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家到家 Home away from home

半夜一直没有睡好,早上5.30闹铃响,5.45出门,7时到了香港机场。8.35飞机开始挪动,11时降落上海浦东机场。12点上到巴士4线,1点到了上海的家。和父母吃中饭,身体安否,保健要领,国内国际形势… … 这是过去17年来, 无数次从家到家的过程。香港的家,是老婆孩子饭碗头,港湾海风芭蕉椰树,畅通的网上流连;上海的家,是父母兄弟,同学老友,满街的大众店面,和弄堂口的锅贴生煎。离开了香港,有万般不便;离开了上海,有时要挂念。

上海的公园,愈发闹猛。这边的草坪上,几十人在打太极拳;那边的梧桐树丛下, 是交谊舞的世界;廊子下,笛子二胡多人重奏,吹的是‘扬鞭催马运粮忙’(1970年代流行曲);假山旁,是大合唱,热心人用大字抄了曲谱,有人指挥,有人带音响奏乐,唱的是‘啊– 牡丹’、‘大海啊-故乡’(1980年代流行曲)。有人用毛笔蘸水,在地上挥洒书法,有人一堆堆在交流最新小道消息… 冬天的太阳,晒在身上微暖。上海渐入老年社会, 退了休的中老年人, 自乐在家庭、单位和社区的温暖之中。资本主义社会,哪有这般热闹景象?

大拆大建的洪流中,偶而留下些‘风貌保护区’。我小时候住的山阴路,大概韬了鲁迅先生、石库门和新老弄堂的光,也在‘保护’之列。其他地方,都面目全非,这条几百米长的马路,两边房子竟然纹丝不动。只是80-100年前造的房子和弄堂,实在难以容纳21世纪膨胀的生活。局部的改动加封,打着补丁,到处可见。山阴路口,鲁迅先生当年经常镀步的内山书店,解放后改成了银行。银行边的新华书店,开了大约也有60余年。文革前后,一个小孩子,经常在那里买图片,一分一张。买了图片,回家可以照着画画。我恭敬地推门入内,阳光透过玻璃,射入室内,那是熟悉的景象。几位胖阿姨在聊着书店可以拿到多少奖金。我赶紧买书,希望阿姨们多拿奖金,店子可以维持下去。

我经常出入那书店的时光,中国和现在的北韩差不多。店里的主要品种是宝书宝像。在那样的年代上小学,读小说和打乒乓,是我唯一的快乐,在书禁的时代,那些‘毒草’书多数没有封面,辗转在同学和邻居的手中。在上海和一批小学同学见面,有的一直在联系合作。有的却三十多年未见。好在他们多有往来,我在照片和网页上已经熟悉了他们的联谊。我们的记忆,只是停留在那个灰暗岁月。和大学同学见面,有的已经退休;没退休的,都运筹着大小公司,搏杀淘金。有的在走独特的创作路线。

上海的大学,许多院系的办公、实验、教学建筑和硬件,规模数量都远远超过美国和欧洲的大学。房子是以万平方米为单位,产值是以亿计数。学科团队金字塔在运作和忙乎着。校园外的大街上,是各种相关产业上下游的公司,奢华饭店的包房里,天天高朋满座,应接不暇。这些变化,都是21世纪后发生的。圣诞前的下午,我给拉着做回义工,参加某同学的博士论文答辩,与院士、校长和学术大佬们探讨问题。平安夜,在热腾腾的饭店包房饮酒吃饭,大佬们要穿插几间房间,才能招呼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全球的经济和学术中心,都在向上海转移。

酒酣饭毕,回到家中,父母每天追的连续剧尚未结束 – 刘院长和夫人离了,江主任和局长好上了,华大夫的眼睛给酒疯子戳瞎了,小孩子放弃重点高中,去学动漫了… … 故事在枝枝蔓蔓里无尽头地延伸,可以30集、50集、100集地播下去。而真实的生活,还要在这里那里,此城彼城继续地走下去。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琐事, 友情 人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8 Responses to 从家到家 Home away from home

