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盘吃人 Greedy developers

 1995年,我初来香港时,在九龙塘又一居租住,此地离办公室,只几分钟的步程。租的单位, 建筑面积725尺,三房两厕,月租18600元。我将该单位所有裸露向上的面积量一遍,大约40平方米,其中‘两’厅3×5米,主人房2 x3米,两间卧室是2 x2 米的卧室。这样的房子,我一个人住尚可,待我老婆小孩来了就麻烦。因为2 x3米的房间里,那张大床总有一面要贴墙,我觉得很不习惯。

 之前,我在美国的住宅公司打工,师傅对我说,你设计任何卧室,永远不要小于10 x 10 尺( 大约每边3.3米),另外卧室之间,要做壁橱,以隔声音。我在美国设计独栋和连排住宅,驾轻就熟,虽然谈不上是什么设计作品,但美国人用来,都觉得经济实惠。我们那房子,1200-1800尺,1-2车库,前后花园,售价都在5-8万。我们的物业在高尔夫球场,业主统统成了会员。游泳免费,打球,每次付5元10元。乡下地方,清静难耐。我到香港,把屋前屋后照片给英国人领导看,领导说,你在美国过这样的日子,跑到香港来干啥。

说回九龙塘那房子,1997年再议续约。我的租房补贴也升了些,我试探地对房东说,我现在只能给你23000元,你看着办吧。房东说好吧续租。那一年,这单位的市值是700多万。

之后十几年,香港的经济和楼市跌宕起伏。以1997年楼价为100的话,2011年港岛的楼价为107,九龙90几,新界还在80几。最近,有30年楼龄的太古城,创出18000元的尺价。凡知内地楼市 的同志们,到了香港,一定大呼吃惊。因为楼价按照‘建筑面积’,那些廊道会所飘窗统统摊到你的面积里来。建筑面积下,有个‘实用面积’(saleable area), 请注意中英文的不同,这个面积,外墙内墙也统统算进来。香港的住房,50-80层是家常便饭,低层的单位稍微便宜,但外墙肯定300以上,梁也粗大,你想做个壁橱,只是把梁包起来而已。深圳上海,常有‘送面积’,一送,几十平方米。在香港,就休想与虎谋皮了。

你到深圳上海或其他城市,去看样板房、销售厅,人家总是爱理不理,因为出货太快。香港新楼开盘,代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个个如饿狼扑食。我每日出入红勘火车站,这地方是长江实业的商场,长实楼盘的样板房,多数在这里开盘。出入口几百米路程里,成群代理,手拿楼书,叫你去‘睇睇’。每出车站,我都目不斜视,加快脚步,不停摆手,方能闯过去。

偶尔当作游览,到了样板房,那样板房的presentation, 现在做得有点好莱坞迪士尼的星味,屏幕拉开,三维电影,灯光模型,白人女郎,一道又一道的门走过体验。入到板房,那装饰是贴墙电视、(微缩小)的家具,玻璃隔断,仔细看看,那些花里胡哨的装饰,只是在虚幻表现一个面积十分局促的房间。看看就想到了鲁迅先生的‘吃人’两字。

这种楼,现在在市区,动辄就是8-9000元一尺。1000尺的单位, 就是8-900万。那些市区重建的地盘,都是独栋向上,底盘面积3-400平米,细长如铅笔,旁边就是旧唐楼。现在给包装成‘精品住宅’,售价和管理费,比大型屋村更贵。香港的物业交易费本来就贵,3-5%并按价更高,一次交易,就是10几20万的交易费。买下楼后,气还没喘过来,那些管理、水电、泥头的上期就来了。接着,每月的管理费,政府的地税、差饷。一个千尺单位,这些费用每月在3千以上。因着楼价上升,租金也跟上。如今将军澳一个500尺单位,租金近万。香港的物价,一大半,先给租金吃掉了。

