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小楼 School of architecture building, Shanghai Jiaotong University

1997年摄

早几天,有同学在网上问起上海交大的建筑系小楼。这楼貌不惊人,土得掉渣。但既然是自家儿子,瘌痢头也得认啊。 

我国的经济总量排到世界第二,北京上海深圳的大街,满是世界大师的摩天楼和惊人作品,投资动辄几亿,几十亿。但在这些美轮美奂景象的另一边,还有大量的‘第三世界’痕迹。交大建筑系小楼就是第三世界里的一员。 

1985年,上海交大成立土木建筑系。建筑学开始以专科形式培养。1990年代初,建筑学教研室有9名教师,我是其中一员。建筑学之上,是土木建筑系,再往上,是力学与土建学院。当时上课在闵行,院系办公室都在徐家汇,去趟闵行,像出征打仗。

 1992年春,上面说,要在闵行校区建一个结构实验室,加土建学院办公楼,3000平方米。于是,让建筑学老师出方案,一个星期后,三个方案贴在墙上,向院长、系主任和设计院汇报。我做方案,觉得要一个中庭,将来用起来,可以搞活动,比较亲切。另外,实验室的结构重,要脱开,放在最差的西北角,东北角要让给户外广场。用一个花园和连廊联系实验室和办公楼。另两个方案,空间逻辑稍弱。所以我这个方案,当场就拍板采用。

 我当时除了上课行政,在外面设计任务颇多。这个本校项目没有报酬的,但还是穿插在其他项目里,完成了详细的方案图和项目概算。当时土建概算大约不到150万,实验室的震动台等,单独基础和预算。1992年秋,我负笈英国,这个项目连同我管的建筑学教研室,就全盘交给了徐老师。徐老师是1967年南京工学院毕业生,她做事细致负责。我们通信,就一直谈到这个小楼的进展。

 1997年初,我在地球上转了一圈,到香港工作,带了一批同事造访交大。交大的同事老友,都来迎接。土建楼造造停停,刚刚大致完工,实验室里,还是满堂脚手。中庭里,雨水管直通地,徐老师说,施工队好恶,交涉费力。很多东西,讲不听的。

 1992年,上海交大的建筑学负责人陆老师(南工1961)去设计院做总工。那个摊子由我看管。我起草申请成立建筑学本科专业。专业成立了,楼也造好了。我却离开了。当时教研室的9位同事。现在只有一位元老还在那里教书。 其他老的退休了,年轻的走了。现在交大的老师,很多是学术朋友,谈得投契。

 早几年,我去交大,就在那楼里做了次交流分享。这七八年,这个楼完全变成建筑学的教室,当时的开间进深,都是按办公室做的。现在做教室,觉得比较窄。但中庭的气氛却蛮热烈。到处是模型和学生,和世界上其他建筑院校 studio, 并无两致。在中庭走廊里,见到赵教授和学生,在栏杆上推敲草图,赵老见到我,伸出手来握手,那草图纸,像一叶鹞子,飘到楼下。楼虽简陋,每个房间里,都是中青年才俊(老师)和未来精英,全神贯注地探索建筑学。后浪推前浪,为建筑学和教育后代奉献。

 那一天,我想乘着早上阳光,去拍东南面的。早上出门稍晚,3号线到南站换1号线,再到莘庄换5号线。到了东川路,已过11时。老友记林、刘两教授开车来接,直接就进了校区留园的饭馆,席上有院长书记和美国来访教授。饭毕,听美国教授演讲。讲完,再去小白楼,下午3时,太阳已经转到后面去了。

 这个楼造好的1997年,150万人民币,在香港买不到将军澳的半套单位;在上海市区,也只能买300平米的住宅。却给一个系的师生做学习家园,用了15年。在这大拆大建的21世纪,这个寒碜小楼没给拆了,还这样创造性地在使用。我这老爹,心里在偷笑。我和交大的老师说,下次改建,让我来出出主意喔。

1992 年画的总图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cademy, 人生感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9 Responses to 交大小楼 School of architecture building, Shanghai Jiaotong University

  1. Peter Chan says:

    上面頂棚應該加上通風口,要不會很熱。樓外加多點綠化,另加幾張桌椅又有另一番景象了。設計重要,用的人的態度也同樣的重要。

  2. Peter Chan says:

    看到最後一張照片~就感覺討厭。最討厭那種汽車到門,啥公共空間都被殺掉了。怎麼樣的大師的作品被這麼一搞,啥氣氛,氣質都沒了

  3. Li says:

    建筑如人,几十年间经历风雨,建筑师再见自己的每个作品,都必定是温暖亲切的吧。
    现在就是闵行,都已经是寸土寸金了。。。

  4. http://www.douban.com/note/155652775/
    也贴到豆瓣网,不少使用的学生在那里说话议论。

  5. wmjina says:

    其实这个小楼很可爱,为了培养国家建筑栋梁,竞竞业业付出了近20年,这个小楼虽然朴实无华,但它是有功之臣啊!如果再建新楼,这个“功臣”也不能拆掉,宁可把它改做别用,最好不“卸磨杀驴”。重新找块地方建筑最好。哈哈~~~~~~~~~~

  6. wmjina says:

    这个留言板似乎改过,不如过去好用,也许是不适应吧。

  7. jina老师,如果领导也能像您这样想就好了。现在北京和许多其他地方,1980、90年代好端端的大楼,都拆了,给更宏大的建设让路,浪费材料啊。
    这个留言板,不如过去的。另外,我在内地时发现,这个 wordpress 网页,只能看,不能加,也不能留言的。不知大姐有何窍门上来?

  8. 指尖飞扬 says:

    阿理以前是交大的老师啊,661一上市我就买,现在还是重仓,挣交大两个钱很难啊。

  9. 这种股票都是忽悠人的,股市 有道是,杨百万进去,杨白劳出来。宝马车进去,自行车出来。

  10. 陆大侠 says:

    像同济红楼

  11. 大侠同学,真是一针见血。红楼跑出来的人,就只会设计白楼。

  12. 凤舞旷宇 says:

    人家是“故地重游”,阿理教授这不仅仅是故地,而且是自己当年的心水之作,感触良多~~

  13. 谢谢 凤舞老师啊。

  14. Yuan WANG says:

    阿理教授,我就是南工毕业的,不过我上学的时候已经改名 东南大学了
    我表弟是同济大学土木毕业的,与你是同行

  15. 感谢王老师来访,多多串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