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出阳关 Along the Silk Road

我们过去的设计课,都是以本地为基地,如将军澳生态村、启德机场重建等项目。同学们则希望有机会做外地的工程。某次和香港著名实业家王先生聊起此事。王先生是港区政协、太平绅士,过去几十年在珠三角、北京、敦煌、青海、绍兴、苏州并远至伊朗开设本土特色的旅馆,开展文化旅游。是香港公司进军大西北的先锋,电视报纸时有报道。王先生说敦煌山庄正在筹划第二期,可以让学生试试做习作,并慨然赞助师生的旅行费用。我说硬座车就可以了,王先生慈父心,一定要提供软卧。让学生看看祖国河山,由南到北的变化。

6月下旬,8男8女同学从深圳坐火车出发,老师飞到西安和同学汇合,再乘火车往敦煌。我虽走过世界,但在祖国内地,‘西部’却仅止于成都西安,那还是1981和83年。1980年代的出差,过夜多是硬座车,以换取几毛钱的‘补贴’。最近十几年在欧洲乘过夜火车,在内地经常乘短途火车。而在内地乘软卧过夜,还是第一次。 西安火车站,在等车的时光,站台里的拥挤和叫卖,和1980年代差不多。上了车,特别是软卧,条件一流,管理文明。和欧洲日本的火车,并无两致。中国近年的公路铁路,都是国际水平。

西安是丝绸之路的起点,由河西走廊向西,汉唐时期的敦煌,则是这条走廊的西端国门。‘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咸阳-宝鸡-天水-武威-兰州-张掖-酒泉-瓜州–,一路往西,过了秦岭,绿色渐少,天苍苍地茫茫。到了敦煌,继续往西160公里,雅丹地质公园,已近新疆,是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天地之间,浑然灰黄,人车都是那一小点。车抛锚,人搁浅,随时晒死。人和自然,张力紧绷。

敦煌在汉唐时期,已经有13万人口,是丝绸之路上客商信徒往来不绝的大都市,莫高窟的出现,并非偶然。唐代以后,政治中心东移,海上丝绸之路开通。敦煌渐而凋零,如今也只有18万人口。在茫茫沙海之中,王先生独具慧眼,他于1993年起筹建敦煌山庄,如今是敦煌一流的旅馆,那各种档次的客房院落、培训中心、学生宿舍、饮宴表演、健身娱乐和独院住宅,沙漠篝火烧烤场等等,到处壁画雕塑、景观绿化,每一个细部都设计得妥帖。他本是文艺青年,每栋楼、每个院都由他题名写联,‘宏远楼’(客房)、‘丰国祠’(饭庄和表演)、‘摘星阁’(屋顶咖啡茶座,远望鸣沙山日落),因为有了物质文明和文学想象,这肃杀的世界才雅致起来。如今,客人近悦远来,半数以上是欧美和港台客人.

学生分为文献组、摄影组、媒体组和测量组分头工作。第二期用地2000亩,相当于一个大学校园。这样大的尺度我也没有弄过。基础投资会很大。房子尺度大了无用,尺度小了则很散。一张白纸,可以画最新的图画。画得不好,会很俗。

西北地区严重缺水,年降水量40几毫米,蒸发量2400多。一小片阴影就是珍贵绿洲。 敦煌除了旅游业,也种棉花和葡萄,本地人和农民收入不错。我和当地的同志们广泛交谈,大家觉得,这地方的经济和南方当然不能比,但房价和物价不贵,小日子过得也不错。敦煌山庄的天台咖啡厅,一杯饮品,20几到百元不等,都有些本地居民开车来消费,也有香港理工大学旅游系的学生在实习。中国过去二十年来,城市人民逐步奔小康。在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直观地感受到。

