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音机前 Listening to the radio

7小弟写了篇收音机的博文,我惊诧80后怎么会去听收音机的呢?在没有电视机的年代,收音机是我们小时候的主要精神食粮。文化革命前,我尚未上小学,家有兄长,所以也跟着听长篇小说连载‘烈火金刚’,每天半小时,讲者是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陈淳老师,那淳厚声音和情节现在还记得。1965-66年,山雨欲来,每天晚上8点钟的新闻联播,经常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磁石般的男声,在严肃宣读,‘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中共中央关于开展文化大革命的通知’… … 我父母亲,都是风口浪尖的‘老运动员’,每听这些广播,都神情紧张。那些文章和腔调,有些出自姚文元的手,人称老毛的‘金棍子’,我父亲当时就说,这人是个恶棍。 

那时,高级点的收音机,可以收到短波。有时从微弱的声音里,可以听见‘美国之音’的中文节目。听‘敌台’,在那个年代是要坐牢的。那美国之音结束时有一句,‘听众如果有什么意见,请写信到香港66号信箱’。有那么个傻佬,真的投递了两封信,署名‘李明’。那两封信,永远没有邮到香港,却上了上海公安局的文件,政府层层传达,誓要破这个‘李明案件’。很快,‘李明’给揪了出来。原来是一个19岁青年,因‘病退’未去上山下乡,在里弄加工组工作。收监、判决 -‘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可怜这个不满20岁的文弱青年,五花大绑,脸上涂着石灰,游街示众,押赴靶场。凄风惨雨,那大约是1969-70年。都是收音机惹的祸。 

到了1973年以后,形势稍微缓和,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恢复了长篇故事连播,讲的是‘艳阳天’、‘虹南作战史’。而且还开始教英语日语。于是,每天中午12.30, 晚上9点,左邻右居,家家户户学外语。1976年10月,华主席领导,一举粉碎四人帮,恶棍总是要清算的。 我正在崇明农村学农,中央和上海广播的消息,通过田野的有线广播,远近回荡,正是秋天,我感到大地原野在微微震动。 

1980年代,我经常乘火车往外地,早上早新闻开播,晚上8点晚新闻后,停止播音睡觉。在家陪父亲吃午饭,我们听联播故事,讲雕塑家刘开渠,还有其他小说。一块画板,支在窗前,我一边画图,一边听 BBC World Service, 讲不完的以色列冲突、非洲饥荒、塞尔维亚战争,有个栏目叫‘美国来信’,还稍微有点文学色彩。我只想学点英文,但只要到了BBC, 就永远是世界的动乱。BBC 半个世纪来关注世界,服务世界,真是了不起。香港有几位文人,包括我的一位同事,曾在伦敦BBC工作过,我觉得他们是有档次的文化人。 

后来我到外国,发现那些‘电台’,有的时候,就是一个人做的studio, 讲话、放唱片全是一个人的热闹。美国的电台,唱歌很多;而香港的电台,则每半小时播出新闻。收音机,大概是20世纪初的时髦。如7小弟所说,现在只有司机在听。到上海、广州、深圳乘出租车,乘多久,听多久,法律问答、社会奇闻、忽悠广告。我自己也两次上过香港电台,做点节目啥的。 

现在我每个星期,都要听几次收音机,那是在厨房里切菜烧饭,香港电台第一台的‘自由港(讲)’,烽烟节目,听主持人骂政府泼污水。听不下去,转到RTHK 第4台, 那是古典音乐和英文台,听巴赫、贝多芬、格式温,稍微文雅点。想再听听BBC, 那个中波波段,信号微弱,基本上是收不到了。星期六下午4-6点,香港电台有个‘旅游乐园’,香港人行脚天下,各地的趣味和见识,全在笑谈中。收音机的听众,毕竟是一天少过一天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琐事, 兴趣.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6 Responses to 收音机前 Listening to the radio

  1. GARDENER says:

    阿理老师的文笔精彩,信手拈来把我带进了那个年代,只是我那时还小,没有能深刻的感受到阿理老师的感受。
    看着阿理老师的文字,让人回想起那些今天的人们无法想象的荒唐和邪恶。这种历史现在的80后90后被半页书稿打发,怎么可能了解那些曾经发生在神州大地的悲剧,人类的悲剧。
    非常佩服阿理老师的父亲,在那种极端的年代还能识破那种恶棍。