  1. Li says:

    香港到底还是离得近,阿理教授可以两头跑照顾双亲。还是国内的公园有气氛,大清早老头老太锻炼的多,还有散步的,练字的,特别有生活味。

  2. 静水深流 says:

    我父母每次来我这里到最后都待不住, 他们在国内的晚年生活才是多姿多彩的。想起以前在网上看到的话,国内好脏好乱好热闹,国外好山好水好寂寞,这话虽说也有偏颇,但也蛮真实的。
    无论怎样,在哪里生活都要继续, 愿新的一年诸事顺意 !!

  3. ‘国内好脏好乱好热闹,国外好山好水好寂寞’.
    国内的父母,会觉得老地方有人情味。加拿大的无限风光,前几个星期,很新鲜的,再呆下去,脚没地方跑,也没地方聊。整天看不见几个人,可没劲的。我以前在美国乡下,父母有同样抗议。
    祝静水姑娘 新年快乐美丽!

  4. 阿晞 says:

    羡慕你啊!早上出门,中午就到家了。我早上出门,中午才到转机的温哥华。逢年过节,能陪陪父母是福啊。当年祖母的家也在山阴路,姑姑是三中心出来的,路过甜爱路总是要对那路名偷笑一番,内山书店那时叫四川北路新华书店,嘻嘻。

  5. Gloria-BUBU says:

    haha, Dr. Xue, Happy new year 🙂
    so did you do 太极拳 there ????? 🙂

  6. Yes, Gloria, hope to exercise everyday. May you keep pretty and fit everyday!

    • Gloria-BUBU says:

      Oh, you are so sweet Dr., thank you so much.

      I only swim once to twice in weekend, but already feel graceful I still have time to swim 🙂

  7. 勺子 says:

    祝阿理教授新年平安、喜乐!

  8. 凤舞旷宇 says:

    我也想放这样Slides的照片,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放不上。
    阿理教授同我爱好相同:读书、打乒乓。不知道咱俩对打,谁会胜出?:)
    我这回趟家也是得一整天呢。阿理教授春节后有什么安排吗?为了我老爸手术的事情,看样子这趟香港之行我是免不了啦。不知道到时有否一缘相见?

  9. 凤舞旷宇 says:

    教授,你父母看着年龄同我父母差不多呢。不过他们身体看着蛮好呢。父母身体健康是子孙的福气。

  10. 我父母88, 86, 肯定要比你父母大一轮的.

  11. dengaiwu says:

    关注阿理教授的博客很久了,但只是潜水,未敢唐突闯入以免突兀。眼看12年春节将至农历新年即到,心想不能再拖了,一定要赶在农历新年前交上您这位学识渊博、性情率真的新朋友。
    呵呵~~

    估计咱俩属同时代人,都是八十年代毕业大学生,有着相近的社会阅历。

    说起国内与国外生活的区别,我也很赞同 ‘国内好脏好乱好热闹,国外好山好水好寂寞’ 的说法。前次我在苏黎世出差,宾馆就在一居民区附近,早上和晚上小区都很冷清,到处安安静静。哪像国内居民小区早晚都甚是热闹。当然各有各的好处,喜欢静的人在欧美生活比较合适。亚洲国家中有很多跟咱们相似,比如越南菲律宾印尼等,人们也喜欢大群人在一起跳舞健身聊天等等。

    上海这座城市我也很喜欢,能做到怀旧与现代并存的城市并不多,上海这方面似乎做得蛮好的。而且前些年多在欧美发达国家举办的国际学术会议及全球性活动也渐渐往上海移,比如我本人,作为IASBE(国际桥协)和fib(国际预应力协会)会员,以前每年都疲于奔命往世界各地去参加各种专业会议、论坛、展览等等,这几年很多都移到上海了,使我们方便不少。

    不知不觉聊了这么多,打住。呵呵

    春节将至,顺祝按理教授新年快乐,万事顺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