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听众难 Quiet seminar

     1978年,中国恢复高考制度。四川美院油画系学生程丛林画了幅大画‘1978,民族在渴望’,横长画面,对着满教室的人,个个颧骨突出,伸长脖子,眼睛直视前方,贪婪地听着讲课,但讲课者并没有在画面出现。这幅画生动地记录了那一代人,渴求知识的精神面貌。那年头,每有海外或外地学者来校讲课,教室里必定挤满学生老师,那些讲者(包括贝聿铭、矶崎新、汪坦、罗先生、同济精神领袖冯先生、本校外校的老师)如何开头,主持人如何礼仪、如何讲个小笑话,三十年过去,我依然记得。

        1990年代,到了香港。那时,想多回内地作贡献,和同行朋友交流,经常组织同事去内地院校和公司交流。去往深圳、广州、上海、南京、郑州、大连、哈尔滨等院校交流。分享报告时,听众少则几十,多到几百,有几次,礼堂都坐满了人。讲毕,学生提问十分踊跃。有次,我们出了机场赶时间,直奔那学校,中饭都没吃,讲完后,饥肠辘辘,学生提问又搞了一个多小时。饿着,但情绪高涨。有一次,那学校说老师在开大会,只有一位老师来,宣布会议开始,那大阶梯教室,还是坐满。内地同学的好学精神,令我们十分感动。

        回到香港,客座交流来访。找听众比请讲者还难。小猫几只,都算乖的学生。弄得主办人好尴尬。港大中大的朋友,请我去他们的课上讲一课,上课的学生,应该有6-70,但来的,一般也只有10几个。什么样的大师,到香港会满座呢?我观察下来,大概有这样几位,安藤、李伯斯金、哈迪、库哈斯、福斯特、 盖瑞、隈研吾、 Ken Yeang、波塔、Greg Lynn,其实这些大师讲课,都是重复那些放了无数次的相片,一般读者在杂志上看见的,也就是那几个角度。安藤和隈研吾演讲简直是敷衍了事不像样。除了这批顶尖明星,其他那些实力派、新锐派、理论家,有人来头名头皆大,但场面依旧冷清,座位任挑。

        香港建筑学会搞的讲座,还要收费,本来就冷清的场面,又赶走了一批人。 学校讲座,不收费的,有时还有茶点招待,但也未见多人。我对在香港组织讲座,心生害怕,能避则避,免得尴尬,愧对千里万里赶来的学者大师。想想张五常前辈,退了休,从不在香港讲座。他老人家云游祖国四方,接受千千万万年轻学子的欢呼敬仰,带动中国的经济学发展。张老真是了得。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cademy, 人生感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1 Responses to 找听众难 Quiet seminar

  1. 明星们乘头等舱来,收取高额讲课费,进账太容易了。前几年,安藤到上海设计讲学,有关方面,请他吃饭,当然是尊敬备至。他上来就批评,说这样吃饭,地球都吃没了。当然,他还是照吃照住照拿。有关方面,到日本去找他,他的招待,就是吃个定食。

    • Bochy says:

      恐怕中方给他大开几桌,这让曾周游全球讲座的安藤不意外才怪。

      至少美国这儿是,要么都是很简单的RECEPTION或REFRESHMENT(一点水果、一点饼干、一点肉啊小蛋糕就OK),要么就是一盒一盒的三明治或FOOD WRAP外加一块大的COOKIE和一包薯片及一种水果;若逢真正重大会议,则才有可能举行一个BANQUET,但这种肯定要收钱,而且席间诸位穿着都要很正式。

      • 傅兄所言情况,我在美国经历过,一般比较随便简单。在香港,reception 吃得东西,会稍微好点。有时当顿饭吃,可以吃饱。

        我去美国开会,那些欢迎宴会,都要在会务费外(3-400美元),另外花钱(4-60元)。我们这里的财务,就不能报这笔吃饭费用。所以,到美国开会,招待都很差。不像我们祖国,热情接待。

  2. Bochy says:

    我意不论张五常此人如何,其实凭他的阅历,他的决定已不言自明——

    (1)香港那边的人对什么样的事物感兴趣?是像大陆那样既要吃到东西又要去听呢(且不说是凑热闹,还是确实仰慕大师),还是像美国那样比较成熟,若逢大师则必然座无虚席,或即使对方不是,但起码也可以边吃边听,不吵不闹,偶尔恭恭敬敬问一下问题呢?

    (2)香港的学生一般课余对什么东西感兴趣?喜好看哪方面的书?以CHARLIE旅港多年经历,不会不知一二。

  3. 傅兄看问题,还是很深刻的。不过,以我的感觉,内地的学生确实用功和雄心壮志,香港的孩子多不懂事,比较肤浅。

  4. 凤舞旷宇 says:

    中国以前上大学是政府花钱,那时候上个大学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能上的是真本事,学校的教师也是踏实做学问的。
    现如今,学校是赚钱的,学生是混学历的,教师是名利双收的。

  5. GARDENER says:

    或许是现在信息的发达,学生们已经不需要通过一二次讲座获得新鲜的知识,另外,学生都很忙,学习、打工、研究、找工作,所以听讲座的时间就被挤走了。
    同济现在也学会了国外的一些情趣,有时在讲座前或中间休息时,也会搞上一些茶点、咖啡、红酒什么的。气愤比较好。

  6. 指尖飞扬 says:

    是不是香港这样的讲座机会太多,国内又是太少,就会有这样的不同对待。就像出差去大城市,与去小县城,那招待的热情度也是这样悬殊。

  7. Jack says:

    HKIA的CPD還是有價值去聽的。會員HKD 50,學生是免費的。我只怪它太早開始,往往是630PM開始,班還沒下呢。不過,CITYU的EXPO是周末,希望能到看看。

    • Jack 小弟,上班真忙。公司里的朋友,整天忙着出图,跟工程,哪有那个闲心去听讲座呢。Built Expo, 8-9 April, welcome to guide the younger brothers and sisters.

  8. 7 says:

    现在如果重读建筑学,我去听讲座一定再不睡觉了。在钟庭听了好多讲座,空气很差,画图也很累,大都去散心结果糊涂睡过去。那个时候也不想到珍惜资源,只是什么都很好奇,其实听的东西都不记得。

    • 7小弟,学生都是在赶图纸。而且,小孩子,听那些外国人的讲座,如果没有翻译的话,一定是昏昏沉沉的。现在巴黎,应该有很多的讲座吧?

      • 7 says:

        公司裡面有年輕的實習建築師,剛剛和其中一個去他們的學校聽了一個講座。這個建築學校和Beaux-Arts共一個校園,沒有想到躲在這麼古老的美術學校中,講座倒是非線形設計,完全AA一路來的。

  9. 快乐舛儿 says:

    国民素质如何,在听讲座的这个平台上尽可以看出来。

  10. 城思 says:

    有段时间不来老师这里学习了,想不到现在的 wordpress 登陆这么流畅。

  11. wmjina says:

    内地是个大舞台,可以说,无论是讲座、演艺、报告会等等,绝对是座无虚席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