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答辩 Defending your dissertation

         我们学校的Bachelor of Science, 规定要写论文方可毕业,这个论文为期一年,格式严格。同时,设计课也是一年,但设计却并不算‘毕业设计’。其中每个学期还有一门课,每周一晚。在我们学校,四年级很自由,有点像研究生。而设计课和论文导师,都有校外兼职的老师。有的学生,全职工作,晚上和周末才来见老师。
          老师和他的论文学生,要共事一年。学生如果所托非人,那只有眼泪往肚里咽。老师如果带到懒学生,也只能摇头叹气。做建筑设计,主要是学生的想法,老师顺着他的想法出出主意就行。但写论文,又是一篇英文的长篇论文,学生完全没有经验。我们这里多年形成共识,论文必须有 ‘研究’,empirical study, 如果你单写篇路易斯.康的光影效果,现象学的介绍评介,或介绍某个项目如何好如何环保之类的文章,写得再厚,文笔再好,只能拿D.
         当然,学生写什么,要跟老师的兴趣走,这个题目要用什么methodology, 老师和学生摸着石头过河,摸了几个月后,才能逐步明确。例如,学生写本地和中国著名建筑师的作品,我觉得要有血有肉,学生要多次访谈拜访,要说明这个建筑师在香港和中国当代什么样的背景下出现的,为何挑选这些作品case study, 做case study, 有位学生用了XS, S, M, L分类,而分类并不以房子的大小,而以其公共性来定。重点作品,对使用者进行问卷调查。另一位学生,用了spatial analysis, 那是MIT发展出来的一种方法,学生在studio 用过。
         其他老师的学生,用空间句法,分析非线性建筑设计,李伯斯金或Steven Holl设计的博物馆。还有人用社会科学里的 ground theory, 分析明星们讲的话,写的文章,图表一大堆,言之凿凿。这些方法,我都不大懂。
          我的另一方向,是高密度城市建筑设计。过去,有学生比较MTR的站前广场和天桥,那个学生对三个站,平时假日,早中晚,画了大量的分析比较图,那些A3大小,错综复杂、各种色彩的matrix, 拿出来好大阵势。今年某同学,做奥海城的研究,他的文献功夫扎实,出发点就高,在方法上,他在图上和现场测量观察了车站和周边catchment的关系。在建筑上,商场-车站-巨构建筑三位一体,他各个提出见解。许多楼盘的基础数据,他从地产公司网站上获得。他的研究,对我的研究员和博士生都有启发。另外,这位同学的英文,在班里出众,我看他写,和站着演讲,都颇满意。我一般2 星期见一次学生,有的时候,叫研究生也参加。有位ABC小弟,美国名牌大学本科硕士毕业,只会看英文,就让他讲读书体会,这样大家都得益。
          这样下来的论文,文字1万以上,加上大量图表等等,单面印刷,接近1寸厚。内地的访问学者说,你们的本科论文,和我们的硕士论文一样,或水平更高。文章出来,要有个second marker。自己的孩子凑大了,人家怎么看,心里还是忐忑的。
          某次学生答辩, 下面坐着几十位师生, 那同学的文章, 受到疾风暴雨般的批评。如果学生设计没做好,那多半是他自己的事. 一个用功学生, 如果论文方法有问题, 那多是老师 ‘无料’。那些批评,听来有点道理,但批得无情,无法下台。那天,那女孩穿着白衬衣,胸前一堆堆的花边蕾丝,薄削的肩膀微颤,脸涨通红。会后,她感到十分委屈。我真想hug 她一下,表明我的精神支持。 但后来也没有,毕竟漂亮女孩,肢体接触,恐有非礼之嫌。后来,我们将此文章重写修改,寄北京的‘建筑学报’,发表了。
          这次,一位学生 present 了她的论文,A social and cultural architect – career and works of Mr Chung Wah-nan. 英国老绅士看后,相当兴奋,说你成了钟先生的biographer, 英国老师说,暑假了把文章带回老家修改,然后可以呈送前辈建筑师,也可在本地发表。英国老师在1980年代,和钟先生有工作和一同‘eating club’ 的接触。
          另外两篇论文,由加拿大和美国老师,做second marker. 我也看他们学生的作品。年轻老师,对我过于敬重。我想从他们的美言中看看,哪些是真有道理的。 虽然大家互相客气,但专业人士判断,一般还是出于他的职业道德和专业感觉的。 正如皮球来了,足球运动员知道,是起脚射门,还是传给队友。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cademy, 兴趣.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5 Responses to 论文答辩 Defending your dissertation

  1. GARDENER says:

    佩服!这样的学校、这样的老师、这样的学习氛围、这样的治学态度、都值得内地学生和老师学习。
    内地的高等教育越来越浮躁,比我读书时要退步的很多,很少有用心的老师,学生也自生自灭。我在读硕士时就可以为老戴独当一面,戴先生只是宏观控制,其他都是学生自己独立完成,而现在的硕士生根本做不到。论文要逐字逐句的该,设计也要一笔一笔画。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2. Gloria says:

    老師…
    看完…
    我哭了…

  3. 指尖飞扬 says:

    对漂亮女孩,还是网开一面。

  4. 凤舞旷宇 says:

    让我想起自己写论文的岁月。俱往矣。。。
    不过想起来还是感觉很美好的,做学生有做学生的苦与乐。

  5. wmjina says:

    看了不寒而栗。
    学生之间不光是用功还是偷懒,还应该存在智力上的差别。我是在为那些很努力但还是跟不上课程的学生不寒而栗。

  6. ‘看了不寒而栗’。jina老师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其实,现在的学校,离开全面全人教育的理想,还差得很远。好学生,老师就另眼相看。在这个社会上,老师也是很势利的。

  7. 快乐舛儿 says:

    从俺儿子与媳妇做论文花的功夫,感觉要真正学点东西真是不容易的。混是混不出来的。

  8. 树爸树妈, 都是米国精英啊.

  9. wmjina says:

    我怎么上次没有看到【找听众难 Quiet seminar】这篇博文,今天才看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