火车23小时,从敦煌到西安。一下子回到热闹的大都市。西安无疑是西北地区的明珠。30年前,我登七层高大雁塔,外望是八百里秦川。如今,城墙外高楼林立,大小雁塔成了鱼缸里的小摆设。西安正在搞‘世界园艺博览会’,大张旗鼓做‘东道主’。虽然处处模仿上海世博的规划, 但内容基本上只能算是西北地区的一个粗糙游乐园。 西安本就缺水,却挖了大片湖面,到处音乐喷泉,可以和澳门和拉斯维加斯的赌场比美。西安在仿古、维护古迹风貌方面做得完善,那些个旅游点和陕西省博物馆,全国一流。(海外)游客和本地居民,大概一般多。 那些古迹,看着令人惊叹,再想想,实在是令人瞌睡。过去几年,常带学生去欧洲日本study tour, 每天兴奋。西北一路行下来,让人眼睛一亮的建筑环境,却几乎没有。

我在西北吃得多而杂,垂涎于烤羊排、烤鱼、泡馍、肉夹馍、裤带面,各种北方炒菜,晚上又是啤酒刨冰冷饮。最后搞得腹泻,只好面包饼干度日,靠同学照顾。那天坐在‘园博园’里,在‘西班牙进行曲’的强烈节奏中,排排水柱冲天飘舞,映在西北干爽的蓝天白云里,黄土地上,山丹丹花开哟-红艳艳,I felt very high. 真是养人的一方水土。

Our site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娱乐, 旅游.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2 Responses to 西出阳关 Along the Silk Road

  1. 勺子 says:

    十三朝古都,浩浩千年,整些音乐喷泉出来做什么?!!

  2. Li says:

    脑中浮现出“落霞与孤鹜齐飞”般的西域苍茫景象,一直很向往西北的辽阔。不过这样的大漠之地新建筑如何能立呢?(对建筑和那处的地理一无所知,切莫笑话。BTW,叫我丽好了,在下小辈,每次阿理老师给带上老师头衔都把我惭愧的不行:)

  3. 指尖飞扬 says:

    有人赞助,这趟旅行美哉。这里地广人稀,与香港大不同。

  4. 凤舞旷宇 says:

    十多年前我去新疆,买不到去敦煌的火车票,正逢“五一”这样的大假,眼看着就这样与敦煌擦肩而过,再有机会都不知会是何年何月?希望将来有机会去可以住在阿理教授设计的旅馆里。:)

  5. 文字中一边叙述一边对比,让我们了解了祖国大西北的风景变化。那浩瀚的沙漠总是让人产生无限遐思。阿理老师带学生公干很不易,辛苦你了!

  6. wmjina says:

    阿理老师的这次西北之行的则记非常好看,仿佛我也随学生一道参观考察了一趟,这里地形地貌及城市的人文景观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20年前我去过西安开会,同时游览了不少景点。你所讲的大、小雁塔,我虽然没有上去,但是对于那样的古迹我充满了崇敬与神秘感。可以想象,近十年的大规筑,楼林耸立,耸立得千篇一律,越来越俗了,没有了灵气,没有让人发挥想象力的空间。想起来确实也是一种悲剧。我还是喜欢那种原汁原味的城市面貌。但这又是不可能的哦。

  7. wmjina says:

    看我马马虎虎的又丢了字。以上留言倒数第三行应是“大规模的建筑”。真是不好意思,让教授见笑了。
    祝阿理教授夏安!

  8. yanqiyu04 says:

    中国在改造旧城太急于求成,很多建筑被毁,很可惜。北京就是这样。好在西安的旧城墙还保存下来,修复了,算幸运。
    成熟的建筑师还缺乏,思路还不开放,所以好的有突出特色的建筑还比较少。

  9. GARDENER says:

    阿里老师辛苦,不过看到祖国的自然大好河山,一定赏心悦目,可以弥补人造环境不尽人意。
    2000亩做起来过瘾,好画最新最美的画。

  10. 城思 says:

    阿理老师美文!对西安的点评着实精彩,也让我重新反思自己的评判能力。
    不瞒您说,前段时间我也去了西安-宝鸡-天水一线,我都被西安的“曲江模式”所俘虏了:嘴巴张大之后,已经记不得再去客观判断。
    不过,对那些随处可见喷泉我还是蛮喜欢。

  11. 城思老师,西安纵有千年古迹,但在经济快速发展的浪潮下,对如何更好地保护和发展,都有许多的疑惑和仓促。古城墙和曲江等等,搞得确实不错。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