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画廊 Art gallery

每年春秋两季,佳士得和苏富比两家大行在香港举行拍卖会。拍卖前有数天预展。每次拍卖都有些压舱重量拍品,所以我常常去光顾看热闹。看完画展,暮色滑入维港的楼群和桅杆之后,我就走去湾仔,找家饭店吃饭。

 拍品分门别类展览,除了绘画雕塑以外,还有珠宝玉器、手表红酒、各地豪宅之类。我进了会展中心,对奢侈品一般一晃而过,直奔美术展厅,美术展厅又分西洋美术、亚洲美术、中国(西画)艺术、中国书画等等。这几年,毕加索、毕沙罗、莫奈等西方画家, 张大千、林凤眠、徐悲鸿、赵无极、吴冠中、陈逸飞等中国画家作品展卖,十分频密。几乎无次无之。

 这次中国艺术厅当门口,挂着王沂东绘‘蒙山晨雾’,上面的红衣女孩,楚楚动人。画得细腻,几乎看不出油画的笔触。他画了几十幅这样的红衣女郎,以红黑为主题,背景是灰白的远山和雪景,对比强烈。女孩穿着沂蒙山的大襟红袄,气质却分明是上海的资产阶级小姐。这幅画2011年12月初次在北京展出,现在拿来卖, 标价600-800万,估计是第一手买卖。

陈逸飞有三幅,1999年画的西藏和‘酒吧’,那两幅酒吧,以前没见过,各标价100多万。他弟弟画的江南仕女,明显模仿阿哥,但略感木讷,标价40万。如果没有他阿哥,陈逸鸣已经是相当出色的画家了。展厅中还有一组王沂东红衣女孩系列的数码印刷品,A3大小,好像就是普通彩色打印,每种印99张,编号,有画家铅笔签名。这样的印刷品,也卖几万元。张晓刚同志的‘全家福’从黑白照变成了染色照,依然犹如儿童画,标价2千5百-3千5百万。画出名堂来,钞票太好赚了。

我在展厅溜达,有时髦高挑女郎上来推介一位中国留法画家的作品,他画的油画,全是模仿赵无极,咱也看不懂。时髦女郎讲英文,却是大陆口音。拍卖会还可以这样销法的?

我们单位的画廊,也是常年展览不断,少了贵气,多了书卷。我是展览开幕式的常客,既可拜见讨教艺术家,有茶点吃喝、又可和老朋友谈天。前几天,上海画家王宏喜、潘宝珠夫妇画展开张。两位老画家1960年代是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连环画画家,专攻中国画人物。王老师的画,气势恢宏,画海边渔民、起锚、海难,人人脸上风霜雪剑,苦大仇深,如刚退潮的礁石或洪钟般屹立。潘老师的画,刚好相反,全是芭蕉树下的古装仕女,裙裾飞扬、面如傅粉、顾影清怜,母亲搂抱、孩子亲昵、眼脸低垂。来开展览的画家,都有高深造诣。只是开幕式一过,就少有人光顾。香港和美国大学的美术展廊,统统是这个德性。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艺术人生, 兴趣.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8 Responses to 走过画廊 Art gallery

  1. 勺子 says:

    必须承认我是一枚没有艺术细胞的孩纸。

  2. 凤舞旷宇 says:

    我也没艺术细胞,但很奇怪我从小就喜欢听音乐,看画,但我却又是门外汉。
    我欣赏不了抽象画,艺术这东西真的是见仁见智。
    知道王宏喜画家,是因为以前在网上见到他画的“五百罗汉图”,听说给上海“玉佛寺”收藏了。
    很喜欢最后那一幅画,是哪位的作品?
    能去拍卖行现场观看,感觉一定很不同。

  3. 凤姑娘也不用谦虚啦,英国风光,中西美食都纷呈在你笔下,这不是艺术细胞么? 最后一幅画的作者,是王沂东,专画写实人物画的。
    哪里人多财富多,拍卖会就在哪里开。Sotheby, Christi 的总部,好像都是在伦敦。 拍卖行的收费相当高,所以那些洋人华人看上去,个个踌躇满志的。

  4. 我去拍卖会现场也看过,一件件东西,拍得很快,因为报价快,举手竞标,最后拍板,都很快。

  5. 墨著 says:

    小时候我喜欢画画,画得还算像,觉得我还算有些艺术细胞,可惜没有系统地学成专业,唉,只能赞叹赞叹大师的画作哪!

  6. Li says:

    很喜欢第一张油画里那女孩笃定的表情,呵呵,大概我们得在舒缓稳定的环境下再浸淫几十年,才能人人都如此笃定而不烦躁慌张。
    香港各类资源真是多啊。

  7. 阿丽小姐,第一幅确实画得怡然自得,最后一幅,也是同一画家画的。中国人在美国,应该怡然自得的多;到了第二代,就更加享受天赋权利。

    大城市东西看得多,就是拥挤不堪。

  8. 指尖飞扬 says:

    阿理老师是光看看,还是也下手收藏过一、二?

    • 飞扬兄,买不起的啊。前几年看中一幅文革1974年时流行的中国画,但想想买了家里也没啥地方放。另外,交易费很贵,4%或更高的交易费。这东西还是有钱人玩比较好。

  9. 阿晞 says:

    这就是大城市的好处了,有画展可看。我就电脑上google image吧,这也是近些年才有的事情,10年前只有到图书馆看画册了。可惜,我的艺术细胞仅限于“看闹猛”,所以身居乡野也没有太大的遗憾,嘻嘻。

    • 阿希兄享受小镇豪宅,自然山水。待到要闹猛时,就飞出去转悠。有自由也。阿拉在闹市里讨生活,每天可以把身子躺平,已经谢天谢地。

  10. 我大兄在东北插过队,对那油画有如下意见。
    王沂东绘的‘蒙山晨雾’画面漂亮,但作者毫无农村生活经验,仅举两例:
    1) 在冬季露天,人们不会坐在雪上,在坐下前, 会撸去坐处的雪; 此外夏坐石,冬坐木;
    2) 男女主角的棉鞋都太新, 在雪地里走过之后绝可能是这个样子;
    以前,提倡艺术家要” 采风”, 要深入生活, 还是很有必要。

  11. C C says:

    原來是 行家

  12. Pingback: 延时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