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消费 Living in the Western world

二战以后,英国的政党满怀社会主义理想。造起了长长高高的板楼,给劳动人民居住,二十世纪初的乌托邦在欧洲普遍实现。到了1970年代,人们说板楼丑陋如妖怪。于是,英国的council house,都造成了terrace house, row-house, 连排2-3层。一个四口之家,免费住在100多平方米的套房里。这些房子,是由Housing Association 开发的微利房,设计上好花俏。英国建筑师没啥地方用武,好多大师都是在council house 上做出了名堂经。

我1992-93年住在英国中部,参观多处低收入住宅并拜访Housing association 的官员。那些‘公屋’,居住条件,社区生活,幸福满溢。都超过香港的 ‘中产阶级’‘低密度’乐园 – 锦绣花园、加州花园。我有幸和当时的RIBA 会长 Richard McCormac (? 名记不全了) 相聚,我说,您设计的council house 和在剑桥大学的学生宿舍食堂,一样精致漂亮。单亲母亲,带几个孩子,住在千尺大宅里,每周领取牛奶费和各种补贴,小孩上学,受到社会的种种照顾。怪不得小孩长大了,有力气在街头捣毁商店,放火抢掠。

美国的穷人,住得稍微差些。许多在市中心或边缘,房子、院子、车子都有,只是稍微破旧些。到了1970-80年代,美国政府不愿再补贴砖头,直接给钱。公寓业主只要把单位租给低收入者,政府支票直接寄给业主。一些中国留学生,拿着奖学金,一家三代住在100平方米的公寓里,甘当‘穷人’,租金便宜得让人惊讶。而稍有积蓄的台湾人,就到处收购公寓。1990年代,在德克萨斯的大城市,一个单位约1万美元,100单位(1-3卧室)的公寓,100万美元。每单位每月的租金,约4-700美元。政府寄支票,旱涝保收。这样的回报,造就了有眼光的富爸爸。

那时节,我家每周去超市购食品,20几元买半车,一家三代小日子过得也可以。超市里,整车整车往外推的,都是黑女人,胖得扭不动屁股,政府提供食品卷,牛奶鸡蛋新鲜便宜,买junk food, 一车都堆不下。家门口老橡树上,绑个篮圈,吃饱喝足了,小孩子满街串,跑篮投篮。长大了变成湖人乔丹。

住在神州大地也不赖。总书记到京郊探望低保户,女主人告诉总书记,这90平方米的房子,月租75元,付得起的。廉租房下,时常停着宝马奔驰。在香港做穷人,虽饿不死,但住的就惨些。公屋最大的,也不到50平方米。还有几万人,公屋上不了。一家人住在天台铁皮屋,夏天热到40几度。深水埗的‘棺材房’,1.4平方米,一天100元租。香港政客阔佬田少,应电视台之邀,做了几天穷人‘真人秀’,发了好一通议论,说这个社会真不公平。如果选民选他,他必将改变。

做穷人是不幸的。但在英国美国做穷人,却是不幸中万幸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琐事, 人生感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3 Responses to 英美消费 Living in the Western world

  1. Gloria says:

    yap, some of my aussie friends who in my age are jobless, but they said they are not going to look for a job because the state government have a budget for them every week. Most of them spent all the money on alcohols and parties all the time….
    my home in HK is only 250 sq. ft…~ its too high density

    • Gloria, people who have job in Australia pay too high tax and lose inception. Those young people are part of social tragedy.

      When you get your M.Arch, your situation will be greatly improved. Your old sisters and brothers, who graduated 10 years ago, now work for big companies. Only 30 something, they earn over 60k and get 15 months pay. I am delighted to see that. In HK and western society, you have to be a ‘professional’.

