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个老外 A westerner’s face

       读钟前辈华楠先生书稿‘大国崇洋’,痛快淋漓。不由想起若干年前的一桩旧事。

       那年头(或许现在还是),内地各省市争相在香港开‘招商引资活动周’,省委书记带队,浩浩荡荡开到香港来,办展览,搞活动,然后皆大欢喜回朝。那年,某省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办活动,某市的同志们,过去稍有往来,大家见面,格外亲切。同志们说起,那活动周结束时,要举行‘签约仪式’,他们和美国某公司过去做成了一笔交易,但现在人家不会再来参加这个‘仪式’,问‘x老师,可否找外国友人来撑场面。’我说让我试试。

        当时,正有一位老外在为我改书稿。他是以写作为生的撰稿人,主要为好莱坞影星执笔写自传、或国际杂志社(如读者文摘、新闻周刊)的专访(如太平洋岛屿探奇、中国新建筑等等)。过去有许多外国友人为我改稿,以他的文笔最为花妙。他为我改稿,通常是我们各持电话,他逐句问,这是什么意思,那是什么意思,然后直接在电脑上改动,因此,我们通话,常常一、两小时。我打电话,把某省同志们的意思转达,他一口应承。

        那天下午,我们在会展中心碰头,这位平时老是汗衫球鞋的老外,这天西装笔挺。我带上一位年轻研究助理,让美女当这位‘美国老板’的贴身翻译。小姑娘打扮一番,看来也蛮专业。仪式隆重,各省市纷纷上台‘签约’,想是做成大生意,省电视台、报社的长短家伙围着主席台排开。轮到某市上台,‘美国老板’出场,挥笔签订合约,交换文本,热烈握手、合影留念。美女伺候一旁,翻文本、译口语。那气派,和胡总温总的外事活动差不多哩。

        仪式完毕,盛大宴会,老外吃得津津有味,和内地客人谈笑风生。内地朋友送我们每人一幅画,送老外一瓶酒。餐毕,又去湾仔的咖啡室坐坐,市领导诚恳希望,老外将来能够介绍外资,去他们那城市参观,老外频频点头配合,真是‘一流演员’。其实天知道,这种老外在他家乡,is nobody. 跑到亚洲来,骗吃骗喝的。后来,我到他家乡去开会,也看望过他。

        中国人民和外国人的交往,许多时候,并没有得到直接的利益。只是充个场面,在与对手竞争时,多一个‘国际化’的面子。在美国和欧洲开会,交了3-400(欧或美)元会费,没什么招待的,连‘欢迎宴会’都要另外掏钱。在亚洲、香港和中国内地,‘开会’常常有盛大招待。连我这个土鳖,过去也经常被人当作‘香港同胞’厚待,真是不好意思。祖国人民就是厚道。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琐事, 人生感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借个老外 A westerner’s face

  1. 凤舞旷宇 says:

    哈哈,下次再有这样的机会介绍我老公去。:)

  2. 凤舞旷宇 says:

    我老公是英国人,所以我才这么说呢,反正他没事儿总往国内跑,你给他找个这样的差事儿也让我们赚点儿外快。嘿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