而香港各行业蓝领白领的工资,并不比内地高多少。在这种物价重压和高密度拥挤下,按理是很不宜居的地方。但这地方,却只见到有钱没钱人源源涌入。津巴布韦总统送千金来读大学,三太来陪读,稍带着在大埔买栋豪宅;阿里巴巴到香港来上市,马总在山顶买亿元别墅;早年移居加拿大、澳洲的专业人士、明星艺人也纷纷回流。每有新楼开盘,20-30% 的买家来自内地。物价楼价,其实遵循着简单的供需原理。你还在算计着嫌贵,那边早已货如轮转。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琐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3 Responses to 楼盘吃人 Greedy developers

  1. 樹基 says:

    老師,香港人沒有空間自由,現在至少還有思想,資訊,言論的自由。我只為下一代感到擔憂。

    • 树基同学,思想、言论、资讯的自由如同空气;空间和金钱的自由如同水。一个人首先要达到物质的自由,才能升华到精神的自由。谢谢Peter.

  2. 7 says:

    住过了香港的四平方米眼睛房间之后,觉得哪儿都很宽敞。香港人民在探索人居环境极限方面做了很重要的贡献。
    当然总有更加极限的例子,比如上海人民曾经的亭子间。但是想想这四平方米是这个城市大部分公寓中单人房间的典型设计,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把居住标准降的比北欧国家的单人狱房还要底。
    因为外墙只需要120, 很多房间四角都看得到一大半的柱子尴尬地突在角上,不晓得香港人对此作何感想。

    • 7 小弟在上海欧洲之后,以香港的痛楚经历,控诉人为环境在‘极限’情况下的可怕。不过,以后你到日本旅游,会看见饭店、旅馆,都有这样的‘极限’设计。
      柱子突在角上,连家具也放不了。要么家具也切掉那么一块。问题是,房子这么小,价钱这么贵,现在买的人还相当多。价钱正在高峰攀升。

  3. 阿晞 says:

    还真有4平方米的房间啊!这太令人发指了!这方面极北苦寒的乡下就有优越性了,同事家里孩子多(5个),住在acreage上,住的房子就不去说了,还在空地上索性造了一个大的barn,里面有室内冰球场,冬天自家孩子可以在室内打冰球玩。

    • 爱国华侨 阿希同志,这世界是很不公平的,地大物博如加拿大,土地和资源如此丰厚;土地贫瘠狭小,如第三世界香港,人口密度,大概是红(牛?)镇的 100或更多倍。人还得凑合着活下去,4平方米的小房间,还得日复一日地住下去。

      • 阿晞 says:

        难怪加拿大的香港人喜欢在外面吃饭,恐怕不光是贪嘴的问题,家里地方太小,一家人坐下吃饭都摊不开,索性外面吃得了,于是这习惯就带到加拿大来了,就美了我们这些北佬了。加拿大中国饭店的平均水平极大地高于美国,Calgary、Edmonton就足够媲美旧金山,西雅图的亲戚都是到温哥华来解馋的。顺便问一句:香港大概不大用Queen size、King size的大床?四平方米大概刚好够King size的床,还得把床架拆了。

    • 凤舞旷宇 says:

      英国卖房就这样,说是3个Bedroom,然后最小的那间只有4-5个平方,连张床都放不进去,顶多放进去个婴儿床。刚来英国的时候超级不适应,我说这简直是打着3个Bedroom的旗号欺骗顾客啊~~

  4. 凤舞旷宇 says:

    关于香港的房价我已经提过了,不想再说了。反正不是我这样的人可以负担得起的。
    香港是有钱人的天堂,我还是继续在我乡下过活儿吧!:)

  5. K says:

    我经常笑话美国超大的McMansion,一个walk-in closet就可以住一家三口了……

  6. Barrie Chang says:

    比例計起來,有些板房的租金比私人住宅還要貴。

  7. C C says:

    老師我在豆瓣拜读大作过你的文章! 世界真小!

  8. Danyi says:

    Not ba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