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初冬 Early winter, Tianjin

过去几十年,北京去了无数回。但天津只去过一回,那是2007年,从北京早发晚归,一辆车到处蜻蜓点了下水。到了傍晚,天津早早地睡过去;回到北京的环路,灯火通明,车流揣急,人气蒸腾。北京和天津的对比太强烈了。

11月,又到天津,海河两岸,水影华丽。蒙堂兄和天大王老师引领,参观了意大利风情区和解放北路的金融街。100年前,天津曾是9个国家的租借地。意大利区里的房子那么大,难以想象,当时的官宦是何等的富有。政府将原居民搬迁走,重新整修意大利区,魄力好大。只是好多房子还空着。

金融区的各银行总部,房屋的总量,可能和上海外滩差不多,只是规模稍微小些。汇丰银行、法国银行、横滨正金银行,这些分行,当时都出现在好几个水滨城市的岸边。利顺得饭店则和上海的和平饭店、香港的半岛酒店、新加坡的拉佛尔酒店,一个档次。金融区的旁边,出现大规模的‘仿古’建筑,看着倒也像,就是混淆了新与旧,真与假。

王老师还领着参观天大南大校园建筑,校园里,湖面如镜,深秋的黄叶在逆光下,闪现着浓郁斑斓的色彩,老房子隐在一片树影里。一些新房子,还算有点新意。

 世界建筑史教学研讨会

去津事由,是参加天津大学建筑学院主办的这个会。中国的‘建筑学’体系,在100年前草创形成,近代以来的百余年,筚路蓝缕,现代化的核心,就是如何搬用西方的经验,建设自己的国家。‘外国建筑史’则不断地给建筑学生提供养料,提高审美和品位的修养。在我们读书的年代,老师讲凡尔赛宫、讲柯布,可老师也没出过国。外国的建筑杂志,国家大概买了1-2本,然后以胶印的黑白版本复制,卖给大学的图书馆。我们读书,那些讲义上的图片,是经过几次翻拍的。1980年后,中国建筑史和外国建筑史的教材,先后面世,后来各种书籍或专著,虽然在变化和重写,但都脱不出前辈已经奠定的框框。

‘外建史’的‘研究’,过去,主要在翻译、整理和搬送,经过了几代人,这股劲头今天依然不减。 和‘外建史’并行的,是‘中建史’。‘中建史’是关于本国本地发生的事情,所以‘研究’比较真枪真刀。‘中建史’的会议开了多少回。‘外建史’终于也集中起各地人马,前几年在南京开了第一次会。据闻,搞这行当老前辈,都是热泪盈眶。这次天津会议,是第4届,我也就第一次去凑凑热闹。

现在全国有280多所院校在办建筑学专业,这里面,条件水平,资源成果,天差地别。这次到会100多人,大概来自几十所院校。看那些提交的文章,正儿八经研究‘外建史’教学的不多,反而好多文章,都在讲中国近代建筑,外国建筑设计来到中国,是西方和东方,在近代的交汇点。中国建筑,本来就是世界建筑中的一员。所以,我就讲了‘世界建筑在中国’,我觉得,中国的挖掘要和西方的研究接轨,我们的东西,要让人家也听到看懂。

会上来了几位外国讲者,两位女士是英美艺术史家,研究建筑历史,她们的方法,基本上是艺术史方面的。其他的讲者,评述了百多年来,西方建筑史上的那些名著和论点。内地读过博的教师,对那些书,一般都是熟悉的。西方的学者,读西方就够吃饭了,中国的学人,一定要学贯中西才行。

现在内地那些‘老n’ 里的学校,研究生和本科生人数相当。同济和清华的建筑学院里,研究生人数近千,博士生也有几百。这么多人挤在同时做‘研究’,每人只能专攻一个小点,把那个点钻深吃透。这也推高了博士研究的总体水平。现在在各种会议上,年轻新锐的水平很高,视野宽阔,说起来头头是道。仔细听来,收获很大。

天大建筑学院,不遗余力组织会议,其细致周到热情,超过西方国家的会100倍。 那晚,有天大建筑学院三节草艺术团表演,学建筑的孩子真聪明,看了感动。谢谢天大的老师们。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友情 人生, 旅游.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1 Responses to 天津初冬 Early winter, Tianjin

  1. 静水深流 says:

    说来惭愧,天津离北京相对而言算是近在咫尺的大城市,可是却从来没有去过那里。被定为直辖市之一的城市定是有着当时的考量,可是离北京太近这个现实仿佛也一直限制了它的发展。
    对于那些有故事有历史的建筑我一直都喜欢,可是对于修复这件事心里总是有着胆战心惊的感觉,既希望它们被好好的保留下来,也怕那种所谓的修复只是徒有其表而失去了内心。有些东西只有从心里被真正的尊重了,才能真的在时间里不褪色。。

    • 静水姑娘是北京人吗?天津好像是受制于北京的发展。天津机场冷冷清清的,人家说,飞机都是从北京出发的。
      像天津的那些旧的租界区,到了1980年代,太多的人家在里居住,外面人难以插足,如果不改造,肯定无法恢复其原貌,或给人一丝美感。当然,这种表面的装饰,肯定无法满足像静水这样的哲学思考的人。

  2. Li says:

    会议招待,国内的饮食游玩安排方面都是比欧美强太多了。。

  3. 六年级 says:

    我以前每年都去天津,看着它一点点变化。曾经繁华的它,没落多年,现在终于在发展了。作为旁观者,建筑的变化是最直观的感受。
    天津于我很亲切。那种新旧交织,中西混杂,方言的喜剧性。。都很charming。不过天津人一个很强烈的特征,面儿(就是面子),是比较费神的一件事。我觉得天津人自己也为之活的累。可想天津举行国际性活动时,会是如何面面俱到尽善尽美。

  4. K says:

    “西方的学者,读西方就够吃饭了,中国的学人,一定要学贯中西才行。”——是啊,西人研究中国,毕竟属于冷门,虽然现在中国大兴土木,但真正研究中国的西人,还是属于偏门的。而我们,对中国的研究,恐怕也很欠缺,因为目光一直追随着西方。

  5. 凤舞旷宇 says:

    我对建筑没研究,对天津也没什么印象。很小的时候去过一次,都没留下什么印象。
    现在看阿理教授的照片,突然觉得原来这个城市也有不经意间的美。
    那些洋楼看着竟然让我想到了青岛。
    我对“西方的学者,读西方就够吃饭了,中国的学人,一定要学贯中西才行。“这话也是很有感触。相信在国外上过学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体会。

    • 北京是都市,天津只是陪套和陪衬。

      ‘我对“西方的学者,读西方就够吃饭了,中国的学人,一定要学贯中西才行。“这话也是很有感触。相信在国外上过学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体会。’
      我们对最后这几话,都是深有所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