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展览 How much does your building weigh

英国文化协会在香港艺术中心举行福斯特公司设计展览,同时放映电影 How much does your building weigh? Norman Foster。这部电影片长1小时15分钟,光影在那些玻璃里移动,清风从空间的缝隙里穿过,结构灵巧地搭接在一起,年近8旬的福斯特勋爵开着飞机跨越太平洋,公司里的人员,在专注地画画和讨论… … 少时成长,求学美国,合伙人,处女作,成名作,摩天楼、长桥、银行、博物馆、办公楼、市政厅… …濒临破产,妻子亡故,自己生病… … 片头和片尾是一片洁白,天地间,点点黑影在蠕动,在跨国马拉松的滑雪队伍里,福斯特先生,一下下坚毅地划着。整部片子扣人心弦,现代美学观洋溢。片尾,我注意到编剧和旁白是英国著名建筑评论家Deyan Sudjic.

从艺术中心的地库影院,走到楼上展览厅,看大小房子的模型,那些建筑,或某个屋顶,都做了10几个模型推敲。在香港做房子,从来没有这样做法的。(香港老板会说,我哪有这个时间和费用,再说放模型的地方也没有啊。)福斯特的设计,从结构和环境出发,形式却是sleek and sexy. 一个桥、一个地铁出口、一片架子,随便做点什么,都结构新颖,形式夺目。这家公司,在香港设计了三个住宅区,前两个是浅水湾和数码港的高级公寓,新的小区,在大埔海旁建造。那样的板式长条楼,本地人会喜欢吗?
香港艺术中心是何弢博士1975年设计的,1978年落成。这个设计,传承了1950-60年代现代主义的精髓。在这样一个窄小空间里,展览外国的设计,蛮有意思的。我想,学生不要光顾着敬仰外国的大师,本土的问题,还是要靠本土解决。

次日,又去太古坊参观Frank Gehry 的展览,Out of the Box。盖瑞也是炙手可热,但那些先声夺人的皱褶铁皮和功能使用,毫无关系。空间、结构、材料、节能统统违背常理。这样大的代价下去,你说他好看吧,实在也谈不上。那些团得乱糟糟的面和体,用金属包起来,当然也有雕塑效果。虽然昂贵,在这个重视品牌的年代,有人捧场就行。

2004年,盖瑞伙同太古集团,投标西九龙规划,第一轮就出了局。太古集团不顺气,在又一城中庭搞盖瑞设计展,时为2005年4月。现在,盖瑞设计的山顶住宅接近完成。设计师做了那么多轮,大大小小几十个模型,但看那些早期推敲模型,和最后成的样子,都没有什么关系。感觉一两步就可以做到现在的这个形式。

盖瑞设计的Opus in Hong Kong, 12层,一层一户,每户约3-4000尺。以每尺4-5万元计,没有个1.2 到1.5亿,入不了场的。好在现在中港两地富人也多,12套住宅不必公开发售,自有‘富x代’‘官x代’来‘收藏’。山西来的黑煤0窑主,怕是太古集团都不会接票。

福斯特的公司,在世界各地,有几十家分公司,千多人员;盖瑞的公司有100来人。那么多流汗拼命的精英才俊,在电影、展览和媒体里,都只是过客背景。大众看见的,只有这两位神仙。那电影,用英文词 breathtaking,最为贴切。电影中Richard Rogers 出镜,那张曾经慈祥阳光的脸,竟然老成这样,看着心酸。故旧朋友互看,大概也如是。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cademy, 艺术人生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9 Responses to 两个展览 How much does your building weigh

  1. Li says:

    原以为跟欧美接触更多,反倒看问题事情会更平和不一味追捧。香港都已经那么洋了,还是巴不得更洋一些,崇欧美更甚。“本土的问题,还是要靠本土解决。”nod,nod。。

  2. 凤舞旷宇 says:

    香港那地儿,寸土寸金。国内房子按平方米卖,第一次去香港印象最深的就是房子按平方尺卖。那平方尺的价格比国内平方米的还贵!不知道现在香港的年轻人怎么能供得起楼啊?

    • 凤舞小妹,一个地方的楼贵或便宜,是由市场供需决定的。伦敦那么贵,人家捱着苦,还是要挤在伦敦打份工。香港的年轻人,也只好在现有的条件下,捱下去。而且,从世界各地和祖国内地,涌入的人还相当多。

  3. GARDENER says:

    看阿理老师的文章是一种享受,有时能感到阿理老师的欣喜,有时又能感到阿理老师的无奈,有时又能感到阿理老师的愤懑。流畅风趣地文笔,纵横交错、浮想联翩,描述栩栩如生,又切中要害。
    好文章!

  4. GARDENER says:

    我曾在这个楼里参加何詜先生主持的一个展览,是开幕式,其间还有与何先生攀谈了一些时间,他给我介绍谁谁谁,是他的推荐才在香港谋得一席之地,谁谁又是在他的帮助下能在香港生存,一个热心人。普通话、香港话、英文都好。
    展览会上的冷餐会也给我印象深刻,大家可以拿着酒杯和点心相互交流,气氛融洽。很严肃的话题伴随着美酒也会变得轻松。

    • 园丁老师有幸,沐浴过何先生的阳光。他也讲上海话,这样的天才,世间不多的。这个房子建造在1970年代,水平是很高的。是现代主义的杰作。
      何先生现在坐在轮椅,记忆全无。时间过去,香港人都把他忘了。

  5. 六年级 says:

    没有这些神仙,背景也难存在。。。

    据说上海在节能建筑方面做得很好。不知真假?

    最后一句读了感慨。

  6. 老板有名,底下打工的有口饭吃。

    六年级同学依旧青春阳光的呀,那惊天动地的一吻,气吞山河。

  7. 指尖飞扬 says:

    设计国际化,建筑会不会长得越来越像?

  8. 是啊是啊,大家互抄,大同小异也。

  9. 静水深流 says:

    “那张曾经慈祥阳光的脸,竟然老成这样,看着心酸。故旧朋友互看,大概也如是” 。有时再见不如不见,留个美好的念想倒好一些。

  10. 阿晞 says:

    NOrman Foster的作品到处都是,在Calgary也设计了一个The Bow,看不出多少惊世的手笔。或许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就像几万块的Jaeger-LeCoultre和大兴的Guess放在一起,要用放大镜才能体会出差别来一样。Frank Gehry名气大得昏过去,除了一堆充满动感、应该坍下来但违反常理就是不坍的相互冲撞的体量,也没有看出多少美感来。It doesn’t talk to me。喜欢Santiago Calatrava,不过那要大金主才供得起。喜欢贝聿铭,那种平和、自信和睿智真是难得,最喜欢他的Miho Museum。喜欢Oscar Niemeyer,104岁的老头了,快100岁时思路还那么敏锐!我到那个岁数能把话说流利了就上上大吉了。

  11. Opus in Hong Kong, 60k a square foot, 240 million HK$, you get an entrance ticket.

  12. Gloria-BUBU says:

    oh… i missed so many great stuff this yea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