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牧精英 Intellectual nomady

       我们的前任校长,是台湾人。1960年代的台湾大学高材生,一头栽进美利坚的怀抱。他在美国加拿大法国任教。到了香港,校长说,an intellectual nomady eventually finds his oasis. 这是对香港的美言。现任的校长亦是台湾人,也来自美国,但却少了前任的那种气质和诗意。

       我在英国遇见建筑理论家A先生,他是1968年伦敦AA的毕业生。1970年代在Portsmouth 大学教书,已经和Broadbent 合著符号学的书。但几年后,他去了美国,在Texas Tech, 之后去了加拿大、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沙特阿拉伯。。。每个地方停留几年。 20年后回到英国,他先在苏格兰的Dundee 大学教书,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在诺丁汉大学任教。我去他的家,他是摄影发烧友,家里放着灯台,灯台打开,他给我看那些3寸见方的正片。在伦敦街头,我们坐在街边的 pub, 手握一个pint 的苦啤酒 (bitter),夕阳照在他坚硬的胡茬上。我问他环游世界的体会,他说初去美国,是为了追逐女朋友,后来就逐波随缘。在沙特的日子最难熬。

        我离开英国后不久,他去了马耳他,在一个大学的国际办公室工作,他在马耳他有个下沉式庭院的住宅。马耳他之后,他去了澳大利亚,好像没有什么工作了。他曾争取美国夏威夷大学的教职,但没有成功。A先生是建筑理论老前辈,他的专长是写亚太地区的建筑,眼界开阔,叙述深刻。我对他写的东西佩服有加。

       我们学校校园规划办公室的副主任也是英国人,在美国西海岸获得博士学位,之后,就在亚洲各地工作。他在我们单位工作了20几年,退休后到我们这个部门来发挥余热,我从他身上闻到许多硬汉子的味道。说起来,他和A先生竟是AA的同学。

        英国的学者,无法忍受低工资和高税率,去了美国、澳大利亚、新加坡和香港, 在远东的殖民地,穿破洞牛仔裤的年轻老师,遇见了柔情似水的Connie, Grace 或 Sophie, 坠入绿洲,再也回不到他的英伦三岛;中国的读书人,放洋欧美,则是为了知识的启蒙和镀金。那个叫Eunice 或Janet的姑娘,则给Tom 或Bob俘获,永远游不回大洋此岸。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cademy, 人生感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游牧精英 Intellectual nomady

  1. 凤舞旷宇 says:

    最后的这张照片是哪里啊?
    你这最后一段让我想起以前在Plymouth的一个老师,也是个博士,后来去了泰国任职。相比较中国人来说我觉得英国人不太愿意挪地方,很多人一辈子从生到死都在一个地方。象我这样1-2年搬次家的人在他们眼里是异类。

  2. 凤小妹,最后的照片是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南的大洋路,著名景点。
    你是全球化的一颗种子,从黄土地飘到英格兰大地,生根发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