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行当

    香港通过最低工资立法,成效如何,尚待观察。香港的低层劳工,每周工作60-90个小时,工资低廉,惨无人道,20年来,社会底层的劳动报酬都没怎么变过。但老板说,最低工资会降低竞争力,增加成本,引起大量失业等等。香港的善长爱心满溢,经常飞到青海贵州、拉美非洲去扶贫,却忽略了本岛上100万人的贫穷。

   香港的家长都要孩子好好读书,读好书,可以学医做医生。门诊部里搽红药水、量量体温、有啥病都往外转的家庭医生 (family practice),月收入在10万以上,若是专科或外科医生,则是2-30万或更高。治病救人可不是闹着玩的事,体力、智力和长期积累的经验。不过医疗费用是高得有点离谱。香港要搞医疗改革,首先应该把医生的收费降下来。

    做不成医生的,可以去做律师。香港的不少艺人美女,在校外课程部读了个什么课程,就成了律师。香港普通的律师叫solicitor, 最大的生意就是做楼宇买卖,香港一手二手楼的买卖和按揭,统统要透过律师支付和办理。当一手新楼开盘时,中环的律师楼里排排坐满客仔。其实都是标准文件,那些姓名前冠着Messar.的律师是不会和你见面的,只有师爷出来和你解释一下。过去和现在,这些买卖按揭文件都是英文的,只是这些年加了中文翻译。师爷的正式title可能叫  para-legal,过去是专为洋律师翻译解释给中国人听的,现在就是律师楼里的前线人员。Solicitor 不能出庭,出庭的叫大律师大状 barrister,那个秒表按下去,是跑马吸金了。

        美国的律师,叫attorney-in-law,中英文报纸上,到处都是律师的广告,‘你受伤了吗?’、‘不成功不收费’。这些律师是整天跟着救命车跑的狗仔队。唐人街里,则是各种‘移民律师’,其实申请工作签证绿卡,就是一叠paperwork, 我搞了一趟,不要说唐骏总裁会做,我也会做了。再看看辛普森和赖昌欣的律师,极尽胡搅蛮缠、颠倒黑白之能事,直到把委托人的钱财吸干为止。这样的‘专业人士’泛滥,法律得不到执行,却把个社会搞得风气败坏,邪恶无比。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8 Responses to 专业行当

  1. 啼啼 says:

    薛老师对医生律师这些“上流职业”颇有微词嘛~嘿嘿

  2. 快乐舛儿 says:

    阿理教授:可不是嘛,如此英雄也会气短?也是让俺们小百姓百思不得其解的!

  3. 快乐舛儿 says:

    其实,真的哦,风气就是如此英雄们搞坏的。

  4. Joshua 建华 says:

    其实解放前的老上海也是这样的。医生和律师也是吃香的喝辣的,49年上海的名流逃到香港,可能是形成当今香港名流格局的基础。。。

  5. Joshua 建华 says:

    各行各业中都有志趣不同的人,医生和律师也是,有的追钱有的谋名,在美国谋名的医生都在大学里开实验室,每天研究发明,每年都要出很多papers;谋名的律师为公共事业献身,亦或参选议员或竞选总统。。。那些龟缩在中国城的医生和律师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6. Charlie says:

    这篇好像是专门写出来,等着乔医生评论的。只有乔医生对美国的制度了解,发表的见解对我们有启发。树奶奶在美国可能也看到那些‘律师’们的表演,在一个‘民主’制度里,律师当然是重要的,但太多了就成灾害。小董啊,你每天研究空调能源,研究10年,可能在香港也买不起一个带空调的房子,这个社会很不合理啊。

  7. GARDENER says:

    没有想到700万人口的香港还有100万人口是贫困阶层。1/7的人。大凡有良知的知识分子都有左倾的倾向,这里的左倾是褒义的,非我们所说的历史上的左倾路线。社会的平等、公正与正义是个非常大的难题。欧洲的高福利国家现在也被福利负担压得喘不过气,而且制约了劳动者的能动性,培养了懒汉。所以除了一个好的制度外,还真的需要道德教育。

  8. Charlie says:

    园丁老师,在过去很多年的国际评比中,经济自由度,或世界竞争力等等,香港、新加坡排名都很前的。政府采取放任,积极不干预的政策。但现在最低工资和政府干预,却是越来越多,老板比较难做生意。

  9. Minmin says:

    呵呵!我只看到香港影片里‘律师’多,还带假发头套的,动不动:讲法律的啊!哈哈,也是为钱服务的啊?

