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暑上海 Mid-summer in Shanghai

冒着7月流火,到了上海,一周都在38度徘徊。这样的热天,小时候是不曾有的。 父母说,天这么热,你这么忙,不要奔来奔去啦。但若是夏天不归,我整个下半年,心都不会安,在负疚中煎熬。回到上海,看望父母,也为我下面的几个月,先除后顾之虑。香港有山有海,上海只是平平一滩,高密度地叠加划分,无限地往外扩大。在这个地方,我平时要去的网站,一大半上不去,因此听到的新闻,只是一半。母亲说,在中国(城市里),很少有人对自己现在的生活不满意,连清洁工的阿姨也觉得开心。儿子说,对啊对啊,但社会也需要更多的公正公义,舆论需要开放,对社会更多的监督。妈和儿子辩论是好事,说明老妈不老。我这个老上海,在上海并无特别感觉,只是在外地才认同这个城市,和‘上海人’的身份。

家里四面来风,躺在席子上,清风从身上拂过, 以前上海弄堂里的夏天,都是这个味。我在香港的房子,单面有窗,平时吹不到风的,只好空调。我独自在老房子里打扫,坐在沙发上,看当年3楼窗口的树,已经升到6楼的顶。和老租户续约、和新租户交道,全是在职场奋斗的年轻人。逛街、买菜、挑西瓜,和老朋友见面。晚上和父母一起追电视剧,一追3-4个钟头 – 现实商业里的勾心斗角,殖民地当年的民族义愤…… 如果不是和少小同学见面,这个上海的夏天会和以往一样的平淡。

这次到上海,巧遇少小同学C。C同学天生丽质,小学、中学、技校、大学,都是校花,深得老师同学喜欢,到了哪里,老师领导都委以重任。她又是学校的舞蹈、体操明星,迎(外)宾队员,曾学拉提琴。C同学在台上演喜儿,台下的师生痴痴地看着;C同学在平衡木上迎风展翅,聚光灯下,犹如晶莹白玉。这样的女孩,回眸一笑百媚生,一般都比较高傲。但C同学却是内心平静、追寻哲学。我小时候看见她,总是心里紧张得透不过气来。

青年时期,在北京和上海,曾有过些交往和通信。和她在一起,时间要么停止了,要么走得飞快。在她出国前,我们在马路上道别,看着她没入上海街头的人海。这可能是在1986年底或87年初。之后有过一两封信。再后,就全无音讯了。直到去年,她大概听见了上海同学们的内心呼唤,终于有了网上的联系。如果知道她何时回到上海,我会放下手上的一切,立刻启程赶去。

C同学和她的先生,都是极有品味和趣味的人。他们在上海每2-3天换旅馆,住在不同的(半殖民地)历史遗迹改建的酒店里。那些地方我过去经过,却从未有机会踏足。 因此托C同学福,有机会造访那些高尚场所。C同学从走廊那边,轻快地走来。我看她,还是老样子,甜美而优雅。我和她夫妇聊家常,在西式老房子的花园里四处看。参加老同学的聚会,整桌人静下来,听她讲佛道无边,今生来世。时间又飞转起来。若是在香港,我们可以去高处看海;在上海,只能挥挥手,各自上车走路。汇入四面八方的人流车流之中。

从虹桥机场1号楼再出发。过去10几年,上海有了浦东机场和虹桥机场2号楼,这个老楼就冷清起来。1980年代,我经常在这里送别亲人和同学。那时候的幸运人们,过了无数关卡,拿到机票护照,来到机场,就盼望着腾空而起,时来运转。好多人想着脱贫致富。到了海外,奋斗经年,多数人可能‘脱贫’了。同时,他们错过了家乡的大变化和好机会。 回去一看,好家伙,自己又变穷人了。 渺小众生如我们,心中总是有些愿望,旁人看来可笑或微小,自己却常常揣着。生命就在愿望和还愿的交错中向前走着。这个大暑的上海夏天,因为还愿,而生辉起来。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友情 人生, 人生感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0 Responses to 大暑上海 Mid-summer in Shanghai

  1. Jinnie says:

    我几乎以为你说的就是我的一位朋友–如果把上海换成杭州的话。我没接触过她的那个年代,但是想得出她当年的风采。生活中接触过一些美女,但同时兼具惠质兰心和端方善良这两样品性的,是少之又少。我觉得您的朋友,我的朋友,还有林青霞,都是美女中的美女哈。