  2. 我女儿的幼儿园、小学,开始于美墨边境的乡下,那个地方是美国重点扶贫地区,targeted area. 学生的早饭中饭都是免费的。每年还可从政府领取一个什么补贴。在英国美国,孩子越多,福利越多。

  3. xy2011 says:

    法国也一样的。很多阿人单身来了这里,觉得比家乡好,就渐渐拖家带口全移了过来,而且努力造人,生三个孩子就能享受最高比例的福利,不用工作却过得比有份薄薪的人要宽裕惬意得多。他们不努力找工作,他们的孩子也不肯上学读书,不良的循环一代传向另一代,给法国社会造成很多不安定因素,而且也不是个个都会成为齐达内啊。

  4. cfdong says:

    90年代,纽约的100平方米公寓才1万美元,和上海的价格差不多呀。

  5. cfdong says:

    90年代,纽约的100平方米公寓才1万美元,和上海的当时价格差不多呀。

  6. K says:

    感觉在西方生活,做professional的话,状态稍微轻松简单些,而这其中又以在美国之外的西方生活,更为轻松简单,没有后顾之忧。但如果有冒险之壮志,中国现在当然是首选。

  7. Li says:

    欧美的福利政策有很多人钻空子,各种明目应接不暇,这种制度的劣势也是显而易见。

  8. 凤舞旷宇 says:

    看到教授那句话:“单亲母亲,带几个孩子,住在千尺大宅里,每周领取牛奶费和各种补贴,小孩上学,受到社会的种种照顾。怪不得小孩长大了,有力气在街头捣毁商店,放火抢掠。”笑死我了。真的是英国国情。。一针见血!其实话说回来是社会的悲哀,养了一批寄生虫,弄的都没有是非观念了。这次骚乱,弄得百年老店毁于一旦,多痛心啊,然后警察那边还想着如何顾及人权不能伤害打劫的,这世道!

    • 六年级 says:

      我也看到那段挺感慨的。同凤姑娘。

      讲个小故事,有个人,普通员工,过最普通的生活,每天骑车上班,呐喊环保,视金钱为粪土,是个激愤liberal。因为业务精熟,几年后公司给他升值做了经理。于是他买了volvo,不再喊环保,也不再痛恨金钱,相反他开始用曾被他唾骂的方式生活。更有,如今,不开名车的人在他眼里开始变得一钱不值。

      I admire the real warriors and their true vision, but unfortunately, most riots and ciaos are from pure stupidity, laziness & jealousy.

    • 凤舞小妹,在英国观察入微。英国的警察,gentle 的很,警花则飒爽英姿。摆在白金汉宫前拍照就漂亮。动起真的来,还那么礼貌彬彬,实在是窝囊。他们应该到北京深圳学习下下的。套句中国人民的老话,对坏人讲仁慈,就是对好人的侮辱。
      英国的印巴人,稍微勤奋点,知道开个corner store, 让孩子学电脑,做个技术员工程师的。牙买加的后代,成了sponge and social liability.

  9. 指尖飞扬 says:

    90年代,单位的福利房,也是很福利的,30多平米的房子,房租就几毛钱,当时在小区车棚放一辆自行车,还三块钱。

  10. wmjina says:

    我在电视上看到,英国的一个小男孩受伤了,浑身是血,其他的孩子趁火打劫,大模大样地从人家的背包里拿东西。看到这里把我气坏了,英帝的文明到哪里去了。忽然一想,噢,想当初他们的祖先就有抢别人东西的习性,中国的圆明园都快搬到自家去了。去年我参观大英博物馆中国馆时,看到陈列着的中国古董,心里愤愤的~~~不是滋味。

  11. wmjina says:

    从小就听说过这样的话:都有别有病,都缺别缺钱。在当今的拜金主义的社会中,穷人总是被别人看不起。还有一句古话叫“笑贫不笑娼”,穷人连娼妓都不如。真是可怕~~~

  12. 阿晞 says:

    这次英国骚乱就暴露出这种福利政策的弊病了。福利政策原本是富人给穷人留下的减压阀。问题是经济金融化空心化后,中产阶级(主力是产业工人,而不是professionals)消失后,社会两极分化。一方面国家越来越养不起越来越大的福利包袱,另一方面穷人子弟越来越绝望。这绝望来自于上升通道的关闭。人人都梦想成为比尔·盖茨,但绝大多数人还是知道自己成不了比尔·盖茨的。然而,达到父母的生活水平或者略微超过,这是合理的期望,而不应该是梦想。中产阶级的消失正是使这种期望破灭,造成社会上(尤其是年轻人)的幻灭感。美国走得没有英国远,中产阶级消失得也没有那么彻底,但前景并不光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