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歌行板 Chamber music

        最近,香港的财政预算案,给每位18岁以上居民派送6000大元,每人免税6千,免差饷一年,每户送电费1800元。公屋免租金等等,政府动用了500亿,想不到依然群情激愤,星期天上街游行队伍,此起彼伏,要求住房、福利、退休金、残疾保障… … 政府软蛋,越多的人感到政府亏待了他,肆意发泄,财政司长的相片仍在地上,给群众鞋底抽,‘打小人’,做这样的官,真无瘾。

        群情汹涌的星期日下午,我到了香港艺术馆的门厅,每月第一个周日的下午3.30,有室内乐表演。今天,是香港管弦乐团驻团学员演奏,学员全是北京上海音乐学院毕业的尖子,选拔到香港来‘留学’一年。年轻乐手演奏了贝多芬、巴赫、Ysaye、德沃夏克、门德尔松的作品,独奏、四重奏、五重奏、八重奏。我坐在前排,屏住呼吸,仔细观看,乐手的手指动作翻飞、旋律跌宕、前后上下,一时大小提琴互相追逐,轻轻对话。攀升万重山峦,过了峡口,柳暗花明,又是一马平川。古典音乐,几百年来,真是不朽作品。观众长久鼓掌。

       独奏曲,是巴赫工整的音乐,那美丽姑娘,纤纤细指,羞怯生生,拉着比较单调的声音,把我拽到1970年代的上海,那是文革的后期,弄堂里蛮多琴声的练习曲。在那百花凋零的年代,文艺浪潮在上海的民间涌动,孩子琴拉好了,可以去文工团,逃过上山下乡。上海的老迪克,在1970年代又显峥嵘。怪不得,到了1980年代,陈逸飞大师,画过那么多拉琴的黑衣女子,百般柔情。弄堂里的上海人,心领神会那种情调。今年过年,我在上海恒隆广场中庭,看见一批穿着西装领带的人在演钢琴弦乐重奏,感觉还是有点像唱堂会的江湖帮。

        青年学员的老师,是香港管弦乐团团长、首席小提琴家夏定忠(John Harding)先生,夏老师约近60,英国绅士。在每首乐曲前,他先介绍背景、音乐家,插些小幽默。最后一曲门德尔松八重奏,夏老师为第一小提琴。他那娴熟准确、干净利落和深厚功底,连我们这种门外汉也看出来了。演毕,有茶点供应(像大学的讲座),窗外,是维港的清波和对岸的百丈高楼,这个星期天的下午,真是美好。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琐事, 艺术人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Responses to 如歌行板 Chamber music

  1. 指尖飞扬 says:

    财政司长还是幸运的,特首还挨打了。

  2. 飞扬小弟,对香港了如指掌。

  3. 凤舞旷宇 says:

    听楼上两位这么一说,最近没上网,不知道这几天里香港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儿?
    “老迪克”是什么啊?

  4. GARDENER says:

    阿理老师在香港还是好幸福,隔三差五的那点红包零用,还免税,还可以自由的出入wordpress。
    乘机来到wordpress瞅瞅。

  5. 园丁老师,我们的祖国,好宽宏大量的,现在这个网站已经可以自由出入啦。

  6. wmjina says:

    在香港当财政部长还不够受罪的呢。还是看好阿理教授的身份。有寄托,有成就,工作之余听音乐,放松心情。陶冶情操,还收入不菲。家有贤妻俊女,生活得像这春日里的百花园,有声有色。人啊,最好不要走仕途。

  7. 快乐舛儿 says:

    听说了特首遇袭的事,太民主了是不是也是很麻烦的事?俺们没有体会,只有看热闹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