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年代 The year is red

      去年12月就在张罗过年的机票,旅行社说小年夜这一天啥票都没有了,只有晚上7.30的这班,往返$4400以上。平时一般的票加上税和燃油费,都要3千以上,所以4千以上,也只好吃进,啥人叫你去过年轧闹猛的呢。

      到了机场,柜台给我打出登机证,1A. 上到经济舱,就是第3排。空中小姐说,你的位置在前面呢。这时才知,这高价票原来是商务舱,拿出那张打印纸来看,business,写得明白。商务舱的8个位置,只有一个傻老冒坐着。可是一对一的服务,香槟喝完饮红酒。1990年代,我从香港转东京去美国达拉斯,因为经济舱坐不下,给升过一次商务舱。飞机到上海浦东机场着地,第一个走出机舱,好爽。空中爽了两个小时后,又去挤巴士4线,快半夜的巴士,坐满站满。

       到了上海,团聚,亲情,喝酒,春晚,爆竹,串门,联谊,走街… …

      太阳好像是天天在出,但马路上,隔了百米,就是一片灰蒙。我着意要去拍照的几个地方,都拍不出想样的照片。这个城市的主管,自认为是‘国际大都市’,以为半殖民地时留下的房子,‘宏伟手笔’下的摩天楼和那条肮脏浑黄的河流,就可以赌出灿烂的黄金。房价物价和其他‘国际大都市’差不多,但街道和室内外的环境却依然粗砺。偶有局部精致的地方,其消费价格,却甩过了其他城市。

        国际大都市里,从市区领导、主播美女、公司主管到打工仔、退休人士和钟点工阿姨,个个信心满怀,感觉良好。人人皆商,幸福着,忙乎着。在这样一片祥和的社会里,目标明确,天天进账,遍地机会,人人开心。在上海的马路上,店子是外地人开的,小妹是四川河南来的,的士是崇明哥哥揸的,8090后讲的‘上海话’,和阿拉讲的,是不一样的。要讲上海闲话,还是找老同学吧。感谢老友文福和园丁老师,带领寡闻岛民见识海派新文化。

        老夫乡音未改,鬓发已衰。浦西的这个区,那个区,这条马路、那条马路,满是我的记忆和发现。浦东大地,并不在我年轻的记忆里,是这十余年经常踏足观察的地方。过去20年来,我在这个城市,只是一个过客、探亲者和观望者。法文里有个雅词,flâneur, 指整天在马路上游荡的(男)人。(李欧梵文章中有提及,在Intimate Metropolis一书中有专章描述。)我大概就是这样一个flâneur。

     到了晚上,灰霾退去。人影稀疏的旧式街道(黄渡路、多伦路、甜爱路)上,三层楼木构坡顶掩映在秃叶的梧桐树后,老式木窗透出点点黄光。街灯打下光晕,晕圈外是早春料峭的寒气。我隐约吸允到些过去的气味。人约黄昏,水仙花暗香袭人,气味也是有记忆的。

      未写完这篇短文,到尖沙咀走一圈,坐在麦当劳里下午茶,旁边是三位斯文长者,约莫7-80岁。面容端庄,打着领带,在用南方音的普通话交谈,声音清晰。旁边食客介绍,他们是1950-60年代香港邵氏片厂的明星,天天在此聚会。那位扎马尾的白发老者,是导演。食客说的名字,我统统不知,只是说到那位国字脸先生,‘关生是关之琳的爸爸’,这下知了。关爸爸和我微微点头。城市在巨变,人流在走动。‘家乡’只是留在口音里。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游, 人生感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2 Responses to 火热年代 The year is red

  1. GARDENER says:

    城市在巨变,人流在走动。‘家乡’只是留在口音里。
    阿理老师除了建筑家外,也绝对是个文学家。这句话可以成为时代的歌词!

  2. 7 says:

    这是少小离家老大归的现代版阿。Prof的上海气质保留地好好的,常回上海flaner东flaner西,适意来。
    今年三十初一我都在照常上班,就是不知道请假可以做什么,反而失落。巴黎几处华人聚集区,都是温州潮州口音。周末有龙灯游行,水母娘娘等等,也是南方广粤文化。上海是个聚人的地方,却不是散人的‘家乡’。

    • flaner 这个字,还要请欧洲通7小弟指点。
      在欧洲的城市里,唐人街除外。如果没有那样的气氛,自己是热闹不起来的。当然,中国朋友多,大家聚在一起,过年不一定比回乡差的。
      法国的温州人多,抱成团,势力好大。

  3. 凤舞旷宇 says:

    过年的时候能回去看看,感受下气氛还是挺好的。我都10年没回国过过春节了。明年一定要回去陪爸妈!
    其实挺羡慕教授的,至少乡音未改,我连乡音都没有,何处是家?

  4. 指尖飞扬 says:

    家乡只是留在口音里,外地人外地口音,淹没了家乡的感觉。

  5. Rebecca says:

    老師的文筆實是絕佳,繪聲繪影,很有畫面啊!

  6. cathy花語 says:

    火热年代,人们一颗红心大窜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