    • 园丁老师,我们童年的那段历史,在香港的教科书里,一两行带过了。在神州地的教科书,估计还没有写。是故,你要讲给Frank 听,还蛮吃力的。

  2. GARDENER says:

    我的小时候也是伴随着收音机长大,当初还是费了很大劲才能买得起一部红灯牌的半导体,主要用于学习英文和听小说和广播剧。以至于我曾经有个毛病,夜里临睡必须要听广播才能入睡,这种习惯一直延续到我读研究生阶段。

  3. GARDENER says:

    如今我仍然经常听广播,一种情况是在车上,再有就是打太极拳时听上海的94.7,那个电台不错。45分钟的太极拳是在45分钟的古典音乐伴随下完成的。

  4. Li says:

    小抗议一下,我党的方针持续到我读高中那会,学校一个同学收听了台湾的电台不知道是不是给电台写信了还怎么的,总之被发现了,立即开除后续命运不祥。但连续一周全校动员大会我们天天被集结在操场上开会受教育。呵呵,60后70后80后单单这么俩字划分界限太简单粗暴了。。
    南京的电台做的很好,大学时每晚都是伴着电台节目入睡,特别是听评书。。现在这类节目也少了。

  5. 厦门离开台湾近,打开收音机,就是台湾广播。不过,总是一代比一代更为宽松些。阿丽同学,南京上的大学啊?

    • Li says:

      是啊,南京有些电台有剪辑电影,很多的老电影我都是那时候听的,后来才看的电影。发现听电影还需要调动自己的想象力,更加有意思。
      始终觉得你们这一代人不容易的多,每一个阶段几乎都是波诡云谲,怎么练就的平和生活态度。。不过中国人历来多难,你们跟前人又好多了。你说华夏的根是黄莲根吗,怎么那么苦啊?

  6. 阿晞 says:

    哈,收音机!还记得“英语900句”吗?“美国之音,这是何丽达”。我现在倒是基本上每天听收音机,上下班开汽车的时候,听新闻。只可惜,天天新闻里都是depressing news,没有什么好事。

  7. 指尖飞扬 says:

    听收音机,是我们这代人温暖的记忆,初二时,我还动手装了个收音机。

  8. 凤舞旷宇 says:

    阿理教授的文章太精彩,短短的数段,就把人的回忆带过了三十年。
    我对收音机的印象是那时候刘兰芳的评书。
    如今天天听收音机的是我老公每天早上在厨房做早饭的时候。:)

  9. sam sam hui says:

    i still listen to radio HK (especially when i am doing some drawing at home). True the 烽烟节目 is bad, i feel annoyed by it, the presenters are not good enough and the audience too(those who phone the programs). 大城小事 is good as well as some programs of old china….

    • Hi, Sam Sam. How can you listen to the RTHK in London? I think that you are talking your student life in Hong Kong. Now people are occupied by TV, computer online and too many other colorful things, very few people have time to listen to radio.

  10. 凤舞小妹,收音机在那个年代,东西南北中,大家听差不多的声音。

    Your husband is old fashion English gentleman. Radio broadcasting in England is completely another atmosphere. God bless England.

  11. 勺子 says:

    提到这收音机,勾起我老多的回忆呀,小时候我也是听着单田芳的评书长大的呀。。。

  12. caochikang says:

    我今天才到您这个茶座,好久不见了!我曾在上海无线电二厂当过工人,这是在1975年至1977年,是收音机车间检验组,也即给将要出厂包装前给以质量检验,红灯牌各种型号机器发检验合格证书。我是6号检验员,在机器后面的喇叭上盖“检验员6”的小图章。请来我在新浪的博客小坐。
    cao ck

  13. 红灯牌,是好高级的收音机。曹老师在外地和上海搞土木专业,教书,怎么会去无线电厂的呢?我记得以前欧阳路,好像也有无线电厂的。

  14. Pingback: 关于收音机这件事情 | 珍惜生命 远离歪歪

  15. shileyao says:

    我小时候听的是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小喇叭,开始广播了!”现在听得最多的是 Classic FM。九岁儿子现在最爱听得BBC晚间的喜剧广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