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心情 Chinese new year

香港这地方,华洋节日都是放假的,圣诞的假期溶在学校的寒假,时间长些,4月份还有一周的复活节假。春节就三天,年初四,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但对大多数中国人包括我自己,春节过年,总是大过其他节日。文革岁月,虽然恐怖灰暗,但过年的时候,还是可以偷点乐子, 放鞭炮、做蛋饺、水磨粉。兄弟在东北农村插队,父亲在安徽的五七干校,过年的时候,大肉饱餐也是有的。在物质贫困的年代,人们对高档次好日子的期望,就是过年了。所以在我长期的印象中,过年这事,不能马虎。

在英美过年也不错,老中总是凑到一起。在大点的城市,中国使领馆会派员来放电影,开party。在小镇,中国人也自动地联成网络,过年时,各家做菜,聚到一起,旧雨新知乐融融。在美墨边境的Rio Granda (年代久远,字也忘了,意思是大河)地区,许多小镇串在一起,老中青一堂,有开店的、做教授的、打工的、做研究的、学生,还有刚来咋到、两眼一抹黑的。在这些聚会中,大陆人、台湾人比较容易走到一起,却从不见讲广东话的。

到了香港,全是中国人的地方,我反而失去了社交的网络。香港这地方,没人看春晚的。吃了年夜饭,都是去逛年宵市场。我在家里闲坐着,等待着本山大叔出场。新年一到,没有爆竹吵闹,早早地睡下去。香港这地方,利是的风气延续至今。我们这地方是屏风楼,楼挤楼,门厅到外面,一溜全是保安,其实,并不需要这么多人的。过年的时候,保安人数倍增,而且老在那里轮换。所以新年时分,我每天只敢出门一次。好在今年天气阴冷,外面着实没有什么吸引力。到了内地,利是可以少给。但半夜清晨炮仗惊心,睡不安稳。我这人熬不得夜,常觉得内地过年没法休息。

过大年了,总有许多劳动者坚守着自己的岗位。某年大年夜,我去美心快餐店取预订的两个砂锅菜。下午近5时到的, 却发现,虽是大年夜,快餐店堂里依然很多顾客,有中年人,老人带着孩子的,单个的,两个的,在店里吃叉烧饭、烤鸭饭。难道他们这么吃碗饭,就算过年了?比起在寒冷中工作、奔波、辛苦、随便一餐的人们,坐在温暖房间里,吃着喝着,应该知足了。

今年的小年夜,我的学生阿昭去一个1961年建成的著名教堂,访谈牧师。这是她论文case study的一部分。牧师着我访谈后一起参观教堂,教堂位处九龙的闹市,前面车水马龙。往后走,可以上山,山上一片寂静。我信步上山,坐等牧师召唤进堂。南方的冬天,山岗依然浓绿,一人听空山鸟语,看山道的清冷,这是另一种过年的体验。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琐事, 人生感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6 Responses to 过年心情 Chinese new year

  1. Li says:

    我以前很向往香港,觉得既可以离家近也可以与外面的世界保持接轨,现在越来越发现其实她两边都不靠.呵呵,还好食物还不错.
    我以为阿理教授过年回上海的呢.龙年吉祥!

    • 阿丽同学春节好阿。香港‘两边都不靠’,有道理啊。唯一的便利,是自由世界的信息未受到阻碍。说来说去,美国的环境好,好好享受啊。

  2. 陆大侠 says:

    好字!

  3. K says:

    我现在过年也喜欢安安静静地。圣诞节一直是peace and joy,现在商业化了,变成了购物狂欢。春节一直是追求热闹喜气的,现在却很马虎,大家贪图方便,外面餐馆吃一顿就算了。

  4. 凤舞旷宇 says:

    桃花、金钱桔(不知道香港人是这么叫吗)、水仙是我到香港后最先看到的传统春节的三大摆设。
    可能到处没有暖气的缘故,香港的冬天比我想象的还要冷。昨晚午夜到的。
    安徽的五七干校。这名字听着真熟!:)

  5. 7 says:

    我跑去罗马和意大利朋友一起过年了。离开了罗马,意国朋友便成了老乡。Prof还是年年回上海么?

  6. 静水深流 says:

    香港华洋节日都放假,这点还是挺好的哈 :) 好多年没在家过年了, 每次春节总是有些淡淡的乡愁,只是真的如果回去,不知道是不是和想象里一样。 隔着距离让人想到的往往比较美 。
    给您拜个晚年,祝龙年万事顺意 !

    • 静水姑娘住在Calgary 的深谷里、树林边,到了北京可能吵闹得吃不消了。‘隔着距离让人想到的往往比较美 。’
      祝静水 龙马精神!

      • 静水深流 says:

        呃,“深谷里,树林边” 好像原始部落啊 。。抱歉啊,我破坏气氛啦, 哈哈 😉

      • 阿晞 says:

        Calgary不算深谷树林啦,那都是玻璃谷、水泥林,我这里才是above the tree line呢。昨天早上上班,看到路边一个撞死的moose,个头比牛还大,不知道撞上的车里人有没有受伤。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