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2

涂抹心情 Splashing water

water color, live sketch, painting and life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艺术人生, 兴趣 | 19 Comments

早餐见客 Breakfest meeting

上海人以前晚饭多烧点, 第二天一早将水倒入剩饭, 煮成泡饭,就着咸菜腐乳,两碗泡饭下肚,就是早餐了。我发育长身体的时候,早上天朦朦亮起身长跑,回到家,就是泡饭,所以,该营养的时候没有营养。个子长不高,身体也虚弱。 那时上学上班都是早上8点。我有那么两年多时间,上班在闵行。冬天早上6时不到出门,骑车到虹口公园,将车停在天鹅宾馆门口。乘18路到淮海路,换26路到徐家汇,在单位门口买个摊饼包油条,走入去,7点;乘单位班车,7.45到闵行。每周至少有两次这样的长途行军。 后来到美国,发现那里上班上学也是早的。我在大学兼课,那本科生的第一堂课就是8点。公司上班则是8.30。我家只有一辆破车,经常要乘巴士,而美国一般城市的巴士,20-30分钟才有一辆,服务之差,中国人民难以想象。所以8.30上班,老是要迟到。 到香港后,有几年自作自受,为了尝尝海景滋味,搬到一个小岛上住,单程50分钟,不过,香港的公共交通还算可以。其余的年头,都没有赶时间挤车的痛苦。经常享受慢早餐,或是在单位的食堂里,哧饭油条、菜肉包、白粥,或炒米粉、蒸点心。单位食堂的早餐台,经常见到一伙汉子,吃饭聊天看报,他们是院长、教授、处长、科员、电工、邮件科派信员… … 天天聚在一起,人称‘早餐派’。 10年前,我们这个小部门尚在专科学院里,有200来号员工。新来的院长,摩拳擦掌。其中一项工作,就是开‘早餐会议’,他每天约10位同事,都是来自不同学科部门,老中老外,在西餐厅里一起早餐,恳谈理想愿景,由他买单。给他这么一大早开会,人心热呼呼的。 早几年,有老同学到香港,入住五星酒店。他是某市的开发商,其中有位股东是香港人,那城市的市长到香港来参加什么招商会。他们平时见不到市长,就乘市长到香港来的几天,开个早餐碰头会。公司的老总秘书跑来香港,就是为了安排这么个早餐会。领导的时间真是宝贵。再看江主席胡主席到香港,要见领导的人可是要排长队,也只有李嘉诚父子有面子,请主席共晋早餐。 前两天,有老友记打电话,说他早上5点多要带女儿去某运动场打球。一早要到又一城开会,约我早上8点到单位咖啡厅碰头。我说,尽量吧。8点过了,我在火车上给他发短信,说即刻就到,他说,下次吧,他已经赶去开会了。 政客商贾, 时间档次宝贵。吃啥个不要紧,人来了就好。

Posted in 生活琐事 |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