  10. Minmin says:

    中国医护人员与其他行业的收入差距要小一些,不像香港和美国那样。

  11. Minmin says:

    我家亲戚中做医生的不少,其中有胸科医院、解放军医院的名医师,他们从五十年代就是手术台上的主角,理论实践都是高手,懂外语并著书立说,现都是耄耋之年老人了。他们并不是像港美医生那样富豪,而是为病人服务一辈子后,过着和平常人水准差不多的平静生活,刚刚离休会被人请去看“专家门诊”。现连“专家门诊”也看不动了,真正在家里养老了。我父母都是解放前私人拜师学医的老上海西医医生,开了两家私人诊所,解放初期被整编给国家地段医院了,他们的生活水平也与其他行业一样,没什么“贫富差别”。我父亲明年是他诞生100周年,也是他仙逝十周年,到时候写篇博文纪念他。

  12. Charlie says:

    牛哥讲的事 很有意思。上世纪60年代,我小时候去地段医院看医生的时候,知道很多老医生都是过去开诊所的,医生都是平易近人。香港美国就特别讲究专业人士、牌照等等。专业人士相对于普通的打工仔,收入相差十几或几十倍。不过,现在上海大医院里的主任啊,名医生等等,也是相当的尊贵,大家都想请他看看,或拿主意。治病救人,伟大高尚也。

  13. 清风 says:

    教授,如果我有个女儿,我就得告诫她:什么人都能嫁,就是律师不能嫁!哈,这话让做律师的人看见了,准大骂我,哈哈,律师的任务就是把黑的说成ba白的,呵呵

  14. 清风 says:

    说到医生,我有2位深圳人民医院脑外科主任朋友,在医院里他们是第一和第二把刀,且他们是非常好的朋友,好多年以前我们好几位朋友一起喝茶,其中一位朋友带了一位佛教的大师来。那佛教的大师看了其中一位脑外科主任大惊,脸色大变,众人看他问为什么?起先他不肯说,但在别人的一连追问下,才说:时候了请别生气。于是指着一位脑外科主任说:你应该是个死去的人,可我不明白为什么能在这里能和你一起喝茶。于是就问他的职业,回答说:医生,脑外科主刀主任。大师说:可能你救得人太多的缘故,所以才免于一死。朋友说,他确实一年前生病,已经快死了,另一个朋友给他打了2支强心针,想已经没救了,却奇迹搬地活过来了。确实,在深圳,他们两人救过不知多少人的生命。我讲的象是故事了,众人以为象天方夜谭了,信者则信,不信者则不信,哈哈

  15. Charlie says:

    佛教大师哪能介灵光的啦? 救人一命,胜造浮图七级。

  16. Minmin says:

    回阿里教授,这个阿姐和卖玉兰花的阿姐好像的原因是一个娘胎生出来的,这就是憨牛剪纸。呵呵!剪纸的特性真要命,那就是整张剪纸完成后,要完整拿得起而不断开来。若把该阿姐的嘴与鼻连,有点像鬼子兵的小胡子,与下吧连,就变成大肥嘴。上次有朋友评论卖玉兰花的阿姐大嘴漂亮,于是我再次试剪连下巴,结果就出来了“这个阿姐和卖玉兰花的阿姐好像哟。”的样子,哈哈!不过,下次要想办法塑造不一样的形象,尽量避免“千篇一律”的框架,给人像看皮影戏一样的感觉,老一样就没劲了,还是要有变化好。憨牛只能努力尝试,争取有点进步。

  17. (备用空间) says:

    我从小就特别崇拜医生,他们能治病救人,是何等高尚的事业!现如今一切朝钱看,医生的形像越来越灰暗了。我曾佩服过律师的三寸不滥之舌。TA 们拿人家钱为人消灾,是世上不可缺少的。但如果全都钻到钱眼里去,那就谈不上高尚了。

  18. Charlie says:

    大姐,医生的形象只是在咱们祖国灰暗了些,在罗马尼亚,应该是很高尚的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