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的困惑 Burning the books

人类的知识和信息,本来是靠书本来传承送递的。20年前参观过英国牛津、剑桥的一些学院,那些图书馆里森森四壁,中间一些阅历桌,旁边的书架、阁楼都要木梯上下,看了令人肃然起敬。英国19世纪末Art Nouveau 中坚建筑师麦金托许(Charles Mackintosh)设计了格拉斯哥艺术学院,那里面的图书馆,全部高背椅,垂直的深色木条装饰,配着长条窗和半透明丝织窗帘流苏,是那样雅致。那是理想图书馆的原型。欧美的大学、市立和社区图书馆,书香四溢,都让我流连不舍,那些大小厚薄的书汇成行、汇成河,你终其一生,大概就为其中贡献几本吧。

另外,我看过的图书馆建筑中,也有很多的精彩之作,例如温哥华、旧金山、圣安东尼、阿姆斯特丹和昆士兰的市立图书馆,一些小图书馆,设计得也很有人情味。这是另外个话题。

物质的世界、社会的活动,如果没有纸质的书或材料记载下来,物质毁了、事情过了,也就烟消云散。有些书,整本就记录了一座建筑,如何建议、筹款、设计、建成等等,因着那些书,我们知道了那个房子或事件的始末,了解了那段偏远历史的背景。前后翻阅,你会对那本书也升起感情和依赖。人们经常参考引用的书里面,英文的普遍会比中文的,有更长久的生命力,这取决于西方作者、编者的态度和方法。

香港是个文化沙漠,而且他的书,不大容易流到其他地方。所以人家早就说过,香港出的书只能卖400本。而且每况愈下,以前有很多出英文书的公司,现在多数消亡,连香港的牛津大学出版社也只出中文书。 1999年,我写的‘中国建筑实践’,中英文版,售价180元。一年就卖了5000本,出版商赶紧重印。很多公司的办公桌上,都放着这本黑皮书。学生去公司报到,说我老板桌上,就放着你的书哇。 这几年,我在内地出的几种书,据知销量在2000本以上,出版社不亏本就好。

2006年,同济出版社推出拙著‘全球化冲击:海外建筑设计在中国’,我把他再写成英文。香港三联书店总编小姐知悉,动员我把书交给他们出版。我想,三联是香港最大的出版公司,销路应该是有的吧。此书2010年10月,以繁体、简体、英文三种版本面世。英文版,198港币,24.95美元;繁体,98元;内地简体版,好像是40来元。到了当当网,可能更便宜吧。

三个月后,三联给我张单,写着540本。我想照这个速率卖书,也不坏啊。最近,又去打听下,说是那发往分店的540本,一年后给退还了100多本。英文书一共卖掉60几本。这60几本,是不是包括我自己买的20来本?不敢问下去。 ‘香港只能卖400本’,在我身上应验。三联在印书前,就将简体版权卖给了上海的公司,那简体本卖得如何,我完全不知。

如果书没有人要,这书的传承递送意义就完全没有了。以前一位做了一辈子出版社的前辈告诉我,如果书卖不掉,唯一办法就是烧书,因为压在仓里,也是钞票。我听了吓一跳,要烧书的话,不如我弄部车子拉走算了,送送人也好啊。现在送人书,人家还要看面子才收。香港的房子这么小,放书的那块面积,比摞起来的书,不知贵多少。以前人家月月给我寄杂志,我感激之余,求爹爹拜奶奶才把那些个杂志停下来。在这个网络的时代,人人终日面对电脑、ipad和脸书。纸书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但我还想写下去吧,只写给自己和小圈子看。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Books, 兴趣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1 Responses to 书的困惑 Burning the books

  1. 勺子 says:

    這是一個信息大爆炸的時代,人們接收信息的途徑太多了,而相對於書本,仿佛還有更簡便快速的方式。在這樣一個快餐文化盛行的時代,漫說是讀書,就算連一篇長點的博客文章都沒有人願意讀了。最近我有看到好多人在討論“博客死期”不遠矣,這仿佛也不是危言聳聽。

    對於讀書這件事情,我是始終無法接受電子書的,終是覚著沒有那種墨香的清雅和捧在手裡的質感,我還是每月買幾本書來讀,執拗而堅持。

  2. Li says:

    终于回到原来的版面了。书的尴尬在如今的时代是日趋明显,不过始终认为拥书的感觉是kindle或者网上读书不可比拟的。

  3. 指尖飞扬 says:

    写书的辛酸啊。

    问一下,脸书是笔误,还是别有一种意思。

  4. 6 says:

    第一张照片好赞,这是哪里的图书馆?
    我一直觉得图书馆有很强的energy,应该是从书里来的吧。而且那energy也许因为年代的原因属阴凉性。我从小每次进图书馆,只消10分钟就会拉肚子,书店也是。奇怪的很。呵呵。
    纸质书也许真的在走向消失。这真是让人伤感的事。纸质的气味和手感带来的读书享受,对10后这一代恐怕是不大能感受了。。。

    • 6儿同学进图书馆拉肚子,大概是书本阴气袭人?或温度就比外面低。
      第1张照片,是温哥华的图书馆。欧美很多城市,都有很漂亮和人情味的图书馆。

  5. K says:

    看到一则新闻,比较全世界各地的人每年看书的量,中国好像平均一人每年一本都不到……最近在试Kindle,在顽固了很久之后,觉得还能接受,比我想象中的感觉好。

  6. sam says:

    I think you can try to publish ebook. 50% of my reading are ebooks. Apart from some books that really need pictures to show idea………essays are good enough to be electronic format.

    • Hi, Sam. Ebook is new both for me and publisher. I will explore the possibilities. Some websites in China have contacted me for publicizing papers in their site. The readers need to pay something to read or download. But I never proceed that.

  7. 凤舞旷宇 says:

    我同勺子同学一样,也是喜欢捧本书来读的那种。虽然这种机会和时间越来越少,但还是很喜欢那种感觉。6的留言太可爱了,我还是头回知道原来古书、旧书是属阴的,倘若真是如此有效,我倒真想去图书馆试试。
    教授,当初咱们见面的时候,你咋不送我一本英文版的呢?我也好学习学习。:)

  8. 7 says:

    prof, 你的书出现在法国设计公司的藏书中哦,谁说没有用,现在只是读者找不到著者,著者找不到读者而已。

  9. 阿晞 says:

    教授说到MacIntosh的Glasgow School of Arts图书馆,这是Arts and Crafts的代表作。一直想对Arts and Crafts多一点理解,一直不得要领。好像有点明白了,又好像什么也没有明白。这种起源于乌托邦和社会主义思想的思潮实际上很有点消极,好像现在很有点时髦的“民国范儿”,是一种精致的颓废,慵懒的虚无,尽管说起来有些Arts and Crafts的东西还是为工人请命的公益建筑,像花园城市。不过脱离了进步意义,Arts and Crafts还是很有味道的,耐嚼。一点外行话,教授见笑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