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稻粱 Born for research

过去投往外国的学术杂志,隔行打字,单面印刷,一式三或四份,厚厚一叠,活活就是一颗树。现在多数接受电邮,因为这些杂志靠着集团公司,所以一半以上,采用复杂的网上处理系统,通常至少要6步。Routledge 和Elsevier 统领着几百种学术刊物,Elsevier上的杂志,要么SCI, 要么 SSCI,什么引用率啥的,一目了然。最复杂的是Elsevier的系统,如果你是第一次投稿,弄个大半天,能顺利走完那6步,已经恭喜你了。

走完6步,你会收到电邮和编号,不过都是机器自动送出来的。勤奋的主编或助理,这时候会动起来。如果你在6个月内收到意见,又要恭喜了。拖上个一年或更长,是家常便饭。审稿无钱,又不是看豆瓣新浪上的闲文。我看一篇稿,再写意见,通常要2-3个半天,因为人家投稿来的,可能是三个月、半年或一年的工作。怎么的也得慎重点。

除非你是这个专题的世界权威,并且英文流利,一般一次通过的情况不大有的。棍子打轻点,要恭喜你了;棍子打重点,没即时打死你,也要偷笑了。到我抡棍子的时候,一般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但我给人家棍子打多以后,也知道我出棍时力度应该如何轻重。这个游戏,基本上是急风暴雨式的。

我们最近一篇拙文,在经过15个月,给打了三次(或更多,记不清了)棍子后,主编来了个电邮,说基本考虑刊发。他直接在文章上提了15处疑问,并且顺带着改了下英文,其实我们三位合作者中,有个老外的。主编改的,是他的用语习惯。

主编通过后,就送往出版社。 这时,网上系统进入技术阶段,版权、图、参考文献格式等等。Elsevier 是英国公司,这本杂志的主编是美国教授,匿名审稿可能是其他什么地方。 这时我发现,版面编辑电邮下的署名和电话,是印度出来的。

一个人要教书、行政开会,一年能出几篇这样的文章,本应该是个常数。但勤奋的,就不一样。我的同事,搞太阳能空调的,10余年来,出了120多篇。早几日,内地某院校来访,说我们那里SCI 文章,每篇奖励5万。老师您到我们这儿来,可以奖600万的。

Routledge 有建筑和城市的杂志, Elsevier 里城市的有几本。其他学科不大好说,在我们这学科,大概只有研究生和写文章的看。其他人不大会理会。这些杂志上中国人名越来越多,说明中国人想做啥,都做得到。

十余年前,有位长者到我们这里教了几课,他用英文讲中国大屋顶曲线的形成,学养深厚,活灵活现。先生年轻时在新加坡做工人,30几岁后,去澳洲读本科、研究生,专攻毛泽东思想。后来在香港和澳门研究、教书。退休后,他再去澳洲建筑系读博士,专攻大屋顶曲线,我因此认识了他。他从1970年代始,出了几本学术专著,最近一本,是美国名出版社出的。过去几年,老先生定居澳门,有时来邮,说希望到我们这里来做研究,可以用大学的图书馆。我想,做RA的,打杂事情随叫随到,老先生哪担戴得起。我们这里有开风水课,我想请他来倒不错。他很专业,可以挣点零花钱,搞张图书证。但同事说,这样的年纪,学校要买特殊保险,你就不要生事了。

最近,前辈突然来看我,请我给他借本书。我说您澳门这一来回,300多元车船费,网上买也够了。他说,写书急着参考。那书好不容易借来,他又从澳门赶来,复印数章,当天回去。为这本小开本的书, 他已花了600多元车船费。我望着前辈的身影,心想,一个人到颐养天年的时候,依然对学术不离不弃。那是真正的热爱了。

 近作一篇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cademy, 人生感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2 Responses to 不为稻粱 Born for research

  1. 阿晞 says:

    人到老了还是有点追求,这是一个幸福的事情。其实,继续保持professionally active可能对推迟老年痴呆都有好处。还在上海读书的时候,记得交大一个老教授,是当年国内的自控权威,80多岁了,头脑清晰,谈吐敏捷,步履矫健,如果不是继续保持professionally active,估计也就只有到公园里甩手的能量了。至于写文章,出了学校的门之后,就不用再受二遍苦了。现在的问题不是发表任何东西,而是有了东西公司也不让发表,说是competitive advantage。但是啊,但是,现在经常要写年终benefit analysis。这有些东西是没法用$$计算的,这不要命嘛!

    • 阿希兄,如果能够专心一致地搞专业,是很幸福的。于人于心都有利。搞技术和设计还比较抓得到一点。我知道,在外国的公司,发表自己公司的东西,几乎无可能。像阿希兄,就是到了岸上,超越稻粱,有闲了,欣赏下别人在水里沉浮。
      在我们这个专业,写paper是十分寂寞的事,也没人欣赏知音。所以老先生搞写作,我十分钦佩。

  2. 勺子 says:

    敬礼!

  3. 凤舞旷宇 says:

    对真正做学问的人心有敬佩。当时在GOOGLE上搜教授的大名,看到教授那些文章真是敬佩。
    以前失业在家的时候,也有想过找家大学去做RESEARCH,但想了很久,觉得自己还真不是做学问的人。天天对着文章、电脑、书籍,要能耐得住寂寞,至少自己要真喜欢才行。否则这种生活会让我抓狂。所以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放弃申请。

    • 凤舞姑娘,还是公司工作,对大多数人比较合适。
      寂寞中,还要出想法,而这种想法,包括你已经发表的东西,读者很少,知音几乎没有,就更加难耐。

  4. Li says:

    做学术本来就是很寂寞的事情,只能在小圈子研究范围内碰到志趣相当的人才陡生些乐趣啊。

  5. 指尖飞扬 says:

    这老先生,非常有个性啊。

  6. shileyao says:

    这位老先生真让人佩服。
    只有当过作者和审稿人的,才知道一篇学术文章的“前世今生”。(我还是接着写我的文献回顾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