岁以后,就只乘商务舱, 说老人家的唯一一点享受和要求。后来,因为奔波实在太多,也英年早逝。‘全球化’人物乘的专机或商务头等舱,那享受完全不一样,这段旅途,是完全可以充分休息。我看温总68岁了,到了外国也精神得很。园丁老师,做工程能够控制在一定距离内,是有道理的。因为工程一上手,那可能是随叫随到的。 远途的旅行,一年一次两次足够了。不过园丁老师毕竟年轻、朝气蓬勃。

  8. 快乐舛儿 says:

    教授飞来飞去的大半辈子,也会怕出门呀?呵呵,俺还以为常出门的人适应性很强的呢。读着这出门难,俺想想那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还真的很犯憷,呵呵,真的折腾人!什么时候人能穿越光缆滴答一下就到达目的地呢?瞧你那乔医生朋友20几年才两次回国,俺们可是一年两次来回哦!哦哦,俺们太牛啦!!自嘲一下的。

  9. Charlie says:

    ‘俺们可是一年两次来回哦!’ 树奶奶乐呵呵的,精神真是可嘉。人类的旅行,速度还应该再快一点,价钱再便宜点。旅要快,游要慢。

  10. 快乐舛儿 says:

    阿理大伯:是哦,这小小威廉斯堡有这么多公园,而且这么大,这么好,真的让俺们惊讶呢,到底是有钱国家啊。可俺们国家也不穷了呀,怎么没有孩子的乐园呢!俺们住的就是叫耗丝的房子哦,左邻右舍都这样的。

  11. Charlie says:

    我以前在美国南方那个‘重点扶贫’地区,玩乐的地方,和这个威廉斯堡也差不多滴。美国就是孩子的乐园。

  12. 快乐舛儿 says:

    阿理大伯:是的,很同意您的说,美国就是孩子的乐园。

  13. 清风 says:

    嘿嘿教授,我觉得年少的时候出差很开心啊,就像你说的,设计院出差得多,看到别人出差,自己没出差,很不是滋味那,哈哈.飞机,长途车,火车最喜欢的还是火车因为感觉最舒服,5个小时以上的飞机也够累的,而我坐得最多的就是10个小时以上的飞机,又累又得晕机,想到就难受.,去了几次世博,澳馆至今还没能进去过,实在是感觉人排得太多了.这张照片拍得非常之棒哦.

  14. GARDENER says:

    阿理老师以后出长差,就坐头等舱,或者找个美女MM作临座,那样旅途就可缓解劳累。

  15. 城思 says:

    园丁老师的建议甚好。。。呵呵

  16. 城思 says:

    不过我接触过不少人,很喜欢这种“飞来飞去”的感觉,已经成为习惯,一旦停下来反而会感到不适应。

  17. Charlie says:

    ‘我觉得年少的时候出差很开心啊,就像你说的,设计院出差得多,看到别人出差,自己没出差,很不是滋味那’。清风君,那都是我们经历过的青少年情怀。到了我们这个年纪,长途飞,5小时以上,确实蛮伤的。不过,您到处旅行的精神还是值得我学习。到澳洲馆两次,都是穿西装进去的,只能在口袋里放个傻瓜机,按一下了事,谢谢老师鼓励啊。园丁老师,美女mm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啊。城思小弟,贝大师啊,李伯思金大师啊等等,经常在飞机上拿张餐巾纸,就画下伟大作品的立意和雏形。库哈斯一年在飞机和旅馆的时间,多过在家的时间,那是全球化的伟人啊。伟人在沙地方都有感觉的。

  18. Minmin says:

    年富力强年龄段常乘飞机的大多数人应该是开心的,时间就是生命、效力和金钱嘛,人生能有几回搏?我有幸乘了百余次飞机,也喜欢“飞来飞去”的感觉,看到过各界明星、国家领导人物与普通老百姓同机,看到美国总统专机怎么就停在与其它客机不远的地方。在天上,人类显得很渺小,想到自己是选用了最先进的交通工具在与大自然搏弈,乘客应该有一种自豪感才对。

  19. Charlie says:

    牛哥积极上进,思考总是很正面的,是我学习的榜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