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缩小 Amplifying the art, eliminating people’s voice

香港艺术馆前

香港艺术馆,尖沙嘴海旁

      清代画家徐扬,以苏州木渎镇为背景,画了幅‘姑苏繁华图’,晋献给乾隆皇帝。此画长12米,比‘清明上河图’还长一倍。抗战胜利后,儿皇帝溥仪携画欲逃日本,在东北机场给苏军截获,此画从此归了辽宁省博物馆。

       若干月前,辽宁博物馆将此画拿来香港展览,艺术馆的外墙和门厅里,全是大大幅的印刷品介绍,投影机在墙上打出录像,艺术评论家声情并茂,逐尺逐尺的介绍画面。进得展厅,墙上是大幅的介绍,人物和屋宇用红点指着,详细文字介绍。经过轮番的视觉轰炸,真正到了这幅画的跟前,那画放在玻璃柜里,暗淡的灯光下,尺幅竟是那么小,人物细致,只几粒米大,我这昏花老眼都看不清 – 总之,远不如外面介绍那般戏剧化。

       吴冠中捐赠展也如是。大画家的水墨作品印在电梯的遮棚上,投影机在介绍他的生平和作画。吴先生对香港极高评价,40幅画作品捐赠香港,加之馆藏,5-60幅画洋洋洒洒,挂在大厅。吴先生的三幅江南水乡水墨,对称布置于中。吴先生说,他的艺术和心路,被香港艺评人和策展人‘完全地解剖出来,暴露于光天化日下,让他震撼到无法迈步’(大意)。香港策展人剖析、介绍得好,所以,我觉得门厅里看看录像,已经很满足了。

        现代的复制艺术太高明,高明到喧宾夺主,(视觉上)好看过原作。有些手画图, 电脑处理下,看起来,楞是比原画好看。

        现代的复制、传播技术如此高明,在网络时代,信息和声音好像没有阻隔的障碍。 像金家王位三代相传,百姓山呼万岁,原以为只会发生在邪恶愚昧国家如北韩,想不到2010年的10月,这类事情,竟也发生在龙的故乡。中国人民翘首盼望了一个或至少半个世纪的崇高国际奖项,终于颁授给了一位中国公民,全世界包括中国领土的香港,都是头条新闻。

       但在获奖者的祖国,却是没有半丝声音。 获奖者正在下大狱,(香港)电视里看到,大狱的城市、获奖者曾经居住的小区,如临大敌,军警戒备。人家一介书生,手无寸铁,提倡非暴力,推进民主协商。强大的祖国,何必如此心虚。

     ‘文学大师’余秋雨在‘千年一叹’中拜访外国文豪,一咏三叹中国何时可以出一个文学奖。第二年,中国人拿了文学奖,他却不响。高先生好歹算是‘法国人’,外国人得奖,中国人可以懒理,那中国人得了奖,朝野都鸦雀无声了。才子韩寒好像说过,误事的都是这些事不关己的‘群众’,中国文化精英尚且如此,怪群众干啥。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5 Responses to 放大缩小 Amplifying the art, eliminating people’s voice

  1. 醒了 says:

    哦,哪里是朝野鸦雀无声,昨晚我们都亲眼看到,网上简直是一片沸腾——当然,管理员也忙坏了,昨晚目睹了大量的被注销、被删除的人和帖子。今天早上,我还特别和Oslo来的教授说了声谢谢,他马上就明白是为什么。

    • 醒了小弟是中国新一代的文化精英,有了这样年轻一代,我们的国家有点希望了。

      • 醒了 says:

        阿里老师过奖,我哪里是文化精英。说实话,在我看来,在媒体明显被噤声的情况下像我这种在网上隐晦的发发牢骚,最多算是良心未泯,甚至还挺懦夫的。那些真的敢在强权面前说话甚至有所行动,甚而至与百折不挠、坚持不懈的很多人,或者冷静清醒,见解深刻,认识独到的人才是真正的文化精英。
        而这种人,在我身边就有好多。

  2. 醒了 says:

    至于余大师,他若也可称为精英,我宁愿是个文盲。

  3. GARDENER says:

    阿理老师写得非常精彩,字里行间渗透出愤懑与无奈。期待这样的好文章。
    也许“肉食者”心知肚明,或有宏大规划,然草根无从知晓,只能期盼改良与进步。在地球村的时代,山谷里的蒙昧的人才能苟延生活的幸福,咳,只能叹气一声,还能做什么呢?

  4. wmjina says:

    现代的复制艺术的高明,客观上还帮了那些造假的大忙,给人类带来悲哀与无奈~~~~

    • Jina 大姐,复制艺术的高明,可以放大效果,如罗浮宫和蓬皮杜中心的艺术品,都可以极清晰细致地印在纸上墙上,也可以移花接木,以假乱真。很高兴,大姐又成邻居。

  5. 7 says: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n’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The only thing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for good men to do nothing.’

    He stands, he deserves it.

  6. 我在网上搜索了该图, 的确精彩闹忙! 赞叹!

  7. 谢过阿理教授捧场!这里不久快关闭了,憨牛算依依不舍动迁人马中的留守户,下个月这里的老博文就可完成搬家,到时候试着与你们会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