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2

不为稻粱 Born for research

Academic writing, refereed journal, for fun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Academy, 人生感悟 | 12 Comments

楼盘吃人 Greedy developers

 1995年,我初来香港时,在九龙塘又一居租住,此地离办公室,只几分钟的步程。租的单位, 建筑面积725尺,三房两厕,月租18600元。我将该单位所有裸露向上的面积量一遍,大约40平方米,其中‘两’厅3×5米,主人房2 x3米,两间卧室是2 x2 米的卧室。这样的房子,我一个人住尚可,待我老婆小孩来了就麻烦。因为2 x3米的房间里,那张大床总有一面要贴墙,我觉得很不习惯。  之前,我在美国的住宅公司打工,师傅对我说,你设计任何卧室,永远不要小于10 x 10 尺( 大约每边3.3米),另外卧室之间,要做壁橱,以隔声音。我在美国设计独栋和连排住宅,驾轻就熟,虽然谈不上是什么设计作品,但美国人用来,都觉得经济实惠。我们那房子,1200-1800尺,1-2车库,前后花园,售价都在5-8万。我们的物业在高尔夫球场,业主统统成了会员。游泳免费,打球,每次付5元10元。乡下地方,清静难耐。我到香港,把屋前屋后照片给英国人领导看,领导说,你在美国过这样的日子,跑到香港来干啥。 说回九龙塘那房子,1997年再议续约。我的租房补贴也升了些,我试探地对房东说,我现在只能给你23000元,你看着办吧。房东说好吧续租。那一年,这单位的市值是700多万。 之后十几年,香港的经济和楼市跌宕起伏。以1997年楼价为100的话,2011年港岛的楼价为107,九龙90几,新界还在80几。最近,有30年楼龄的太古城,创出18000元的尺价。凡知内地楼市 的同志们,到了香港,一定大呼吃惊。因为楼价按照‘建筑面积’,那些廊道会所飘窗统统摊到你的面积里来。建筑面积下,有个‘实用面积’(saleable area), 请注意中英文的不同,这个面积,外墙内墙也统统算进来。香港的住房,50-80层是家常便饭,低层的单位稍微便宜,但外墙肯定300以上,梁也粗大,你想做个壁橱,只是把梁包起来而已。深圳上海,常有‘送面积’,一送,几十平方米。在香港,就休想与虎谋皮了。 你到深圳上海或其他城市,去看样板房、销售厅,人家总是爱理不理,因为出货太快。香港新楼开盘,代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个个如饿狼扑食。我每日出入红勘火车站,这地方是长江实业的商场,长实楼盘的样板房,多数在这里开盘。出入口几百米路程里,成群代理,手拿楼书,叫你去‘睇睇’。每出车站,我都目不斜视,加快脚步,不停摆手,方能闯过去。 偶尔当作游览,到了样板房,那样板房的presentation, 现在做得有点好莱坞迪士尼的星味,屏幕拉开,三维电影,灯光模型,白人女郎,一道又一道的门走过体验。入到板房,那装饰是贴墙电视、(微缩小)的家具,玻璃隔断,仔细看看,那些花里胡哨的装饰,只是在虚幻表现一个面积十分局促的房间。看看就想到了鲁迅先生的‘吃人’两字。 这种楼,现在在市区,动辄就是8-9000元一尺。1000尺的单位, 就是8-900万。那些市区重建的地盘,都是独栋向上,底盘面积3-400平米,细长如铅笔,旁边就是旧唐楼。现在给包装成‘精品住宅’,售价和管理费,比大型屋村更贵。香港的物业交易费本来就贵,3-5%并按价更高,一次交易,就是10几20万的交易费。买下楼后,气还没喘过来,那些管理、水电、泥头的上期就来了。接着,每月的管理费,政府的地税、差饷。一个千尺单位,这些费用每月在3千以上。因着楼价上升,租金也跟上。如今将军澳一个500尺单位,租金近万。香港的物价,一大半,先给租金吃掉了。 而香港各行业蓝领白领的工资,并不比内地高多少。在这种物价重压和高密度拥挤下,按理是很不宜居的地方。但这地方,却只见到有钱没钱人源源涌入。津巴布韦总统送千金来读大学,三太来陪读,稍带着在大埔买栋豪宅;阿里巴巴到香港来上市,马总在山顶买亿元别墅;早年移居加拿大、澳洲的专业人士、明星艺人也纷纷回流。每有新楼开盘,20-30% 的买家来自内地。物价楼价,其实遵循着简单的供需原理。你还在算计着嫌贵,那边早已货如轮转。

Posted in 生活琐事 | 1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