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万里路 Learning by traveling

夏季旅行快开始了,先贴一篇2年前写的旧文,作为引子。2年前在贴下留言的朋友,现在多数都在新浪,或失去了联系。 ——————–

我们小时候的词汇,是没有‘旅游’这个词的。阶级斗争没有烧到家里,小孩子有口饭吃、有地方上班上学插队落户已经是上上大吉。

1980年代,我在上海工作和读研究生。那时有许多的‘调研’机会。设计或研究某种建筑,‘调研’参考同类型建筑是设计单位必不可少的功课。那时的调研出差,坐的是火车硬座,老同志说,硬座可以多报出差补贴,因此,几天几夜,坐到屁股起泡,还是坐。满车拥挤,空气混浊,连去厕所都无处插足,就在叮铃哐啷的摇摆中,几千公里的碾过去。到埠后,又提着行李袋挤公共汽车去旅店。那年头有出租车吗?印象里好像是没有。

到了旅店或招待所,都是四人以上一间,和天南海北来的采购员啥的住一屋,自己拿热水瓶打水。厕所么,在走廊里。这种旅店,没有单位介绍信还进不去的。那时候,在火车上和邻座,在旅店里和客官,就这么聊天到晚。某次去烟台出差,路过青岛,难得住两张床的(现代)标准房,晚上却进来位兄弟,他是高干子弟,聊的全是军内大院里的事。那时候,人和人之间不像现在这么戒备。

那年6月,我们设计上海电影制片厂的摄影棚,这可是个稀罕类型。我们设计所的六七个人,加上电影厂基建科的同志,一行十几人,浩浩荡涤踏上‘调研’征程。第一站奔广州,住在珠江电影制片厂的招待所,南方的闷热让我透不出气。当时,‘岭南建筑’风头正劲,我们参观了白云、东方宾馆、矿泉客舍、文化公园等岭南建筑代表作品。霍英东先生投资的中山温泉刚建成,我们从广州到中山石岐,四次过河,走了一天,才到中山,中间在顺德清晖园午餐,印象很深。从广州往上,到长沙,参观潇湘电影制片厂。我站在桔子州头,领略毛润之的伟大诗意。从长沙再往上,到西安,参观西影厂,顺便参观了兵马俑。

从西安越秦岭,到成都,参观峨嵋电影制片厂。我们招待所的隔壁,住着青年作家柯云路夫妇,那时,他尚是工人业余作家,在峨眉厂改剧本。我们聊得好开心。成都杜甫草堂等看毕,去都江堰青城山,二王庙下,都江堰的水青绿揣急;去乐山,看大佛,人只有大佛的脚趾这么丁点。乐山转完,直奔峨嵋山,群山环抱,绿色葱翠。我们第一晚,宿在半山的庙堂,院子里到处有人在冲凉。第二日,宿在金顶前的庙里,第三日登顶。一天走下山。这一行程持续了近一个月才回到上海,一路上和当地的电影厂基建科、摄制人员、设计院交流座谈看图纸,我虽然都记了笔记,但大多时候昏昏欲睡。而一路上的旅游活动,过了31年,还历历在目。当时,我们的室主任是领队,她是个严格苛求的人,我对她敬畏三分。大概同行的老同志有功夫,所以她一路跟着,也没阻拦大伙游山玩水。

1985年秋,北京建设部召开计算机在建筑设计中应用大会,请四位外国专家讲课,这四人到现在还是这领域的权威。我有机会参加这次盛会,学到许多知识。那建设部招待所经常调整住客,有一晚,我就和美国刚归来的李大夏先生同宿一室,促膝而谈到深夜。后来他翻译的‘后现代建筑语言’在中国一纸风行,我们也有了其他机会的交往。李先生1960年毕业于南京工学院,后在内蒙古工作,是1980年代的英俊著名学者。2009年,李先生在上海撒手而去,我心中戚戚,难忘他的炯炯目光和翻译Charles Jencks 讲座时的潇洒和钻研。

当时的会务组,负责为与会者买回程车票。到我们时,那会务组说没车票了,只有飞机。那年头,飞机票要局级介绍信才能买的。我的工资50来元,那机票却要90几元。带队的老师一口答应,因此,我也有机会生平第一次乘了飞机。

 30岁前,祖国的东西南北中都跑过了- 火车、汽车、江轮、海船。那是在改革开放的头十年,虽然生猛粗砺,却是还未受污染的绿水青山.

厦门 鼓浪屿, 1986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ravel, 兴趣.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4 Responses to 行万里路 Learning by traveling

  1. 勺子 says:

    行走是一种资格,经历是一种资本。1980,我还没出生呢,所以,那个年代的故事只是听说。

  2. 6 says:

    86年的阿理好年轻,娃娃脸。
    经历是由时间,际遇,和愿望堆积起来的。

  3. 指尖飞扬 says:

    看当年,阿理老师风华正茂。

    另:有一天,我翻看msn的博客,竟然找到了阿理老师的留言。其实,我们在msn就认识了。

  4. 静水深流 says:

    那个年代的人的笑容我喜欢,是那种很真挚淳朴的感觉 。
    阿理老师也是念旧之人,这些都是珍贵的记忆 。。

  5. 凤舞旷宇 says:

    我喜欢教授的小文,每次内容不长,但时间跨度却极大。每次都让我有种昔日重来的感觉。
    教授还同柯云路见过面啊?我年少时很喜欢他的小说的,《新星》那时候多火的电视剧啊。后来他改了套路,专写生命科学的小说,什么《大气功师》、《黄帝内经》、《人类神秘现象》之类的,也蛮有意思。不知道他近几年有什么新作,可能我最近几年甚少读书的缘故。知道的越来越少。
    其实那时候中国人还是单纯纯朴的,吃住的环境差点儿,但至少不用担心会吃出什么问题。
    厦门鼓浪屿我一直向往的地方,还没机会去呢。86年,那年我刚到青岛。

    • 凤姑娘,那时候的青岛,依然保存着德国殖民地的旧颜。印象深的是八大关。而那海旁则比较一般。
      什么厦门鼓浪屿,都比不上朴里茅斯的hue, 英国的风光,中国人想搬了100年,都搬不过来。

  6. K says:

    看到网上昨日五一节三十万人挤去鼓浪屿旅游,说吃惊吧,也不全然,还是觉得挺悲哀的,为景物也为人。

  7. Li says:

    80年代的阿理老师很青春朝气呢,背后的鼓浪屿这样远看过去与现在也差别不大,青山绿水最过长久。

    • 就解放前来说,鼓浪屿已经太密集人居住了。这些年,鼓浪屿一直保护得比较好,虽然重修改建许多,但总体的房子没有多出太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