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记录 Before their perishing

关于外国建筑设计在中国,我在过去近10年里,写过些书、章节和文章。自感这个题目比较偏社会问题,不太‘专业’。而且改革开放30多年后,来说21世纪的引进设计,没有什么意思,因为国内国外公司一道来竞标设计,早已成为业界常态。

去年,武汉‘新建筑’的谭老师来访,说起让我客座编一期‘外国建筑设计在中国’的专辑。我说试试看吧。‘新建筑’一本颇厚,1-200页。选哪些人来写文章提供作品呢?我想这些文章和作品,要代表不同时期、不同地域、不同地区来的建筑师,这样可以有个全面概观。

首先想到的是波特曼先生,波先生1970年代在美国已经大名鼎鼎,旅馆中庭建筑的原型,应该属在他的名下。1979年,邓公小平访美,住在亚特兰大的桃树酒店,是他设计的。同年他带着儿子访华。之后他想到上海开公司,但当时上海政府不允,他只好让儿子驻扎香港。1984年,他和静安区政府谈南京西路上海商城项目,直到1989年建成。是整个1980年代引进的最具影响的美国建筑。波先生的设计,可能不前卫,却非常商业消费主义,业主都赚大钱。波先生曾为我的拙著‘中国建筑实践’(2009)写过endorsement. 这次找他,请他写当年的回忆文章。 他一口答应。最后,由他儿子(1973年大学毕业,算来也60多了)写文章,情深意切。由这样的家族和老将,来谈他与邓小平的邂逅,如何冒险进入上海,十分难得和好看。文章后,附2项工程,一个北京银泰中心,一个杭州的海特酒店。

接着想在欧洲建筑师中找代表,想到了冯格康。我自己并不十分喜欢GMP的设计,但想不到这样有些呆板的设计,在中国各地攻城掠地,如此的成功。我10年前在柏林墙下,参观了冯格康展览,看过该公司的书、电视介绍,几年前,带学生参观该公司在柏林的分部,觉得是很专业的公司。我也提了,希望多写些如何进入中国、有些什么感触之类的事,这样读来比较人性化。冯老先生百忙中写了长文,公司公关正在翻译成中文。2个作品,由他们自己选吧。

美国欧洲之后,就想找个‘新兴地区’,找了澳大利亚的Populous, 这公司以前是HOK (sport), 专做体育场的。我前年在昆士兰拜访过该公司,并参观他们设计的体育场。他们写了文章,提供一个南京的奥体中心,一个韩国仁川的体育场。仁川的都是透视图,尚未建成。就用个南京的实例。

实例之前,要有些‘理论文章’撑市面。先找了澳洲的McNeill 教授,他写了本书,‘全球化的建筑师’,我建议,你就把1、2、4章重新编排下吧。这篇文章打头。之后,北京、广州、重庆、武汉各一篇。我自己也炒冷饭一篇,写个此专题的概观。这些文章,写了各个城市引进海外建筑设计的历程。北京的文章,写了由哪些‘全球化’城市提供了设计,而中国只是一个采购者。‘全球化’的浪潮,从长江头一浪掀到长江尾,100年前,英国人法国人的商船,要走多少时日,才从上海到达重庆。早期殖民者锲而不舍,实在令人钦佩。今天的‘全球化’者,却统统是中国政府礼聘或恭请来的。这些文章,出自中青年教师建筑师之手,写得非常犀利和学术,中国的建筑人,文笔画笔,都是拿得起放得下。

实例之后,搞了个‘大家谈’,已经收到崔院士、董老师的文章,敬爱的邢总和其他同志们,都已应承。最后,想再有些个性的。放了我们的一篇文章‘黑川纪章在中国’,近30年来,黑川大师在中国有不少影响。此文一是向黑川武士致敬,二是补上日本的空白。另外,中国在海外的留学生、海归派,统统是‘全球化’影响下的产物。有念于此,放了缪老师的一个小设计。这些作者,从不足30岁到80几岁,来自四大洲,看起来,还蛮有代表性的。

1980年代的房子,现在很多都成了危房棚户;90年代的房子,要给更新更赚钱的项目腾地方。中国这么轰轰烈烈的建筑革命,已经有了很多的文字记载。但对地方事件和某些局部的文字记载出版印刷,还是相当有必要。没有文字记录,很多事情,过了就消散了。早几日,和支老师谈起这些事,大家都深有所感。支老师贵为大学出版社社长,肩上担的,全是社会的责任。我只是玩一下票而已。

‘新建筑’杂志第3期,6月份出版。我比较心急,现在准备得差不多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cademy, Book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Responses to 时代记录 Before their perishing

  1. 凤舞旷宇 says:

    好专业啊~~教授的这篇博文简直就是你文章的总纲。
    中国这“建筑革命”太彻底了,我每次回国都有种找不到方向的感觉。
    第一张图片是上海大剧院吧(别笑我,因为国内这种建筑太多,有的很相似。)
    我从那前面走过几次,但从来没进去过。不知道是哪位大师的杰作?
    最后那张照片也是上海吗?

  2. 指尖飞扬 says:

    从城市建筑的变化,确实能看出每个时代的变迁,阿理老师是这方面的权威。

  3. Li says:

    国内到处都是大肆拆迁兴土木,不知如此日新月异是否值得自豪?
    这篇文很似杂志开篇的Editor’s letter呢。

  4. 阿晞 says:

    怎么没有找贝聿铭呢?他的香山饭店应该是开风气之先啊,在80年代初很有影响呢。老先生后来的苏州博物馆也很赞。听说Coop Himmelblau也到中国打天地了,Rem Koolhaas有大裤衩,Zaha
    Hadid有广州歌剧院,Daniel Liebeskind好像还没有在中国开张,Frank Gehry好像也没有,现在要找一个有名气但没有在中国开张的建筑师还不容易呢。上海大剧院和背后那个尖顶高楼是谁设计的?

    • 阿希兄啊,那尖头高楼是明天广场,波特曼设计的。这种专辑,也不能选太大路的人,如贝聿铭啊等等。 编者应 秉持‘自己的’眼光。加拿大建筑师,Carlos Ott 很突出,他在中国设计了好几个大剧院。1983年,他的设计赢得巴黎巴士底狱歌剧院的设计竞赛并建成。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