    • ‘但同时兼具惠质兰心和端方善良这两样品性的’, Jinnie 这样的形容,再加上林青霞的范例,真是精当极了。女人可以做到这样,是好高的境界。

  2. Li says:

    躺在凉席上吹着门堂风的夏日午后滋味,不是空调能调出来的。
    呵呵,我依稀能感受到此美女在阿理老师心目中不下于“梦中情人”的战略位置哦(不要生气哦:)。多么难得,当多少美女在岁月抚摸下水桶腰褶子脸难掩世俗,此美女却是活出各个阶段的美好,grow older grow wiser。

  3. 指尖飞扬 says:

    上海人对生活很满意,包括清洁工,我有点诧异。我以为你是反语,看看又不是。你不借助其他方式,回到上海,能正常上wp吗?

    • 飞扬老师, 在我家做钟点工的阿姨,每月有3-4千收入,她忙出忙进,很开心的。
      到了上海,完全上不了wp, 就死了这条心。

    • 勺子 says:

      看完之后,我也是对这句话有些疑意。也许魔都有不同之处?可是我在上海的那两年见到的也不是人人欢喜的景象。我甚至想,在现时的环境下边,如果真的“没有不满意”,那或许是更大的杯具,身在牢笼而不自知。

      • 6 says:

        年纪大的人确实是这样子的呀,北京也如此。

      • 勺子 says:

        一个魔都,一个帝都。
        在广大的农村地区,就像是我的老家,那里的人们反而是老人们对“外面的世界”越来越不放心,都越来越不建议孩子们出门了,而年轻人反而是认为“外面的世界很美好”。。。

      • 可能是我的那些同学, 尤其是大学同学和亲戚朋友,都是当旺者,所以就比较士气高昂。

  4. 指尖飞扬 says:

    上海的老房子真漂亮,你冒着酷暑回家探望母亲,这份孝心更漂亮。

  5. K says:

    “很少有人对自己现在的生活不满意”——我也发现上了年纪的人都这么说,而且似乎做底层工作被盘剥最厉害受欺负最多的,反而都不太抱怨。而是很多和我们差不多年纪背景的,反而牢骚满腹,甚至很多抑郁症。

  6. 珮竹 says:

    阿理老师的满意,是在上海遇到了她。。。。

    照片很艺术,上海不同于其他城市主要是建国以来,一直有这样的地方。

  7. 6 says:

    给阿理点播一曲:同桌的你。词曲,高晓松。演唱,老狼。

  8. 静水深流 says:

    “只是在外地才认同这个城市,和‘上海人’的身份” – 我记得曾经看到的话:一个人离开了家乡,就像站在镜子前一样,从另一个城市里开始认识自己的家乡 。
    哈,一曲同桌的你,多少青春往事 🙂

  9. 凤舞旷宇 says:

    我回国探亲没有教授这么频繁,但每次回青岛,我都找不到北的感觉。我很羡慕那种有根的人,因为就算我在青岛,也没人把我当青岛人看。
    教授对C同学的那段青春、清纯描述,让人很是怀念曾经的岁月。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给人留下无尽的暇想。--“我小时候看见她,总是心里紧张得透不过气来。“”和她在一起,时间要么停止了,要么走得飞快。“ 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暗恋的感觉?^-^
    最后这些老房子,教授也不给介绍介绍都是哪儿啊?

    • 凤舞姑娘百忙之中,成了一流的文字评论员。

      老房子,上面的是汾阳花园,原上海海关关长的住宅。下面是陕西路上的马勒公寓。现在统统开放成酒店。下次,你和你先生到上海,应该到老房子里去寻找些旧日情调。

  10. 阿晞 says:

    C同学回眸一笑的时候是春暖花开,那就是希望时间停滞的时候;但C同学回眸一瞪的时候就是天寒地冻,那就希望时间走得飞快啦。

    • 阿哟, 阿希老师结束长长假期,回到电脑桌前。千千万万读者期盼着军事分析的续集,头颈都长了。

      • 阿晞 says:

        还得等呢。一定是玩累了,或者龙虾吃多了冤魂找我麻烦,一回家就生病了,现在刚好点。接下来先写游记,已经把国际饭店和花园洋房的第一段贴出来了,欢迎阿理教授点评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